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Author :百無忌諱Daniel from na
Date :2004-02-3 23:45:09
Subject:To 諸位大德,斷後的滋味
Content:
其實冬烘居裡面最精采的不是台北行腳,而是催人寫遊記的各種手段。
冬烘先生身為催人寫遊記的老祖宗,豈能不知老恩兄的陽謀?
所以我也知,Fabien兄大概會一直用偷懶當理由來逃避寫基隆山之戀的遊記;
只要看他自己家裡的事情都不怎麼清理就知道了。
所以建議大家應該先想好處罰的方式...。
至於竹子山古道遊記斷後的滋味啊;的確寫到一半時,發現再寫下去會跟蕭郎兄、Tony兄的結構類似。
解決的方式,就像張無忌跟張三丰學太極劍一樣,把看到的招式通通忘掉,這樣才能得到劍法中的精髓。
而且,其實我在取景所產生的想法,就已在構思一篇旅記;也就是相片本身就可以說故事了。
譬如我在拍小黄累的跟狗一樣時,我的相片中會帶到我的九芎棒與置在地上的背包。
拍磺嘴山倒影時,就考量遠處磺嘴山、近處山丘、水塘與更近處竹子的比例,製造一些層次感。
所以對我來言,其實是不乏寫作題材的。
寫出一篇文不對題的遊記本來就是我家常便飯。(上一篇五寮龍山岩不就是這樣嗎?)

back tooverview

相關文章

本篇留言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