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作者:from 218.184.29.18
時間:2002-10-5 10:28:46
標題:贈答......
內容:

啊...一下就被瞧出來
真是讓大家看笑話了

而我離緣之路不止這
從冷水坑上七星也是
況東峰未達
僅電台而已

那夜輾轉
醒來
天未亮至附近山上晃晃
想它包容
不管你是什麼時候什麼心情

東烘兄連我的反側都注意到了
我想應該也沒這麼糟
套句奈都夫人的話

『以詩的悲哀,征服生命的悲哀』



濠上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

         -莊子:秋水

吹一串串泡泡底微笑
贈答那微笑──
那自稀稀疏疏的鬚髭裏
漏洩出來的。
 
黃昏。他們底拄杖
敲醒這兒岸邊貪睡的卵石
和擠在石縫裏比寂寞還寂寞的
等待,和蟄在等待裏
 
比遙遠還遙遠的記憶。那時啊
他們和我,同在一胞黑色的
從未開鑿過的春天裏合唱著冥默
不知道快樂──比快樂還快樂……

是誰?聰明而惡作劇地
將孿生的他們和我
將孿生的快樂和快樂
分割。誰稀罕這鱗刺?這鰾與鰭

這累贅的燕尾服?這冷血
這腥溼砌成的玻璃牆壁……
我厭倦。我無法使自己還原
我想飛。我不知道該怎樣飛

而此刻,我清清澈澈知道我底知道。
「他們也有很多很多自己」
他們也知道。而且也知道
我知道他們知道

作者 周夢蝶

回到留言總覽

相關文章

本篇留言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