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橘色移動

(網紅在幫我們介紹機槍堡)

旅聯網的版主聯誼活動來到第15周年。今年的目標十五份後山(中埔山),早在去年活動過程中領隊蕭郎就已經想好了:
捷運後山埤站→奉天宮→虎山→豹山→獅山→象山→妙高台→挹翠山莊→糶米古道→土地公嶺→軍功山→十五分後山(中埔山)→福州山→富陽公園→捷運麟光站。全程實走約四、五小時,慢慢走七小時。
實際上我們真的走得很慢,不過由於路線平易近人,畢竟還是撐不滿七個小時,以至於走到富陽公園後,大伙繼續放空閒聊餵蚊子就等晚上聚餐的餐館開門。

九點在後山埤捷運站集合,搭高鐵轉捷運的我準時到達,果然也是最後一個到的。隨即出發,在地人Tony兄的引領下,穿過人來人往很有生活味的福德街附近菜市場。畢竟我曾經在這一帶生活過十年,走走看看每個攤位賣的糕點還是熟食,頗有「少小離家老大回,直把他鄉當故鄉」的感慨。蕭郎說早知道這裡賣這麼多吃的,就不用特地先買午餐了。

奉天宮廣場有活動,繼續走向廟側階梯步道上到龍山宮。在這裡先集合,互相介紹旅聯網版主們與小周兄帶來的山友,其中有完登百岳高手來參加我們這次散步行程。Lee兄嘆道那我們平常寫的什麼遊記啊。話不能這麼說,每個作者都有其忠實讀者。在寫遊記時,還是不免會想著寫出來的東西會有讀者拿著放大鏡檢視呢。至於旅聯網版主這邊,近年頻繁發表國內外遊記的Mark顯然是我們的台柱。

龍山宮後方岩石高地據Tony兄說是其小時玩耍的地方,那時從機槍洞口進入再從上方開口爬出。站在高地上除了展望101,也看到正在興建的廣慈合宜住宅。我離開台北的那一年,廣慈博愛院已然確定遷出,最後夜拍新年101的那晚有些寂寥…。

賞景且賞景,閒聊復閒聊,腳步不停,經過虎山、豹山(已經設立觀景台),不知何時加入我們隊伍的一對夫妻在豹山觀景時提到,其實為政者只要多做一些像這種維護步道讓人民有感的事情自然就會得到支持了。是說市長有這麼好當…。

在豹山時,Tony兄和雨傘兄跟大家討論如何將影片與FB文章轉貼在旅聯網裏頭。有心得之後,Tony兄跟Mark說明天之後旅聯網台柱就要換人當了。(所以大家應有發現自從周年活動之後,Tony兄在旅聯網的發表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琉球松)

雙十連假台南最熱門的景點當屬在連假中新開放的山上花園水道博物館,其實就是日治時期台南水道的辦公室區以及濾水區。南方山丘上的淨水池區在前幾年已經開放(其實本來就在戶外,只有看蝙蝠的淨水池下方空間需要預約),而山下的辦公區卻到最近才整修好。

預期會很難停車,所以早早停在南178大路上,與爸媽步行前往。連假期間,台南人免費參觀。

園區內廣闊與平整的綠地,跟我原先預期不太一樣。因為腹地廣大,有一區集中辦市集。親子遊客充分利用綠地野餐與遊憩。還放起了大型風箏。

在中央地區有棵頗有年紀的琉球松,聽說是當年日本皇太子手植;附近還有棵羅漢松…。

另一旁有三個人形立牌,看介紹,由左而右分別是自來水之父-威廉.巴爾頓、台南水道工程師-濱野彌四郎、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綠地前的濱野彌四郎塑像是近來重作的。

園區內幾棟古色古香的高大紅磚建築以及其內含物應該是參觀重點。也有報載說牆壁上的英式壁燈也值得一看。總之,跟著參觀的遊客,走到建築中看粗大的管線與機器。而快濾桶室內那兩排大桶子應該是拍照重點。還有連接的房間中陳列了像是日治時期諸如水表、燒杯等量測的器具。 繼續閱讀 »

台南行腳

(甜根子草花海與夕陽)

難得清閒的連續假期,去中興林場後山吃過豆花後,又轉往最近很出名的大內甜根子草花海,市政府在上禮拜還在此辦過活動。有人以為這是蘆葦,也有人以為這是芒花,但總之都不是,這是甜根子草。
導航設定「大內橋」。當車開上橋後,發現在曾文溪西側這邊堤防的花海比較可觀,果然來玩的人也都在那一頭呢。也是有許多人走在橋上的人行步道上由上往下觀賞美景。
將車調轉回頭,停在橋南岸的堤防岸邊道路,跟爸媽交代一下,請他們隨意走走,我就帶著單眼自行走往橋上。是的,距離單眼相機上次出動,已經過了八百又七十天。
雖然夕陽逐漸西沉,光線不是太好。不過甜根子草穗花的顏色也展現白中有金的丰采。從橋的西端走向橋的東端,屢次回望拍照。把夕陽擺在影像中適當的位置,斟酌光量,看看鏡頭中是否有令人感動的畫面。

雖然有宛若紅鴨蛋的夕陽,以及數大便是美的甜根子草花海,不過我拍來拍去就是這樣了。於是收拾相機往回走。

有遊客走下堤防到了有與人等高的甜根子草花海中嬉戲拍照,我卻連想到「高粱地裏大麥熟」,真是不良啊。 繼續閱讀 »

台南行腳

(此處有南洋杉必有緣故)

五月時探過頂頭古道東段,那時以為古道的西段會循著現今的產業道路下到那拔寮公車站,不過仔細再比對過台灣堡圖後卻覺得古道的出口應該還要再西一點的地方,而且google 街景預覽也看到那裏似乎有條無尾巷。於是這次就來做個探勘。古今行者所為何事?就是把心中的疑惑在旅行中把它踏穿了。
車停在那拔寮公車站附近,往回走,找到google地圖上的叉路,走進去。雖然應該是附近農家在種竹筍的農路,不過卻看到幾棵外型頗優美且高大的樹木,甚至還出現了南洋杉。南洋杉是在新化這一帶的大路沒看過的(最多的應該是芒果樹還有橄欖樹吧)。南洋杉出現在這裡,意味著什麼呢?開始對於這趟探索感到有趣了。

不過熱情很快被澆熄了。前行來到岔路,按照堡圖,應該取左。不過馬上看到一座大墓。看來此路是用來修墓的。但是隨即又在旁邊看到樹林間有條小山徑,取之,看到林中有一座掛著「招財進寶」紅簾的小廟。一般會認為這是財神廟,或是土地公廟,不過祀台上擺著水杆,香爐上插滿香菸,而且沒有神像,這看起來是西拉雅宗教。頂頭古道的東段上頭有座土地公廟(台灣堡圖有標示),西段出口也有座土地公廟也就相當合理(但台灣堡圖無標示)。不過這附近看起來並沒有其他的路呢。

退回岔路口,這回取左,進到農家栽種竹筍的竹林間。這是個山谷間凹地,已經偏離台灣堡圖所畫的古道,日本人當時的測量技術已經相當精準了。繞了一周,只在左前方看到台電鋪的小石階,但也就沒有後續了。古道西段出口的探索在此留下未解之謎。但是從地圖上可以看到,其實這裡只離上方的產業道路不到20公尺,只是找不到明顯的上切路跡,於是我決定改從另一側逼進。 繼續閱讀 »

191011 分株

This post is under 花圃


(翻出盆外的嘉德麗雅)
雙十連假得閒,看許多盆翻出盆外生長的蘭花不順眼,於是挑了其中兩盆比較嚴重的來開刀。事實上需要處理的還有不少。這兩盆一盆是嘉德麗雅,植株大部分都長在盆外了;另一株是巧克力,之前已經是分株過了,但是新的莖都長到盆外去了,只剩舊的、乾枯的還在盆內。

有了今年春節同一盆分株的經驗,這次大概只花了一個半小時就處理完畢。分離植株、剪除舊根系、清除腐舊植材、佈置新植材…,再把已整理的、被切割出來的植株打包,重新放入盆內、填入新的植材,以線材與盆固定。
繼續閱讀 »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