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半屏山上回望茶壺山與基隆山)

想要去爬半屏山已經是想了很久了,上回在爬燦光寮山的過程中,順便探訪了一下半屏山的登山口﹔而最近又從網友的資料中得知半屏山還是可以從茶壺山沿著稜線走過去,基於以上總總因素加上今天是個晴空萬里又不會太冷的天氣,所以….

下午一點多的茶壺山,結果登山的人出乎意料的多,而且在茶壺中鑽來鑽去的竟以小朋友居多。想我去年來時在茶壺口就自行止步,竟不知原來茶壺中另有洞天。
一旁的小朋友看到我們要進茶壺,就像我們說,有兩條路喔,從一條去,可以從另一條回來。而從網友的資料得知,往半屏山的路就在茶壺底部﹔半信半疑在沿著茶壺岩塊四周爬上爬下,果然從茶壺的另一頭鑽了出來。

而面前如屏風般聳立的山脈自然就是半屏山。但見從半屏山脈分支一道稜線蜿蜒向著茶壺山而來,而稜線上芒草叢被登山者踏出一條明顯的路徑。稜線兩旁俱是落石坡,相較於茶壺山而言,這樣陡急坡還算是有點難度。一開始走在稜線中,左邊看到的陰陽海、龍洞峽附近的蔚藍海岸( 其實是陰陽海),右邊觸目所及的就是以燦光寮山為主的雙溪瑞芳的界山。

(半屏山支稜(背後為半屏山) )

初期路線都稱平易且明顯,唯必須分開高及人身的芒草堆。不過20分鐘後,來到分支稜線的盡頭,但見兩條繩索從天而降,這裡約有十多公尺高近似攀岩,真正上去了,才算是上到了半屏山的屏風頂上的稜線,大屯山西峰的拉繩子跟這裡的直升坡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所以臂力不夠的,鞋子易滑的,有懼高症的,來到這裡就請自愛一點….。這段陡升坡有許多地方如果腳不夠長,蹬不上去,有時候會掛在半空中,進退不得。

上到半屏山的稜線後,其實要開始煩惱待會要如何下降﹔除此之外,走在稜線上的感覺,其實就像是在走燦光寮山、新山、筆架山等山的岩稜﹔稍微小心一點腳下所踏出的步伐,週遭群山的景色自然漂亮的目不暇給。從茶壺山走了約50分鐘沒有遮蔭的路途後,終於來到半屏山最高點,繼續沿著稜線延伸的是可通到燦光寮山腰產業道路的山徑,而燦光寮山左方的草山與其山頂上的雷達站,連在雷達站其上的人在走動都可以看的一清二處,總而言之是個視野非常好可以看的到山,也可以看的見海,還可以聽到遠方人語的山頭。不過登山客似乎不怎麼多的樣子。目視比較一下從半屏山頂分別到茶壺山與產業道路的長度,看起來還是重回茶壺山比較近的樣子,所以回程就是原路折返。

下山時,理所當然再度遇到下屏風的難題,不過小心一點走了一遭後,發現竟也沒有想像中的艱難。倒是再次回到茶壺山後,竟然找不著從茶壺這頭鑽回茶壺那頭的通道,於是在茶壺中像是無頭蒼蠅的亂闖,有些岩石裂縫還像是無底洞似的,一跌下去,好像會直直掉到地心的感覺。正在找路時,茶壺那頭有人在招呼我們,原來是想要從那頭過來這頭的人。不過這個傢伙所指引的路好像不是我們之前所走的,而且在岩縫中跳來跳去還真有點危險。後來兩組人馬在茶壺中碰面了,對方那人問我們,過了茶壺會到哪裡?我們當然告知可往半屏山。然後這個傢伙接下來講的自誇自擂的話可就妙了:

半屏山是不是還在金瓜石裡面?如果是的話,那就一定不會迷路了,因為我從小就是住在金瓜石附近的人。

我想這個傢伙一定是想在女朋友面前表現一下他是個道道地地的金瓜石人﹔只不過連半屏山都沒聽過的人,就算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金瓜石人,就算是到了半屏山之後,還是會找不著往金瓜石的路吧。後來等我們回到茶壺底部一看,原來方才我們是鑽洞過去,而不是拉繩子上壺嘴﹔還是小朋友有經驗說的對,要上茶壺頂的路原是有兩條。

本文日期:2002.1.5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