台北行腳之十七

內外雙溪,內湖碧山,到處亂走...

行旅圖 台北行腳全

hill1.jpg (5143 bytes)

(由大崙頭山眺望近處的大崙尾山與遠處的淡水河盆地)

漸漸地,台北鄰近的郊區都幾乎快被我粗略的走一回了。也因此漸漸地,對出外踏青這件事的興致也越來越提不起勁。這次的內外雙溪之行就是在這樣的心情加上看完LA Lakers 慘敗給 Utah Jazz的情況下,才勉強自己出去走一走。基本上已經明知此行沒什麼可感動之處,但還是不想在假日待在籠子堙C這就正如明知Lakers的毛病在於缺乏團隊默契 ,但是仍不想放棄看到可能的偶有佳作個人秀的心情。

午後一點多的內雙溪是慵慵懶懶的,人車不多,心情可以很悠閒。但一到聖人瀑布,真是是很糟糕,到底這地方有沒有人在管?在垃圾滿地的溪谷烤肉還真的有人敢吃 ?被柵欄圍住的瀑布似乎已經對滿坑滿谷的髒亂無動於衷了。因為幾年前的崩塌災害並未能驅離這些製造骯髒的人群。

而我還能在此同流合污嗎?只能選擇快速的逃離。聖人,聖人,唉,遇人不淑,入世反遭世俗污染。身處亂世不得其志,便當潔身隱遁。看到這太接近人群的瀑布的下場 ,讓我連想到此地現任市長反反覆覆的從政歷程。不是也很相似嗎?欲清何曾清?

由內雙溪到內湖碧山,道路清幽。大崙頭山以及大崙尾山都是只需走400公尺即可攻頂的400多公尺高的小山。尤其以大崙尾山山頂腹地廣大 ,視野也佳;可北眺大屯七星群山,南望台北淡水河盆地。山上有氣象局的觀測站,所以水源不成問題,應該可以露營、觀星。也可以架台。這是我退伍後一直改不掉的職業病,看到置高點就想到能不能架台 。

在登山的路上,越來越意興闌珊的出遊心情,讓我想起H2(好球雙物語 by 安達充)的情節:

在一次比賽前,比呂突然要春華打他一巴掌。後來春華雖然打了比呂,但是她並不明白比呂為何要她這樣做 。於是春華就去問與比呂一起青梅竹馬長大的雅玲。雅玲解釋說:因為比呂只要能跟好朋友一起玩棒球就覺得很快樂。但是如果遇到沒有意思的比賽就會提不起勁來,所以才需要有人給他加些激勵 。以前(還沒有成為英雄女朋友以前)雅玲就時常以這種方式激勵比呂。

每個凡人都希望能有個人能夠像雅玲這樣了解比呂來了解自己的心,並適時的在自己情緒沮喪時鼓勵自己。不過我想起了這段情節,是認為關於自己心念與情緒的管理最好還是自己隨時keep in mind。現在像雅玲這樣善體人意的女孩應該只能在二度空間(小說、漫畫)裡面才找得到了。

本文日期: 1999.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