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之風

這本書還是從圖書館借來的。看完這本書,覺得應該可以買下來,以後再翻閱。這本書提到村上春樹做為一個職業小說家,在心理層面與生理層面甚至潛意識層面的構成。有很多值得參考推敲,並不一定要成為職業小說家,而是把村上春樹這樣一個人本身當作一本小說來研讀,也是很有趣味的。

村上春樹的觀點(第一回~第二回):

  1. 頭腦轉得太快的人,或擁有過人的豐富知識的人,可能不太適合寫小說。因為寫小說-或說故事-這種行為是以相當低速、並低調在進行的作業。
  2. 小說家多半會把自己意識中的東西,轉換成故事的形式加以表現。透過意識原本有的形式,和從意識運轉中產生的新形式,利用兩者之間的落差,以那落差的動能作為槓桿來述說什麼。這是相當迂迴且費事的作業。
  3. 所謂小說家是把不必要的事情刻意變成必要的人種。…那些不必要的地方,拐彎抹角的地方,才正是真實和真理隱藏之處。
  4. 英語有所謂epiphany(瞬間靈感頓悟),翻成日語類似「本質的突然顯現」、「直覺性掌握真實」的意思。簡單地說就像「有一天突然有什麼在眼前忽然出現,因此很多事情的模樣也跟著瞬間改變」的感覺。
  5. 關於寫第一本小說不滿意,改用英語來書寫的發現…,就算詞彙和表現的數目有限,如果能有效組合的話,由於搭配運用方式的不同,其實感情表現、意思表達都可以發揮得相當巧妙。換句話說就是「不需要用困難的詞句也可以」、「不必要用美麗手法也能感動人心。」
  6. 把用英語寫的一章左右轉譯成日語。於是這裡必然地,浮現出新的日本語的文體來。那也是我個人的文體。是我親手找到的文體。當時我想「原來如此,我只要像這樣寫日語就行了」。真是茅塞頓開,恍然大悟。
  7. 總算把第一本小說,想辦法以可以同意的形式寫到最後,自己有完成一件「重要移動」的踏實感。換句話說,那時候的epiphany,某種程度上可以說自己真的感覺到了。
  8. 在寫小說時,與其說有正在寫文章的感覺,不說更接近正在演奏音樂的感覺。…換句話說,與其用頭腦寫文章,不如用身體的感覺寫文章。確保節奏、發現美好的和音、相信即興演奏的力量。(註:這三步驟很像在未來在等待的銷售人才這本書看過)…以新獲得的自己的文體寫小說時,簡直就像得到新的工作道具那樣,興奮得心怦怦跳,非常快樂。至少我在三十歲前所曾感覺到的心的空洞般的東西,似乎已經被好好的填滿了。
  9. 我長久以來最重視(而且現在依然重視)的事情是,「自己因為某種特別的力量,而被賦予寫小說的機會」這坦然的認識。我總算抓住這個機會,並蒙受不少幸運,才能像這樣當上小說家。…對此我唯有衷心感謝。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漯底山吊橋展望)

上星期在漯底山看到有一外環步道,途經吊橋,應該是從沒走過的路線,於是今天又來行走探看。

外環步道就在剛過欖仁樹往園區轉彎處。走入外環步道,過了路線導覽圖,就看到吊橋的。吊橋還算蠻長的,而且展望也很好。要說是天空步道,想必也沒有人會反對,但怎麼沒看到有媒體大量報導呢?

在吊橋西端,應該算是高點。往東方看,有無敵展望。最主要有大小崗山,連下方的岡山機場跑道上的飛機起降也一覽無遺。不難理解為何漯底山曾是軍事要塞。今天機場教練機起降頻繁,而且還在空中排起分列式,甚至來個炸彈開花。我該不會有幸目睹到雷虎小組的特技飛行預演吧?

吊橋後往西步道,註明步道崩壞。不過我的眼睛業障重,可能看不到尋常的步道崩壞。就算有崩壞,也要去看看到底塌成什麼模樣?

在稜線上,經過碉堡、窄稜、木棧橋,碉堡、窄稜、木棧橋,如此循環兩三次,還經過一處乾溪谷與其中一處相思樹林蔭。大概20分鐘後終於看到棧道木板崩壞的路段。殘缺的木板之間還是有用其他斷掉的木板銜接,勉強可行。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糯米橋下)

梅嶺的百花盛開期是七、八月間,於是上山賞花。上二層坪前,先到中途的糯米橋看看。

糯米橋在上山途中的路左邊,一不注意就會錯過。若是看到浩然寺,就是已經過頭了。不過在浩然寺前停車在往回走也可以。浩然寺旁邊的溪谷下游不遠就是糯米橋。

糯米橋下溪谷步道蔓草叢生。切下溪谷,水位有點高。從以前航跡發現糯米橋還要在上游一點。不想涉水,於是重回步道,還是發現蔓草中有反方向的路跡。再度下切溪谷,前行不久,終於看到糯米橋。糯米橋下方圓拱石塊佐以鮮綠青草在陽光輝映下令人感動。下方碧潭似乎可以戲水。正這麼想著時,果然下來了一群帶著啤酒與烤肉用品的年輕人。

取車續行。來到梅峰古道入口的大眾飲食部。起登。沿途艷紫牡丹開得燦爛。這次注意到它的含苞待放姿態。快到觀景台前的步道邊坡,號稱台灣百合復育地。但開花的實則兩三朵而已,而且距離有點遠。

大寶在小七買了個便當,來到觀景台便開始享用。吃飽續行。經過桂花林,街道產業道路。石階步道結束。兩旁坡地也變成檳榔林。

經過伍龍步道岔路。百年樟樹岔路,略探一下,有點荒廢。而且我走錯,誤往下,又回到產業道路。放棄不探。繼續之字形產業道路往梅峰。

在一處路彎,展望曾文水庫。有一外國人在我身後道了聲:「你好」。他除了會講「你好」之外,不會講其他中文。於是我用poor English跟他攀談。原來是一位法國年輕人,可能是以國際志工的方式到處旅遊。現在在玉井工作。我因此推薦他在玉井期間可以去鄰近的虎頭山東山咖啡公路。東山咖啡公路出產台灣本地咖啡,源自百年前日治時期開始栽種…。在曾文水庫群山後面就是東山咖啡公路。法國年輕人說:「雲層太厚,看不太清楚…」我說啊「這幾天下午兩點以後都會下雨喔」。年輕人聽了,馬上跟我道別,一溜煙地跑下山。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日式園治,出水處)

據報載台南公園將百年前日式園治重現(參見台南公園100週年 百年庭園「流瀑」景觀風情再現)。原來我四月時來所看到的施工就是為此。本日老婆提到台南市總圖有換書的活動。於是她和大寶看她們的書,我趁此機會來觀看日式園治整理後的模樣。

大致是亂石雜錯將假山布置起來,引水從假山頂端蜿蜒流過。之間鋪以白石子做為假山庭園的小步道,流水之上以石板銜接。我從金龜樹旁繞著假山庭園流水經過的區域一圈,從下頭走到上頭,又從中間橫過小石板與流水。試著拍攝這庭園的各種角度。不過應該是我「深度」不夠,沒能充分理解庭園布置巧妙處。倒是流水後段經過Y形金龜樹之處,頗有些蜿蜒幽景意味。嘗試從下方有遊人坐在步道邊緣處,將人與庭園一起納入構圖,惟嫌畫面稍雜。

我應該是想在此間園治中找一種調和感。也許是陽光太強烈,照在石頭上反射得白晃晃的。過曝了。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漯底山惡地形)

要找個高點測試Waytogo app AR 辨識山頭的能力。左思右想附近有什麼展望良好的高點,且要能看到著名的山峰。後來總算給我想到了漯底山,離家不遠,且可展望大小崗山。漯底山,上次來是7年前。那時二寶還在媽媽肚子裏頭。

不過臨出門時,天空隱隱有雷聲。幸好來到彌陀時並未下雨,只是展望東方卻是烏雲一片。彌陀這邊靠海,躲過對流雲系。說也奇特,為何在濱海地區會有這一片可能海拔不到50公尺的丘陵呢?但這也就是為何此處曾是重要的對空防砲的軍事重地的原因吧。

現在欖仁樹旁邊的道路闢為停車場。有攤販跟我們說,這株大欖仁樹底部有個大洞穴。可能再過兩年就會完全密合起來了。

端詳了一會地圖。在轉彎處有一條新岔路,通往吊橋。這條路以前還沒整闢。

走進大門崗哨。對面有座牆,上頭有Q版的阿兵哥在爬高牆訓練。

來到營舍前,這裡有「漯底山自然公園映象」。我有興趣的是後頭亂草叢生,已經看不出往基石的岔路。比對先前的航跡,也完全看不到入口。上次找著基石是8年前時的事。當時的地圖上註明入口在營舍旁邊。我以為那營舍就是對面那白色的那棟。但是白色那棟的對面並沒有入口的痕跡。這8年之間可以發生很多事情,足以讓少女變成歐巴桑。

寫遊記的此時,突然想到。會不會是那營舍已經被拆了?變成入口映象那些東東。所以連同三角點噴漆也不見了(對照8年前漯底山尋基石的遊記)。不過這回來我還在到處張望找不到任何可以上登的痕跡。
繼續閱讀 »

Tags: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