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作者:紓非 from
時間:2003-04-17 17:04:19
標題:回應版主4/1「很單純地寫了起來」 野人獻曝「排雲山莊旅記」
內容:
過去從不認為自己上得了高山
直到2002年九月 看到一則癌症病患登玉山的新聞報導
正巧看到公司登山社安排了玉山的行程
此時不欲 更待何時
所以就報了名

原本的行程是排在秋天 正是登山的好季節呢
可惜因為入園申請不容易
行程一延再延
一度排到正好是隊長和我的生日當天
我想 在玉山上過生日 肯定是畢生難忘的
可惜再度因為入園申請的問題
行程又延後一個星期
所以 真正上山的時候 已經變成冬天了

在等待的過程當中 其實是充滿了許多掙扎和猶豫的
一方面擔心體能狀況
另一方面擔心高山環境及氣候適應的問題
還要擔心背負重裝將對膝蓋造成更大的傷害
在親朋好友和醫生的反對聲浪中
忐忑不安地過了一天又一天
上玉山的日子愈來愈接近
雖然膽怯 還是一邊作了萬全的準備
買最好的裝備
固定每個星期慢跑 游泳 打球 爬郊山
當然還包括四處求醫 治療膝蓋
終於 裝備齊全了 體能幾乎到了顛峰狀態
出發要上玉山囉

晚上和同事約好搭計程車到了公司
原來大家都到齊了
上遊覽車 車子開動 真的出發了
我大概是太興奮了 竟然睡不著
車子開上山 隨著山路轉來轉去 我也暈得快不行了
到阿里山 隊長讓大家下車透透氣 吃吃東西
沒想到清晨三四點 阿里山這麼熱鬧 攤販很多呢
不過 這裡好冷好冷 大家都開始害怕了
玉山的海拔那麼高 會不會被凍僵啊

早上四點 遊覽車終於到了塔塔加停車場
一下車就發現星空壓頂
滿天星 抬頭會讓人眼花撩亂 感覺好像星星會掉下來

隊長煮了熱騰騰的泡麵
第一鍋和第二鍋剛出爐就被大家一掃而空
可是第三鍋還沒吃完 很多人已經著好裝備 先落跑了
我是初次登山的笨笨菜鳥 當然要緊緊跟著隊長
所以到最後才出發
大約是清晨六點 天剛亮
背包上肩 走囉

清晨的山好漂亮 每一顆樹都好漂亮 前後左右的風景都好漂亮
我像吃了快樂丸一樣 一路上好興奮
到玉山登山口就拼命照相 呵呵 快樂的不得了
後來才知道 從塔塔加停車場走到玉山登山口這一段
是未來三天當中最快樂的時光

過了登山口 就面臨一片崩壁
萬一不小心掉下去 可是碎屍萬段的 漸漸感覺生命受到威脅
十幾公斤重的裝備 壓得我快喘不過氣
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慢慢走 還要隨時停下來深呼吸
終於到達孟錄亭
我快快把金莎巧克力拿出來
可是… 我只帶了三顆金莎
一位隊長 一位嚮導 還有我昔日的登山好夥伴 總共四個人
我要犧牲自己的金莎嗎…
還好 同伴都是很善良很體貼的 他們都一致表示要我自個兒享受就好了
我就不客氣地又有點兒慚愧地剝開一顆金莎吃下去
剩下的先收起來吧
喝了水 再度出發

一路上 很喘 很累
我感覺 愈來愈辛苦了 愈來愈害怕了 愈來愈後悔了
才走到一半
就聽到正在下山的山友叮嚀我們
要小心走哦 後面有人掉下懸崖了

聽到這個消息 真如雨天霹靂
腦海中唯一念頭就是「我要回家了」
我很想哭 很想回家 溫暖的窩 好睡的床 為什麼我要來這裡受罪
裝備那麼沉重 路途那麼危險 為什麼我要來這裡受罪
這個想法始終縈繞不去 我想回家
就這樣一步一步走到4.9K的山難現場

氣氛是非常緊張而凝重的
我看到步道邊放置許多裝備
大約五六個人在現場指揮
已經有人下去救人了 懸崖深不見底…
因為我們四個正要上山的人都背重裝
而且背包都加掛了一些裝備
現場的指揮人員一直提醒我們要小心不要被山壁勾到裝備
我扶著山壁 遵循「三點不動一點動」的原則 通過山難現場
還聽到他們對山崖下喊著「有沒有心跳 有沒有呼吸 檢查瞳孔…」

害怕過了頭 就變成麻木了
所以接下來的風景也沒有特別的印象
看見一個人迎面走過 身材瘦小 肩上斜披著一大捆繩索 背一個瘦小的背包 一身的輕裝 怎麼看都不太像是來爬玉山的登山客…
只知道頭愈來愈痛 痛到忍不住吃了止痛藥 還是無效
就這樣一路走一路看著指標愈來愈接近排雲山莊

過了剩下0.5K的指標後 我自己覺得是拼了老命不顧一切地衝上去 這時候好像喝了蠻牛似的體力驚人
衝到了排雲山莊 瞬間變成洩了氣的球
沒有體力走進去 也沒體力卸下裝備 只是呆坐在外面
直到有人看見我們 出來問候 我才彷彿回了神

這一天 從塔塔加停車場 我背了有史以來最重的裝備 走了八小時 到排雲山莊
創下個人紀錄

進入排雲山莊 大家都窩在左側的大通舖取暖
下午兩點多 溫度計顯示氣溫六度 煙囪還有一點兒熱度
隊裡有人目睹山難發生的那一剎那
所以一直作現場實況報導 所有話題就全圍繞著山難事件…

漸漸地 山莊愈來愈熱鬧了
去攻西峰的人回來了
排雲山莊的莊主回來了
別的團體也陸陸續續到了
莊主開始安排舖位
喔 原來在路上看到那位背繩索的瘦小男子正是莊主
聽說他一接獲山難的消息 馬上帶著繩索工具下去救人
不過此刻由他口中得知 墜崖的人當場就不幸罹難了…

依照莊主的指示 我們隊的人員少 所以移駕山莊的右側通舖
嗚… 這兒沒有煙囪可以取暖
外頭下起雨來 愈來愈寒冷了呢

到了吃晚餐的時候 山莊好熱鬧
赫然發現人群裡面有幾個小朋友
於是過去問問小朋友幾年級呀
哇 真了不起 兩個小女生只有國小三年級呢

依據莊主判斷 明天有可能會下雪
在滿心期待之中 大家早早熄燈休息了

對我而言 這是另一個痛苦的開始
因為非常寒冷 頭痛欲裂 我無法入睡
聆聽一整夜的鼾聲伴隨雨聲
腦海中卻是山難揮之不去的陰影
雨聲忽大忽小 有點奇怪 有時候像平常的雨聲 有時候像萬馬奔騰
我納悶著 就算ㄚ貓ㄚ狗掉下來 也不該是這麼大聲的

因為下了一夜的雨 原本打算上山看日出就作罷了
所以大家延後吃早餐
整理裝備的時候 忽然外面呼喊著「快點出來看呀!」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可是大家都衝了出去
是下冰雹了 嗯… 我猜想這個應該叫做「冰霰」
不管是啥 反正伸手去接是乾乾的 不是雨水 是冰!
天上掉下來一顆一顆晶瑩剔透的冰珠
雖然沒下雪 可是碰到下冰霰 這也是生平第一次遇見呢
這才知道 原來昨晚吵得不得了的「雨聲」 其實就是這個

冰沒再下了 大家也都出發了
我還是慢吞吞地 原班人馬 四個人一起要上主峰
剛開始大概是有攻頂的壓力 所以走起來很喘
走著走著看見有人下山了 詢問之下 原來是山上結冰了 沒法兒攻頂
下山的人愈來愈多 看到小女孩頭髮上身上結了一層薄霜 小朋友好勇敢呢

知道大家都沒有登頂 頓時輕鬆許多 不用匆匆趕路 所以開始注意身旁的「冰雕」
迎風面可謂「草木皆冰」 感覺好像過聖誕節
很可惜 這一天霧太濃 完全看不見風景

到鐵鍊區 根據嚮導的高度計顯示 已經到了海拔3800
因為再往上會比較危險 隊長命令撤退
雖然覺得好可惜 可是前一天山難的陰影還在 所以不敢輕易冒險
開始一邊下山 一邊拍照
既然沒有風景可看 就拍一些指標和說明牌 證明我有來…

回到排雲山莊 隔壁的快樂團已經下山了 我們隊上一些人去攻西峰
快樂團的嚮導賜我一鍋紅棗蓮藕湯 我以一個暖暖袋回贈
山莊變成空蕩蕩的 我又跑到左邊有煙囪的通舖取暖
這時候只剩下莊主和快樂團的嚮導 我們聊著聊著 我聽到了好多「內幕」…
嘿!嘿!嘿!

到了下午 陸續又有快樂團上來了
太陽出來 雲開霧散 東北亞第一高峰終於露臉兒了
另外一個英姿風發的快樂團嚮導告訴我們玉山主峰是哪一顆
大家拿著望遠鏡看呀看 這個時候才發現風景好美麗呀
我想到一句前輩寫的詩「青山本不老 為雪白頭」
所有比排雲更高海拔的山頭都為冰白了頭
左顧右盼 東找西找 就怕遺漏了任何好風景和新奇的可愛的野生動物

雖然溫度計指標不可思議地急速上升
我穿了羽毛衣 手握著暖暖袋 還是覺得好冷好冷
英姿風發的快樂團嚮導告訴我要把暖暖袋放在靠近心臟部位
還說我這樣會有高山病 他很熱心地幫我按摩頭頸和肩膀
我自知病情頗嚴重的 好奇地問他怎麼知道?
他回了一句「我看多了」
職業的嚮導果然不是蓋的 老實說 有他在 讓我偷偷放心不少

接下來是壓軸好戲 排雲山莊的雲海和落日
美得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入夜 高山病更嚴重了
深呼吸會痛 平躺著心臟也會痛
很不舒服的情況下 我打算向隊長求救
慢慢地把睡袋的拉鍊往下拉
夜裡雖然鼾聲不絕於耳
但這拉鍊的聲音顯得非常突兀
自己的意念也被這聲音打斷
真要去求救嗎?
萬一隊長比我還緊張 萬一驚亂之下聯絡了直昇機來載我
那我不就出名了?
思索了一下 我又把睡袋拉鍊拉上了
如果我真的不行了 就安安靜靜地走吧
不要驚擾大家 丟盡顏面…

去外面看星星 發現流星好多
從來不知道流星是隨時都看得到的呢
滿天星斗 這大概是我距離天上的星星最近的一次了

外面很冷 所以我又躲進睡袋裡窩著
翻來覆去才知道 向右側躺 讓心臟在比較高的位置 比較不痛苦

終於 隊長去煮早餐了
我整整三夜沒睡 疲憊不堪
心想或許吃一點東西會比較舒服
把帶來的奶粉麥片五穀雜糧粉全倒進碗裡 去廚房加了米湯
希望這一碗十全大補湯會讓我起死回生
但我只喝了一口 就覺得好想吐
勉強把整碗喝下去 沒想到更不舒服了 連收拾睡袋都虛弱無力
不得已 只好拜託同伴幫我整理裝備
同伴幫我把背包上肩 準備下山

剛開始覺得好累好累 告訴隊長「我走不動」
隊長說 走不動還是得走呀
這時只能憑藉堅強的意志力 「要活著回去」的決心
拖著半條命 每一步都走得艱辛
一路上許多積水處結成冰
這時候更要小心 不要採到冰塊滑倒 一定要活著回去

隨著海拔逐漸降低 所有的不舒服竟然不藥而癒
才走不到一半 我又變成生龍活虎 開始有說有笑 邊下山邊拍照
直到重回玉山登山口 哈哈哈哈哈 我生還了!!!

註:
1. 高山病的黃金定律:「下降!下降!再下降!」 我隱瞞病情其實是錯誤的
2. 原本行程是三天攻玉山五峰 藝高膽大的一些隊友攻了三峰 可是我的行程只能算是排雲山莊之旅 不過我的觀念也因此改變 登山不應以攻頂為目的 安全為重!
3. 玉山回來半年之後才寫回憶錄 很多細節都不記得了 但是比較深刻的體驗猶如昨日 這一趟高山之旅是畢生難忘的
4. 下面兩行是在網路上看到的 笑笑就好:
(某副總統說:身為台灣人一定要登玉山!)
23000000人/每天人數限制150人/365天=420年

回到留言總覽

相關文章

本篇留言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