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作者:紓非 from
時間:2003-04-22 12:11:19
標題:對不起版主 再貼一篇 又臭又長的旅記...
內容:
為了體會"在森林中追逐飛鼠的樂趣"
好奇的我報名一個會被環保人士唾棄的行程
跟隨原住民遊山玩水渡假去

這次來到南投
經過埔里酒廠當然免不了進去白吃白喝一頓
淡酒烈酒管它啥麼酒
拿個小杯子
從第一攤喝到最後一攤
最後花一點小錢買一杯現搾牧草汁聊表謝意
上車後直達霧社

這次的領隊應該是和我一樣的"好奇老寶寶"
打聽到一個聽說林木非常茂密的"高峰山"
一邊研究地圖一邊詢問當地人
終於找到了
原來產業道路直通山頂
難怪我們找不到登山路條
一群笨笨的外地人就靠雙腳一步一步
走得氣喘虛虛汗流浹背 到達山頂
不過 眼前一片非常美麗的杉木林
已經讓我覺得不虛此行
很顯然這是日據時代留下來的人造林
也是我最喜歡的那種森林
開始圖謀不軌 如果在這裡綁一個吊床...

不死心的領隊 說想找什麼觀景台
拿著開山刀在森林當中披荊斬棘
一群人就傻傻地跟著
要不是大家的裝備都留在車上沒帶下來
森林裡穿梭其實另有一番樂趣的
尤其呼吸這麼多陰離子...
不過 因為這個高峰山不在行程之內
嗯 相逢何須常相聚
只好跟美麗的森林道別囉

貼心的原住民用卡車幫我們把裝備載到營地
我們再度一邊踢產業道路
輕輕鬆鬆一路吸收森林芬多精
看著美麗的碧湖愈來愈近
終於走到湖畔

第一個節目 當然就是搭船遊湖囉
黃昏的風景是其次
當船長的原住民小朋友耍寶才是重點
看他一邊賣弄 一邊吹噓 似真似假地介紹碧湖這個那個
花掉不少油料 才終於上了岸

真湊巧 又有一群自行車隊陸陸續續也來到湖畔
兩隊人馬就這樣聊了起來
這個自行車隊真大方呢
數萬到十幾萬價值不等的自行車
讓我一部一部試了試
他們說明天要騎能高越嶺
讓我好羨慕喔
開始夢想有一天我也要加入自行車隊...

晚餐是由兩位原住民為我們準備
香味一陣接著一陣 等待一刻過了一刻
原來是要我們經歷這樣的折磨 去體會晚餐的美味

經歷一片廝殺的晚餐之後
就是行程的重點
很可惜 原住民說有警察在附近 所以取消了原本要獵飛鼠的行程
我們只能聽他們口述打獵的過程是這樣滴
先用探照燈的強光在樹林間搜尋
當你看到回射兩個的小亮光
就是牠了
聽說飛鼠看到強光會因為好奇而盯著眼睛直直看
(或說是被強光嚇呆了所以定在那兒)
原住民就用那天下無敵的臂力靠石頭彈弓 打下飛鼠
不過現在都改用文明的獵槍
所以被警察取締

既然不能打獵 就升營火取暖
原住民在碧湖抓魚
在魚上灑滿厚厚一層鹽巴直接就烤了起來
烤熟了 再撥開魚皮
真的好吃極了呢

晚上又是非常熟悉的聲音
我這次說的不是鼾聲
是上個月去鎮西堡聽了一整夜非常令人好奇的動物叫聲
當時詢問鎮西堡的原住民 他們說那是松鼠的叫聲
所以這次在碧湖畔
我就自作聰明地告訴大家 這個是松鼠的叫聲
沒有人對這個聲音有興趣
額頭旁垂下一條一條黑黑的櫻桃小丸子麵線...

同行當中有人正在學星象
還帶了望遠鏡和星盤
我就好奇地跟著學了起來
躺在草皮上
先找到北斗七星 接著找北極星
一個菜鳥教一個笨鳥 兩個人胡亂研究著
原本接近正上空最亮的那一顆不知道是木星還是天琅星(還是以上皆非?)
漸漸移到斜角的位置
我就大膽地指出那個方向就是西方
所以東南西北應該是這樣的...
忽然間 一個小姐崇拜似地問我是怎樣判斷出來的
這個嘛... 我竟然開始胡亂掰了起來
不是隨便亂掰 要掰得有一點兒道理
掰著掰著 竟然掰到了古中國博大精深的智慧
可以依據天體運行 計算時辰 還算出幾年閏幾月的農民曆 卜國家運勢...
然後我的身旁出現一位真正的高人
開始跟我聊立體電影的原理 潛水艇的應用 3D圖像製作...
我聽得很心虛 冷汗一直冒...

入了夜 又到了另一個行程的重點
坐船到湖裡去住船塢
又是原住民小朋友掌舵
當然又鬧了不少笑話
船開著開著
月亮原本在船的左邊
開到了月亮變成在船的右邊
繼續冒冷汗...

到了船塢
還是不死心地拿著望遠鏡東張西望
發現月亮其實不是皎潔的
大家一致達到共識
準備就寢

好天氣 風平浪靜的時候
睡船塢其實沒啥特別的
一樣是一覺睡到天亮
真正特別的
是在早晨
當妳醒來 發現自己置身如夢似幻的湖中
四周的山谷不時傳來蟲鳴鳥唱
偶有奇怪的不明野生動物發出聲響
這真的是深山隱居 與世隔絕的感覺

事實證明
生活於文明的人是沒有辦法長久處於大自然之中的
一旦肚子餓 就想上岸吃飯去
殷殷盼望 終於盼到了小船長開船來接我們
高高興興上了船
要吃飯去囉

船開到了湖的正中央
馬達毫無預警地熄火了
竟然是油料用光了
船上居然沒有備用油料 也沒有槳
這真是很另類的特別節目
小船長繼續耍寶地跳下水說要游泳推船
我們這群都市人只好自立救濟
船上所有的東西都派上用場
一跟木頭 一個臉盆 一個鐮刀 一小片木板
鴨子划水 費了一個多小時才快划到岸邊
這時一艘要去捕魚的船正要出發
在這艘船的動力幫助之下
我們平安上了岸

早餐當然又是一陣廝殺
接著就是另外一個行程的重點
出發要去溯溪找野溪溫泉囉

一路又是轉來轉去
坐吉普車 我還是暈
所以乾脆去坐在卡車上
上到高點 可以看到能高的界碑
然後在原住民的特權之下
我們快速通過檢查哨
之後陡下到溪谷

以前都是玩耍性質的溯溪
這次可是卯起來準備給它真正潦落去
忽然隊長阻止我們
因為上個星期下雨 溪水高漲
為了安全 隊長不讓我們溯溪去找無人的野溪溫泉
雖然有一點點失望
可是就地泡人群眾多的"精英溫泉"
卻觀賞了一場潦K秀

吉普車隊在山上看多了
潦K的影片照片也看過許多
可是現場觀賞幾十部吉普車潦K
是我第一次親眼看見
目瞪口獃...

前些日子剛好看到網路上抨擊吉普車潦K
我自認為自己是屬於愛護自然生態的其中一分子
可是我看到反向思考的許多論點
說穿了 其實我自己不過是欺善怕惡而已
阻止不了美國攻打伊拉克
阻止不了沙士疫情
更阻止不了恐龍滅絕
所有的生物 包括人類 都只是短暫過客
所以我相信 自然界和生物界自有一套求取平衡的模式
平衡並不是靜止的
不變的本質是不斷改變
所以下回當我看到天體運行
我知道宇宙間東南西北是沒有意義的
亮晶晶放光明的不見得是天上星

大自然宇宙間有其平衡的模式

聽過一段類似這樣的話:
我覺得自己學識淵博 剛拿到了學士學位
我發現自己所知有限 可是我拿到了碩士學位
我發現自己知道的只有滄海之一粟 但是我拿到了博士學位
當我發現自己其實一無所知 我已經拿到諾貝爾獎

回到留言總覽

相關文章

本篇留言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