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Author :fabien from na
Date :2004-01-29 02:59:21
Subject:人在牌桌上、耳朵一直癢
Content:
奇怪咧、我人在基隆打牌,卻覺得耳朵直癢,難怪會輸。
小學二年級去過烏山頭水庫和關仔嶺,八田與一暨夫人的事蹟是這幾年才慢慢清楚的(抱歉、我學的是清代臺灣史,所以知道的比較晚),但無論如何是寫不出小周兄那樣的文章啦,所以不管軟硬是都逼不出我來加什麼料的。我春節止爬枕頭山,如果大家對我家年夜飯和後來一個星期的菜色有興趣的話,我到是可以提供給大家。
冬烘兄:其實我看到導遊小姐又出現、心裡其實是蠻開心的,至於為何開心、或許你知道的吧。

back tooverview

相關文章

本篇留言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