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邊用餐邊聽故事)

老婆生日那天,她自己安排到宮後街的永樂町鼓茶樓用餐。宮後街在哪裡?我雖然是台南人,但也只記得在西門路與民權路口附近看過這條街的路牌的樣子,不知道巷子內有何花樣。至於老婆為何選擇到永樂町鼓茶樓用餐,我是一點idea也沒有。附庸風雅這件事離我已經非常遙遠。

這天下午五點多,google一下地圖,大概知道宮後街在永樂市場附近,國華街與民權路附近,實際來到國華街上的永樂市場,從民權路騎到民族路,都沒看到宮後街的路牌,可能是因為國華街上逛街的遊客太多了。後來總算在攤販間找到巷子的入口。我要強調的是,真是非常狹小的巷子啊,但這樣寬度的巷子才是貨真價實百年前台南的巷子。而永樂町鼓茶樓是由十鼓進駐可以用餐並聽說唱故事(答嘴鼓)的地方。當然宮後街什麼時候進駐了這麼有文藝氣息的地方,真正的台南人因為其強烈的地域性關係,永遠都要等外地人炒作過一波後,「或許」才會知道的…。

我們在店家的導引下來到第二進堂屋。這裡安排了好幾排座位,由前頭往後面高起,但老婆說越前面的座位越高貴。我們父子三人不約而同都點了紫蘇梅干排骨套餐,但早知道二寶跟我點一樣的,我就會改選另外一種茶餐。

今天來用餐看表演的客人中有從台中來的,如果我是外地人應該也會想安排這樣的行程;但這樣的在地文化說唱藝術能不能吸引台南在地人來參觀呢?感覺本地人應該不太會是他們的目標族群(本地人都自以為他就是台南,台南就是他),不過我老婆不是台南人就是了。

繼續閱讀 »

台南行腳

(229滿開)

時序接近二月底時,台南市區內的黃花風鈴木花開的聲勢越來越浩大了。風吹過來,花落如雨,或許再過幾天,繁花盛況就要轉為凋零了。

229這天下午經過林森路,特地停下車來要二寶等我一下,我去拍個花就回。花是滿開,不過我匆忙中沒有拍到以一排為單位的盛開花鈴木。其實連假這幾天,市區內的黃花風鈴木大多是滿開的,花朵落在地面上的數量也頗有可觀,像是一層黃花地毯。我跟二寶說花開的蠻美的,二寶說他對這個沒感覺。但是我認為他是對的。這其中有矛盾嗎?並沒有。

繼續閱讀 »

台南行腳

(望龍吊橋下望)

星期天早餐時老婆問我有沒有上午可以去走走,但是下午兩點要回來染髮的地方?我想到上禮拜天龍崎空山祭只在虎形山公園走了一小段,而且是晚上,再加上老婆和大寶好像沒在白天逛過虎形山,但其實整個園區不算大,龍崎離市區也不遠(走86號快速道路),加上中午已經有候選的用餐地點。總之,就是這樣的即興小旅行。

兩個小孩其實都想要走自己的路,像是大寶想要走到後山停車場方向,二寶則是對於此路不通特別感興趣。因此硬要趕著或綁著這兩隻脫韁野馬照著大人規劃的路線走,不免就會鬧得有點不愉快了。

走上望龍吊橋,望向下方深谷中的生態池。走過吊橋,上坡,來到一處空地,這裡曾擺著空山祭一座竹編裝置藝術,但現在空空如也,但另一旁有竹筒組合像是木馬的椅子,兩小兒自去坐著玩耍。

走向高點處的涼亭,那附近有一些健身設施,跟小兒炫耀一下老爸我吊單槓的功力,小兒不置可否後,續行下坡,來到下方休息區。此處有廁所,棚架下方有人用大鍋煮食,乍看像是露營烤肉區,但不知此公園可否烤肉就是了。

繼續閱讀 »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圖片來源:博客來)

從去年開始接觸到介紹量子物理的書,雖然是很粗淺。但是陸續又讀到像是數學、佛學,心理學的書籍,竟發現這些書背後的道理隱隱相通。尤其是在人眼不能見的無限大,非常小的領域;或是僅能用想像(或無法想像)的多次元世界。不確定是唯一可確定的事情,只能靠機率與統計來解釋。這樣的說不準,連愛因斯坦都曾懷疑造物主會留下這樣不確定的東西嗎?甚至是在距離極小或是時間極點的情況下,可以不遵守物理力學定律。這怎樣說來也不是我們這個次元的人類可以想像的事情。

不過這就是量子的世界,在人類現今的知識還沒能夠到達的領域。物理學家所能證實的也僅僅是宇宙的百分之五而已。而物理學家與各國政府為了探索未知的領域花費了大量的金錢與人力,但所獲的成果卻非常小。作者於是在最後一章總結這麼做的目的為何?也許是在為了100年後的世界而發展的物理學。

很多研究成果也許在目前沒有用處,但卻可能在日後成為關鍵技術。就像是在賈伯斯傳裏頭獨到的原本是日本所設計的微型硬碟卻成為iPhone手機中的重要儲存裝置,這樣跟原本設想的用途截然不同的應用。一種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概念。

啟示就是,如果有想做的事情,就盡己所能去做吧,也許這就是你身而為人來到這世界的使命。

台南行腳

(三爺宮溪畔)

二月十五日本應補行上班,但我請假了,被老婆說是自投羅網,於是早餐後帶著兩個小孩想去補完二仁溪自行車道,想要騎到二層行溪舊公路橋。

以抄捷徑的方式想要最快接上二仁溪自行車道。途經三爺宮溪,風和日麗,藍天白雲河彎處,碧草如茵。美中不足之處,這次發現有幾棵樹上掛著死貓袋子。

今天台南機場上空很忙碌,戰鬥機、教練機,運輸機起降頻繁。騎在二仁溪自行車道宜品宮附近甚至能非常近距離地看見飛機底部的細節。應該還沒有人特別注意到那裏是一處看飛機降落的好所在吧。

在梭魚橋附近碰到二仁溪,沿著堤防下道路前進。大寶問我什麼叫做「防汛道路」(此時路面上正好寫著這四個大字),我趁機教育一番。

正要騎過崩壞之處,看到有自行車騎士從茄萣方面過來,到了崩壞的地方,直接把車扛下堤岸,繞過崩壞處之後,又扛上自行車道後續騎。狀似輕鬆。

繼續閱讀 »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