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作者:from 218.184.29.65
時間:2003-01-15 13:17:51
標題:誰說五季之後沒有第六季
內容:

十三月

天不轉路轉。該歇歇腳了是不?
偃臥於這條虛線最後的一個虛點。鏘鏘
我以記憶敲響
推我到這兒來的那命運底鋼環。
 
每一節抖擻著的神經鬆解了
夜以柔而涼的靜寂孵我
我吸吮著黑色:這濃甜如乳的祭酒
我已歸來。我仍須出發!
 
悲哀在前路,正向我招手含笑
任一步一個悲哀鑄成我底前路
我仍須出發!
 
灼熱在我已涸的管裏蠕動
雪層下,一個意念掙扎著
欲破土而出,矍然!

─ 周夢蝶 ─


近關情卻,是很濃的
最主要的是我的硬體不聽話了
現在常常走走停停
也許是老了
可要放棄它又心有不捨
畢竟一起走過不少風雨

非常感謝大家的鼓勵及關心
山中的日子真的會讓人有點不想回到城市之中
那日從山上下來
停在紅綠燈前
環顧四周
一片樓房及車陣
心中忽地一突
......

有回同事問我:你怎麼望著外面發呆啊?
我說沒有,但他不知的是──
「我剛剛正看著一隻巨嘴鴉逆著溪流往上呀呀地飛去」
該如何跟人說這個呢
想來作罷
「這怎麼好似卡通影片中的畫面」

有機會到處亂走
見到了十二月最後的螢火蟲
當然也少不了紅嘴黑鵯、紫嘯鶇、五色鳥、白頭翁、綠繡眼......的表演
蛇就活動力慢了,也許是冷,也許是自持有毒而緩步
桂花的香氣不斷
冬天也是有不怕冷的花爭豔
果實與種子也沒缺席
像酸藤般蒲公英似地種子四處飛揚
人面蜘蛛的『桂河大橋』讓我的脖子酸了好久
比椰子小一號的果實就差幾步落在前頭......

晚上
獵人星的腰帶閃閃弓全開
獵犬在下方待勢
月眉清清淺淺的一笑
溫泉裏仰望星海
土雞城吃近二十多年未見的真正溪蝦(有那細細長長的螯的那種)
晃晃悠悠地跟著溪水的交響回宿舍
睡前都還會發現自己的臉上有著淡淡的笑容
......

時間呢?
有時我也不知祂又晃到何處去了


一月

被一枚果核底爆裂聲震醒了的
渾沌底睡意
哭著──不知到底該怎樣纔能讓夜
這頭頑固而笨重的駱駝
穿過那針孔
微茫,不透風的黎明。
 
隱約自己是一線光
仰泳於不知黑了多少個世紀的深海中
萬籟俱寂
只有時間響著:卜卜卜卜卜
像焦急地等那人來時纔歇止的
誰底清澈的心跳。

─ 周夢蝶 ─

回到留言總覽

相關文章

本篇留言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