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紫竹寺下方的農產品銷售中心展望)

所謂的五一連假,我已跟老爸去爬了西阿里關山,所以星期天老婆說要帶小孩去爬山也只好應承。但她說最好要有樹蔭的。時序進入炎熱的五月天,就算要出遊最好午後三點以後再出門以免曝曬,但是午後三點還能去什麼太遠的地方?而且還有人想要五點以前回來看電視棒球轉播。總之這一家人的心思各不同,實在很難安排行程。

日後或許可以考慮中午先到景點附近找個有冷氣的地方用餐,用完餐如果還有遊興就真的去隨意走走,若已無遊興就再開車回來,皆大歡喜。這次的南化烏山的紫竹寺步道有點在這種考量下被選出來的。但其實也是烏山一帶太久沒來了,而且烏山嶺大縱走也需要分段完成吧。總之就是在老婆只想出門爽爽遊,但我又不甘沒有完成什麼目標就回家,實則小孩根本不想跟,於是就在一家人各懷心思下還是出門了。

先說南化烏山這一帶,其實我已分別走過賣菜義到刣牛湖山(小百岳),以及桶頭步道上至王爺崙、龍鱗岩,今天取巧只取紫竹寺上至稜線完成小O形而已。

外頭果然很熱,紫竹寺附近有許多停車場倒是不用煩惱停車問題。來到農產品銷售中心旁邊的咖啡雅座,面對景觀的那一排座位都坐了人。我們也在此點飲料看風景。我比較好奇的是西北方的那翠綠色崇山峻嶺是不是玉井方面的北嶺山?(這次忘了開啟WaytogoAR)

從農產品銷售中心對面石階步道啟登,陡上途中多次與產業道路交會。大熱天爬山,汗如雨下,都滴到眼鏡上了,絕對稱不上舒服,如果只是要消磨時間應該有更好的方式,但是來此爬山的民眾算是多的。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開闊處看南化水庫上游後堀溪對面的三角南山)

人生就是一連串的選擇,雖然結果有好有壞,不過如以「人生就是目的本身」這個觀點來說,結果的好壞並不影響人生,差別在於有沒有順著天性、享受過程。

根據「快思慢想」中的四象限型態,其中第四象限是:在非常低的機率會失去的情況下,一般人情感上傾向「害怕大的損失、風險規避、接受不喜歡的和解」,譬如買保險、戴牛遮。繼清明連假狼沒來了後,五一連假的風向還是在關注人多的熱點。為了不落人口實(其實是要完全排除又落入陷阱的可能),所以五月一日這天趁著小孩上學去,我決定就去一直放在口袋中、車程非常遙遠又難開,身為台南人卻唯一還沒完成的台南小百岳-西阿里關山。登頂後還聲明「這不是阿里山,沒什麼人要來」。畢竟在登山口只停了四台車(再多可能也停不下),前前後後遇不到15個人。但就偏遠的西阿里關山,在5/1非一般放假日這天,也算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地多了。

西阿里關山,小百岳#66,位於高雄甲仙與台南南化交界處,清朝時修築有小林古道,是南化關山村與甲仙居民往來道路。在88風災之前多由甲仙端起登;88風災後由於甲仙端路坍方,所以只能改由南化關山進入。但是這段車程以又長又窄,路況不好著稱。今天開車從南橫端進入到山口約需一個小時。其中南橫端到關山村約20公里,從關山轉入平坑產業道路到五岔路登山口約12公里,約各需半小時。從三界壇(約9K處)開始,道路狹窄(幾乎無法會車)殘破且高低起伏頗大、彎度也甚鉅,駕駛需要技術好,坐在旁邊的人需要膽大。而開車的我竟然有點暈車了。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不敢來爬西阿里關山的原因了。

但其實以前產業道路應該可以直達山頂附近,從登山徑的寬度與路基的平整可以看得出來,更何況山頂有間廢棄的水泥建物。印象中曾經看過很久以前的紀錄,有人曾經開車到鐵柵欄處起登,如此離山頂用走的就大概只需十來分鐘。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綠谷西拉雅上至稜線)

這大半年週日爬郊山多是往大崗山方面走,已經很久沒有到中興林場後山吃豆花了。主要的原因是中興林場後山步道高低起伏甚多,地上樹根也雜,不太適合老人家健行;其次是蚊子較多(尤其是近水之處總有小黑蚊)。相較之下大崗山生態園區不管是從山下還是從山腰停車場起登都比較明亮清爽。但是太久沒去中興林場後山,不免對豆花有點想念;只是若只為了吃豆花而爬又覺得太墮落,於是便有了以綠谷西拉雅為始,經火燒崙、太祖媽,然後以天然豆花為終點,設計一條里程稍遠的環形路線。這樣豆花就不會吃來太心虛了。

從南168轉進綠谷西拉雅的道路有些狹窄,小心會車。從綠谷西拉雅湖畔旁的登山口起登,穿透樹葉間的午後陽光映照在石階步道上,慢慢行來,頗有幽情。上到往賞林休息區岔路後,取右往親子橋方向而行。林間傳來悅耳的蟲鳴鳥叫,遊人踏著落葉窸窸窣窣迎面而來。正是「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風景,但是下一句「此地動歸念,長年悲倦遊」才是吾人此時心情寫照。

來到往白馬神廟四岔路,有一家人看著路口指標在到處張望。於是我趨前問他們要去哪裡?果然也就是要往綠谷西拉雅。其實他們選的方向並沒有錯,只是無法確定心意。

續行,一連串下坡至親子橋。就著閃爍亮光的溪水,看溪底游魚。等家人到來之後,然後又開始一連串上坡,來至電塔四岔路。取右,途中穿過小甬道後便來到火燒崙。這是此行中途點,也是最高點,在此大休息。此間休息者也多。

繼續閱讀 »

Tags: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這本書出版了20年以上,直到最近才終於借回來看。本來以為太沉重會讀不下去,不過這是20年前的我可能會這樣,但如今人生走過一半,沉重也沒那麼沉重了,所以終於不用花太多耐心,也能從中找到興味與觀點的將之細細品味,這就是中年的人生歷練吧。

村上春樹認為,從心理學來說,當我們對什麼從頭開始就有生理上的排斥感,懷著強烈的嫌惡感時,其實不少情況是因為那其實是我們自己形象的負面投影。

紐約時報上刊登的長論文的一部分:

體系(高度管理社會),把不適合的人改造成讓他會覺得痛苦。不適合體系就是「生病」,讓他適合就是「治療」。就這樣,個人自律性地能夠達成目標的運力流程被破壞了,而被編進體系所強加他的他律性運力流程。追求自律性流程,被視為「生病」。

但是村上春樹認為可辛斯基,看漏了一下事,那就是所謂「個人的自律性運力流程」本來就是以「他律性運力流程」的鏡射所形成的東西。…這兩種力應該是內含互相讓步妥協的關係。…這也可以稱為「自我的客體化」。這才可以說是,對人生真正的入門。這作業無法達成,是因為自我平衡的軟體成長,在某個階段由於某種原因被阻礙了。如果對那阻礙置之不理,只憑所謂「自律性用力流程」這硬體的論理想要超越時,則將產生社會性論理和個人間物理上的「法律上的」摩擦。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海景天橋下的雙博自行車道地標)

昨天下午跟大寶終於完成了二仁溪自行車道到二層行舊橋經機場路的環形路線,騎了大概18公里的路程。今日早上,或許是二寶受到刺激,主動請纓說也要去騎一趟比大寶還要長的路線。我便想到二仁溪南岸應該要補完,而且可以從黃金海岸開始騎,這樣里程數應該就會超越昨天的路線了。正在複習功課的大寶聽到我們騎腳踏車的計畫,本來也要一起隨行,但被我說了聲「昨天你已經騎過了,今天好好複習功課吧」,便心不甘情不願地回去坐好了。

我和二寶先是沿著鯤鯓路騎到龍崗國小,沿途新立了一些地標,尤其是海景天橋下有一座雙博自行車道的單車意象。從海景天橋旁的木棧坡道上到堤岸後,二寶就把我甩到後頭開始狂飆了,此處約當雙博自行車道27K。一直到29K快與西濱公路相鄰前,兩旁都是木麻黃林,像是騎在木麻黃綠色甬道。29K後,右邊就看得見,也聽得見海了。

在馬術場附近,遇到二仁溪堤岸。如果要往二仁溪自行車道似乎不應該上堤岸的,而是要直行鑽過二仁溪橋下。不過我這回想先騎二仁溪南岸,所以就先上了堤岸,過二仁溪橋,來到南岸的茄萣濱海公園,想辦法往右迴轉到下方的堤岸下防汛道路。從防汛道路下鑽過上方的西濱公路,再跨過台十七甲的南萣橋,繼續循著防汛道路往東騎。往堤防上望去,斜坡上的小草隨風搖曳。

繼續閱讀 »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