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白荷蓮香亭聽雨聲)

賞荷季節來到白河。因為接近中午時分,首站就是白荷蓮香亭,前幾年去林初埤之後曾經到此用餐,對這裡的蓮葉飯印象深刻。六年後再來,停車不是問題,倒是店家說用餐人數太多,現在餐點做不出來,要再40分鐘後才能開放點餐。我們可以先到園區逛逛。

走過園區的曲橋,欣賞池中的睡蓮。算了一下,大概有四種顏色,紫白金青,這是在演倚天屠龍記嗎?

後來下起小雨,我們到最後的涼亭中躲雨。後來來了一家子也進到亭子來稍後要幫老人家慶生。因為蛋糕就放在亭中垃圾桶上,就跟我們說,有垃圾(我家兩小兒正在吃蓮子冰棒)可以丟在他們的塑膠袋。

等待時間,看到旁邊的農舍升起炊煙;細雨打在荷葉上。頗為詩情畫意。不過小兒吵著要吃飯,最後我們還是離開這裡,往白河市區開去。今天白河都是觀光客,人車頗多。剛停好車,有輛Benz的主人希望我的車去幫他ㄚ蘇。他們說是從台北開車下來玩的,沒想到早上剛ㄚ蘇過,中午又無法發動。

用完餐後,往白河蓮花公園前進。經過很熱鬧的小七與中油路口,蓮花公園比我印象中的遠。看到有停車場標示,不過我沒有轉入,而是續行,將車停在大路邊,然後再走進去。
繼續閱讀 »

Tags:

This Post is under 澤之風

在圖書館網站查找有哪些我還沒有看過的村上春樹的書時,發現了這本。這是一本短篇加上非日本人所畫的插畫夾雜其中。看完之後,實在不太懂其中的暗喻。有讀者說,他認為村上春樹只是為了帶出這句話才寫出這本書:

你不覺得書中的知識總是有借無還,很狡猾嗎?

繼續閱讀 »

This Post is under 隨想

(為了介紹講座內容,本文中部份照片翻攝自講座現場投影片)

(神秘的地圖控講座第二季之直播影片)

周五晚上參加在唐恩舉辦的地景判讀講座,講者是曾任經典雜誌地圖類編輯的黃湯姆。參加過這場講座之後,才知道有如此瘋狂的地圖控啊。

湯姆兄在講座開始前把握時間去把附近台南古城區繞了一圈才回來開講,他也發現了台南市地形西低東高的奧秘。大抵是從西門路以西以前都屬於台江內海。影片一開始可以看到剛從外頭回來的湯姆兄還在擦眼鏡,因為當晚台南正在下著小雨。

此場講座大概有幾個重點,地景判讀、網路上的圖資資源、在Google Earth中進行老照片的套疊、結合古照片與地景進行穿越古今的時空旅程、從地圖老照片到歷史人文的反思。

繼續閱讀 »

台南行腳

(蚵架末日與冷酷異境)

去年底跟二寶騎來到鯤鯓海景天橋外的海灘。沙灘平整,寬廣,夕照又美。覺得這真的是一個好地方-遛小孩的好地方。

周日下午看完柯南後,與大寶和二寶再度騎車來到鯤鯓海景天橋外的海灘。小孩有這片沙灘就可以讓他們盡情揮灑創意了,不管是挖沙還是排牡蠣殼。

這時沙灘上有一輛大怪手正在緩慢移動,沿著海灘還有整排上岸的蚵架。在夕陽餘暉的映照下,有幾許蒼涼的意境啊。

關於末日意境,看到在沙灘上移動的怪手,我先是想到一部「動畫隨風而逝」的記憶的場景-所有人類的記憶突然消失了,一個會操縱怪手的男人成為部落裡的巫師…。

而沙灘上燃燒蚵架的灰燼,還有餘煙飄起。這好幾堆蚵架堆放置在平整的海岸上,有一種突兀的對比。還有後來的遊客走向海邊玩水,人影與遠處防坡堤形成的剪影。都是平常少見的場景,於是我就用 instagram 的濾鏡,玩起創意構圖。

透過濾鏡,觀者好像來到不同的世界。有時候抽離現實,用不同的觀點看世界,或許可以激發許多靈感,然後…就被療癒了。

繼續閱讀 »

Tags:

This Post is under 澤之風

距離上次讀村上春樹(村上朝日堂是如何鍛鍊的)又已經快一年了。而「沒有女人的男人們」已經出版好幾年,估計圖書館已經有這本書了,所以就順便借回來看。

基本上這本書有呼應到村上春樹對男主人翁一貫的調調:「反正就是這樣,不然還能怎樣」的心情,繼續在這個世界存活著。但這本書所收錄的短篇試圖對這個調調做了一點「無謂的反抗」。也就是「就算是那樣,可是我只能這樣」。但是下場好像都不怎麼好。(以世間一般論而言)

譬如其中一篇的「木野」。木野親眼目睹妻子的出軌,以「反正就是這樣,不然還能怎樣」的心情,很快的在一個隱僻的地方開了間小酒館,展開新的生活。木野所營造的這個場域,提供了一處讓什麼東西感到很舒服的所在。直到貓離開了,而且蛇陸續出現了。

守護那個場域的神田告訴木野應該趕快離開這裡,到外面避避風頭,並且不可以讓任何人知道他在哪裡。
繼續閱讀 »

Tags: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