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省躬社聖化堂)

老婆報名鯤喜灣文化祭8/16的灣裡小旅行。這次小旅行包含坐舢筏,我本來以為是坐舢筏出海,但活動開始之後雨就不停歇,我還擔心風浪太大無法行船,但其實是往二仁溪上溯,而舢筏還蠻穩的,安全無虞,只有斜風細雨與河裏頭的魚偶爾會飛進來。

參加這次活動最大的感觸是每個地方都有關心自家在地文史的有心人士,對在地文史引以為榮,而且也以傳承與發揚在地文史為己任。這次為我們導覽灣裡的蘇老師也是這樣的人吧。我們在灣裡活動中心聽完蘇老師簡介灣裡之後,第一站來到聖化堂。

聖化堂主祀關聖帝君,但神像背後有塊至聖先師牌位;雖名為「聖化堂」,但廟簷下卻有「省躬社」三個大字。蘇老師一一為我們解說這些看似不協調的緣由。蘇老師說廟裏頭的對聯都是根據神明降乩指示所立。還有八卦天井與扶乩法器等,我沒有聽得太詳細,在此略過了。倒是問了蘇老師,日本時代聖化堂改名省躬社以避禍,那日治時期灣裡的神社是否就是省躬社?蘇老師說,非也,日治時期灣裡的神社在萬年殿後方,但現在已經看不到任何殘跡。

雨下個不停,所以保安宮略過,來到崇德堂。蘇老師為什麼帶我們來崇德堂呢?應該是要讓我們上到頂樓眺望灣裡的街景。以下又是我沒專心聽,如果描述錯誤都是我的問題,不是講者的問題。蘇老師研究古地圖,認為灣裡曾經有一道海峽;又根據等高線,灣裡有六鯤鯓與七鯤鯓(我好像聽到灣裡市場以南是七鯤鯓?)。聽到這裡,我馬上就從Waytogo Web版調出灣裡地區的台灣堡圖跟蘇老師討教,但今日不知怎麼,台灣堡圖只能在某個zoom顯示…。蘇老師帶我們走到廟後,從高往下看,說眼下這條巷子是以前的老街…,不過這時雨下得更大,我們沒待多久便下樓。

繼續閱讀 »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讀本書首篇「別害怕!每個字都是文言文」,提到「怕」這個字,作者說:

此字原來不唸「帕」音,而是「泊」音,表內心恬靜,了無激動之義。白,是日出之前所顯現的微光,有一種單純、高潔的氣度。《老子.二十章》說了:「我獨怕兮其未兆,如嬰兒之未孩」(只有我獨立而無所作為,沒有外在的形跡徵候可見,就像嬰兒還不會笑一樣。)

在「人生勇敢果艱難」這篇中,又再度提到「怕」這個字,作者說:

「怕」,這個最常見的恐懼之詞原來並非恐懼之意。一個心,一個白,表達的是「內心恬靜,言行無貪無肆」…。又因為「白」是日將出之前所見的微光,便有單純、高潔的意思。無論是《老子.二十章》說了:「我獨怕兮其未兆」(我卻淡泊得沒有甚麼想做的事)…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灣裡上二仁溪北岸堤防)

整個夏季我們家很少出遊,印象中也沒跟小孩騎踏車,因為夏季下午騎腳踏車不就是在曬人乾嗎?所以這個夏季的周日下午我大多悠閒在躺椅上看閒書,小孩也自己去找樂子,大多時候都是頂著烈日在外頭打棒球。

時序來到7月中旬,想說不能再這樣糜爛下去了,還是得出去動一動,但也許四點過後出門,陽光已經開始和緩些了。於是7/12先跟大寶沿著中華西路北上去探雙博自行車道20~26K的部分,騎到和緯路折返(因為誤認路線而未走往安平)。7/19這周改換成跟二寶去補完二仁溪北邊堤岸二仁溪橋至灣裡這一段。因為在4/12這次我們騎的是二仁溪南岸堤防,但雙博自行車道的里程計算其實是在北岸堤防。

騎經南區灣裡的鄉間小徑就略過不表了。遇到堤防後,先取左上堤防,再向西往出海口方向騎。今天天空有雲,所以出門時(下午四時許)陽光已經不甚強了。自行車道是在堤防靠河岸,如果二仁溪溪水大漲是有可能淹沒自行車道吧。二寶對於騎腳踏車已經很有自信,平衡感也不錯,放雙手騎車也能撐個幾秒,於是就讓他表演 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

此處已鄰近二仁溪出海口,此時正當夕陽無限好。南萣橋與二仁溪橋之間有片水筆仔散生的溼地,偶有水鳥在其間跳躍覓食,小水池倒映晚霞雲影,讓我想起王勃那千古名句: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只是現在離秋涼季節還遠的很。

繼續閱讀 »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在讀過林語堂的《生活的藝術》後,會想去翻閱《吾國與吾民》,是很自然的。《吾國與吾民》有點像是《生活的藝術》的前作,甚至《吾國與吾民》的最後一章就叫做生活的藝術。

無論中國的一切都是缺點,她有一種優越的生活本能,一種戰勝天然之非凡活力,是不可否認的。她已盡量發展其生活之本能;隨時局之變遷而適應其自身之經濟、政治、社會的環境。假令種族機構不及其強韌者處此,要將不免於殞滅。

中國歷史簡直很容易每八百年分成一段落,為每一週期。每一週期的開始,當唯一祚命短促而君威強盛的皇系,結束連綿不息的的內戰而統一中國,此後繼之以四、五百年之治平時代,過此時期,則朝代又將一易,而起伏不斷之內戰又起,馬上使京都自北南遷。然後形成南北對峙之局,除惡之形勢日甚一日,最後跌入異族統治的深淵而結束此一週期。歷此乃周而復始,重演過去循環,中國復重新統一而光復本族之統治權,此時期必開放文化上新的光彩。 — 《中國戰禍之週期循環》(by D.J.S.Lee)

按照李博士的說法,第三循環從西元1368年(明初)到現在,這一個週期還未屆結束的期限。林語堂在寫完本書時(西元1935年,民國24年),中國正處於荒亂與戰亂交併的上升階段。不過在他有生之年(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應已看到中國的情勢又已經往新的態勢發展。吾人在21世紀的現在又將如何看待這一循環是否已經結束,還是方興未艾?如果說新的循環已經開始,那所謂文化上新的光彩又會是什麼?是網際網路時代人人都可為內容創作者,直播主嗎?又或者是五百年後的人們又是怎麼看待20世紀後半段到21世紀上半段這一百年?

繼續閱讀 »

Tags:

台南行腳

(樹谷生活科學館入口處外頭)

夏日炎炎,老婆說要出遊。今夏特別熱,白河看荷花就免了;到美濃黃蝶翠谷,小孩又說不想玩水。於是我想就近到樹谷生活科學館看恐龍吹冷氣,這樣或許還可讓大寶在五點以前回來到看職棒轉播。尤其上次到樹谷生活科學館已經是八年前,那時二寶還在包尿布呢。當然兩個小孩完全沒有印象他們有來過這裡。

我們在入口處又加價買了恐龍遊戲券,可以玩館內外遊戲設施3項。兩個小孩玩了AR遊戲就用掉了兩次,最後一項在外頭二寶騎恐龍車用掉了。兩歲小孩騎恐龍車,大人拍手說好可愛;十歲小孩騎恐龍車,我會想到稻村桌球社,然後笑他很幼稚。

樹谷生活科學館裏頭除了展示恐龍等遠古生物模型外,還有國中生水準左右的理化與生物的科學常設展。小孩到處亂玩,我隨意亂逛,但我發現有些好像我也已經不甚理解了。(驚!這樣我以後要怎麼教小孩?)

繼續閱讀 »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