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作者:from 218.184.29.18
時間:2002-10-2 21:02:15
標題:Re:Re:離緣路
內容:

絕響

  美德啊,你不過是一個名詞罷了。

──莎士比亞。

想著這是見你最後的一剎那
與十字為一
在不知是怨是憐是怒
狂亂的逼視下
我底心遂涔涔復涔涔了。
 
我是為領略尖而冷的釘錘底咆哮來的!
倘若我有三萬六千個毛孔,神啊
請賜與我以等量的鐵釘
讓我用血與沉默證實
愛與罪底價值;以及
把射出的箭射回
是怎樣一種痛切。
 
向渴處焦處下處奔流
向冷處暗處濕處投射
我是水,我是月日
藏你底髮於我底髮裏吧
(盲目的自囚的人啊﹞
讓我咀嚼那濃黑,那甘美的苦澀。
 
說火是為雪而冷的
那無近遠的草色是為誰而冷的?
宇宙至小,而空白甚大
何處是家?何處非家?
 
化我底呼吸為你底路
倘若你是執拗而又溫柔
你定能記取當你來時
你踐踏過的每一粒塵土;
季節頂著季節纍纍然來
又纍纍然去了!
你在那裏?你,眼中之眼
一切鑰匙的鑰匙……
 
在見與不見之間距離多少?
隔著一片淚光,看你在雲裏雲外走著
一陣冷冷如藍鐘花的香雨悄然落下來

作者 周夢蝶


冬烘兄說的好
─可遇不可求─
而且證明了我是個笨男人

錯估的怕不只是路線而已

一旦見著兩者間之差異
下決定選擇離緣或是被選擇離緣
都不是那麼地容易

路線本身應不沉重
沉重的是......

回到留言總覽

相關文章

本篇留言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