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最近又看到了一些更詳細的步道資訊,所以對於前往一心嚮往之三貂嶺瀑布群的路線就沒問題了,唯一比較想偷懶的是:不想中途再轉搭平溪線火車,而想一次飆車到三貂嶺。目前所有網路上到三貂嶺瀑布群的旅遊導覽,都是在瑞芳或侯峒轉乘平溪線火車到三貂嶺,不過在侯牡公路上,印象所及沿途似乎曾見到一條叉路往三貂嶺,因此這一次探一探到三貂嶺的路就算是另一個重要的任務。就算不成,大不了折回侯峒搭火車。

車過汐止,開始飄雨﹔車過侯峒,開始上山爬坡,與沿著基隆河邊的平溪線鐵路越離越遠,漸漸不敢抱著可以從公路到三貂嶺的期望。到了侯牡公路最高處,進入雙溪鄉界﹔再行不久,果然來到記憶中往三貂嶺的叉路,除了看到入口處掛著一些登山條外,最讓我可以確認此路可至三貂嶺的理由是:電線桿上噴著往火車站這幾個字。而三貂嶺車站就是一切的起點。

從車還算多的侯牡公路,進到幾近無人蹤的產業道路後,原本侯牡公路沿途就遍植的各色杜鵑,在這裡更是肆無忌憚的綻放,尤其在微雨中更增添一份清新﹔看過這一路約十公里的杜鵑後,大概今年不用再上陽明山花季去湊熱鬧了。

走著走著一路無人,後來轉彎過後,大老遠的看到了基隆河谷與其旁一小村落,就是三貂嶺村了吧,我想。下到路盡頭的鐵道邊,原來就是北迴線的三貂嶺隧道旁,從這裡開始,平溪線與北迴線分道揚鑣了。棄車沿著鐵軌步行來到三貂嶺車站,正好一列平溪線火車也進了站。想不到這個小站也下來了四個人,其中一對是情侶檔,另外一對是好朋友檔(女)。聽到他們正在問好不容易有點事做的站長,這裡放天燈也無?站長說這裡再隔兩天才會放天燈。

(合谷瀑布)

聽到天燈的話題才想起,元宵節這個俗氣的節日又要到了呢。晚上八點多一邊寫這篇文章,一邊在後面陽台晾衣服時,聽到煙火聲、沖天炮聲張眼向夜空望去,這才發覺我家後院的南港公園也正在放天燈,這個時候夜空中至少同時有一二十盞天燈緩緩向北方飄去。看著冉冉上昇的天燈漸去漸遠,心中也有一種國泰民安的暖暖感覺。克制住想去看天燈的慾望,雖然南港公園近在咫尺….

後來又騎車到路的另外一邊,盡頭是碩仁里,有一大群工人正在跨過基隆河的鐵路橋上努力幹活。這鐵支路往左就又鑽入隧道中了。本來想問他們碩仁國小何往,後來想想還是自己慢慢找也就是了。

重又回到隧道旁,再度棄車,這回沿著平溪線鐵支路走,看到剛剛那四個人也在前方沿著鐵支路徐行,後來橫過了鐵支路,在已經廢校的碩仁國小前停下拍照﹔由此可知,這些人跟我的目的一致:我們都在找一大群瀑布。沿著國小前的小路一直上坡,就看到了三貂瀑布的導引告示。告示上雖然沒畫到最後接到野人谷的部分,不過往兩個主要的瀑布的路線:合谷與摩天瀑大致與地圖無誤。

(上游涉溪處)

步道原本是有規劃的,所以寬敞且有石頭路基;不過最近大概又沒錢整修,所以被土石流沖垮的路基與沿途隨處可見傾倒的樹為這條步道增加了困難度。不過最讓人難以消受的是今天的雨所造成的泥濘與濕滑。一打滑,我手提的雨衣掉到泥水中,髒了﹔濺起的泥水,又弄髒了鞋子與褲子。總之,二十五分鐘後,聽到轟隆隆的水聲,看到遠方一個落差極大有許多層的瀑布,這就是合谷瀑布。

續前行到觀瀑台,好好把這個瀑布看個飽。原本水流和緩的溪,流到這個斷崖,水流如同折斷般往下墜,墜到二三十尺左右後又碰到平滑的斜坡,瀑布水再度被散開,而形成第二層瀑布。今日合谷瀑布之所以如此壯觀,大概也要歸功於這兩日的雨吧。所以就算是鞋子、衣服髒了,親眼看到這樣漂亮的瀑布也就值得了。

繼續往前走約五分鐘,遇到小溪攔路,是那種淺淺流的很慢的小溪(後來才意會到這是在合谷瀑布的上頭)。把弄髒的衣服鞋子就著溪邊石頭上洗了起來,管它滄浪之水是清還是濁。過了溪,看到一座水泥小橋有一大半淹沒於砂石中。

續行,遇到另外一條溪來會,這才是合谷瀑布的主流吧。涉溪而過,開始在參雜柳杉與闊葉林中行進,路線大致上與溪平行,除了數次經過土石流山坡外,都稱平易好走,會有緣溪行,忽逢桃花源的感覺。如果遇到野人谷的野人們,大概會這樣問:外面世界現在當家的是圓還是扁?

(摩天瀑布)

沿溪行二十分鐘後,突然看到摩天崖上一道瀑布傾洩而下,這應該是所謂的摩天瀑布也就是三貂瀑布。這摩天瀑布雖然沒有合谷瀑布壯觀,不過由於適值豐水期,水量也頗為壯觀,瀑布底有一塊大石,這從高處墜落的龐大水量,就這樣衝打在大石上。

如果有一個傻蛋坐在大石上忍受瀑布沖刷修練武功,就會很像武俠小說的場景。沿著左邊小徑繼續往上爬,就會看到山崖中間有一個凹洞,這凹洞還一直延伸到瀑布後面。凹洞旁還擺著一塊牌子與一袋年代久遠的垃圾,牌子上寫著的是瀑布小姐的留言,留言內容大致上是說:我是瀑布小姐,我在也無法忍受你們這些遊客來此遊玩後卻不把你們製造的垃圾帶走之類的話。

三貂瀑布一般而言可以到此打住。不過繼續再往上走,應該可以接到平溪十分野人谷﹔稍微往前走探了一下路,山徑開始有點難,後來就來到一處山崖下,大概是要上到摩天瀑布頂上去。從看不到頂的崖上直直的垂了一條鐵鍊下來,我想如果不靠鐵索,這山崖大概是只有雪山飛狐才能爬的上去的摩天崖。

回程時免不了又滑了一跤,這回比較嚴重是全倒,從泥土坡上結結實實的滑了下來,衣服想不髒也難了,連頭髮都沾了土,夠狼狽的泥人兒﹔後來下到碩仁國小時,迎面而來的三個遊客本來有說有笑,看到我這狼狽樣就都不說話了。不過看到我髒成這樣,穿得漂漂亮亮的他們竟然連問我都沒問還是敢往上走,真是令人感動。

本文日期:2002.2.3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