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今天是立春的前一天,綿延兩三個禮拜的雨總算在今天也停了,雖然工作一樣煩人,不過不能拿此當藉口,於是就…出門吧。行前,聽聞烏來櫻花季已經開始,據說引進了日本八重櫻的品種。是啊,雖然空氣還是冷颼颼的,不過去年這個時候,杏花林的櫻花和杏花都已經開了。今年是應該再去看看那裡的花,不然冬末的櫻花和秋天的紅楓同樣都是不等人的。只要雨一下,大概花季就要提前結束了。所以趁著還沒過年,趕快先到待老坑山探一探。

今天的路線有點不一樣,前幾次上待老坑山,要不是從木柵直接上去,要不就是從銀河洞健行過去。不過今天想走南深路到深坑,過中正橋接阿柔洋產業道路到草湳,再經由貓空到杏花林。除了賞花之外,還可一來探一探四龍瀑布所在,二來曾聽過導遊小姐言及此路沿途清幽,今日此行正好來驗證。南港到深坑不過二十分鐘,一過中正橋後,假日深坑的人潮是不會蔓延至此﹔行車於沿著溪畔的路,眼中盡是青山綠水,果然讓人覺得心情舒爽。

根據地圖來探四龍瀑布的入口,不過原本以王軍寮編號的路燈,早已被換成了大崙尾。所以無法以路燈編號來找,只好沿路尋找登山條碰碰運氣。一開始看到一處路口,路口處豎立一個路牌告示,告示上就寫著兩個字:古道。真是夠乾脆明瞭,不過到底是什麼古道,古道到底通到哪裡,路線經過哪些點,這告示上通通沒有。望一望四周都是農舍,大概不是我要找的入口,於是續往產業道路行,來到大崙尾路燈標示76處,遇到一處溪旁涼亭,雖然溪流景緻也還不錯,不過這也不是我要找的入口,後來一路過了路燈編號78、178、278,又過了名字叫做似龍的餐廳,最後到了產業道路的盡頭,天南宮,沿途雖然有數處掛有登山條的山徑,但還是無法確定是否為四龍瀑布的入口。不過既然已到草湳,於是決定先到待老坑山賞花。

(杏花林)

下了陡坡,看到路左側崩塌的亂七八糟的土石堆,是上回從二格山下來時所走的路。今日貓空,車潮人潮似乎沒有以往的多﹔還沒到杏花林之前,在山路轉彎處已經可以望見那一片粉紅色的櫻花紅潮
;立於樹下就近觀賞時,更能感受櫻花盛開的美,大概是很久沒看到一大片花了吧。開始上了杏花山坡去賞花,杏花還沒全開,大部分都還含苞待放﹔繞到山頂,結果山頂的數株櫻花大多謝了,只留殘枝與枝頭殘花幾朵。我覺得是這兩個禮拜一直下雨的關係。去年此時的我還能霧中賞櫻,今年此時就只能望殘枝興嘆。

既然來至山巔,於是三步併做兩步又跑到了待老坑山的三角點,山路似乎比較像有人常常走了(?),不過試圖往高麗坑山前進時,沿途的登山條又是近乎少的可憐,加上竹林叢生,路線判斷不易,於是往高麗坑山一探
的想法先暫時做罷。後來又逛至去年曾在此買了一罐桂花釀的農舍,結果今年不推銷桂花釀了(據說因為賣的太好,連給客人試喝的都沒有剩下),改推金桔與楊桃膏。既然來了,當然老實不客氣的試喝了一下,金桔酸酸甜甜的很爽口,楊桃膏味道濃郁也不錯;不過我還是喜歡可以加入酒中的桂花露。

還是原路由草湳回深坑,發現了一件好玩的事:在天南宮以南有一段路沒舖柏油,在天南宮以北就都舖柏油,而且界線清楚﹔這道理很明顯,不過為什麼反而是有錢的台北市端沒舖柏油呢?倡導縣市合作,應該是可以好好的來發展這一線的觀光吧。以二格山為例:如果在北縣端已經花錢去建步道,而北市端的登山口卻是亂石一堆….

回程沿途仍不甘心的四處張望所有可能的四龍瀑布入口。在王軍寮附近往雲登山寺附近繞了一繞,沒有收穫﹔車子再往前一會,在路左側,又發現一條小徑的路口,路口處一處木牌指標寫著:”步道入口”。(這不是廢話嗎?)棄車步行走了一會,原本還聽得到水聲,走一走竟然水聲沒了﹔看得到遠方深坑市街,走這條步道應該可以直接下到深坑市區。於是決定撤退回馬路上,再度回到溪畔涼亭,不過這裡地勢已低,不太可能有瀑布了。進入涼亭找人問,沒有人知道這個什麼瀑布的﹔有人說,之前有去過一個地方,好像有個瀑布,入口就在那個有”古道”標示之處。其實我大概猜得到如果上行這個”古道”,大概可以接回剛才那個”步道入口”,就算有瀑布,好像也不是四龍瀑布。

開始漫步於這條古道之上,走不多久看到路左側有一”石碑”,石碑上字跡模糊,大概是當時參與古道修築的贊助者,設碑時間是昭和五年。繼續往上徐行,石階兩旁都值有櫻花。仔仔細細端詳這櫻花與其小小的花瓣,不知道是雨還是陰天的關係,還是櫻花本身的品種就是如此﹔在烏來、待老坑山或在這裡所看到的櫻花花朵都沒有完全展開,花朵本身已經很小,花形又縮成喇叭狀﹔在杏花林,如果要不是大株的櫻花樹整株盛開造成數大便是美的效果,其實單就櫻花本身而言也沒有特別可觀之處。無關媚日,只是曾經滄海難為水,看過日本賞櫻時節時滿城處處櫻花之後,難免就會把在台灣畫虎類犬的櫻花季給小覤了。

這條古道繼續往上,沒有如想像中的接到上方的”步道入口”,反而先接到了鎮南宮石媽祖﹔此處離上方的”步道入口”應該還有兩、三公里。不過盡興就好,今天不走了,於是好整以暇的在廟前廣場眺望附近山谷與高壓電塔傳送線路。北方山嶺最高處就是望高寮山,南深路穿過了兩山間的鞍部,越過山嶺之後就是南港山豬窟xxx﹔看到一連串的電塔,想起去年在納莉颱風來臨前,登望高寮山依著高壓線路而行但還是迷路到深坑的事。然後又看到深坑、石碇等鄉鎮就置身於景美溪與基隆河侵蝕而成的山谷中。就這樣在高處,看看山、看看水、看看在山山水水間人類的文明痕跡,閒看人文地理再加以親眼確認,真是一件令人快樂的事情。

本文日期:2002.2.3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