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蘭友 高雄行腳

(捏陶之樂)

居廣陶是台南六甲少數還在運作的蛇窯,也是成大蘭藝社老骨頭社員世紘的陶藝創作之所。只要南部有蘭藝社老骨頭的活動聚會,大家一定優先想到要來這裡一聚。這次北部的暉哥臨時起意帶著妻兒要南下到居廣陶來露營,星期六早上臨時又約了我和敏彥一家也從高雄來相會。不過等到大家都聚在居廣陶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半左右了。其實居廣陶庭院周邊腹地廣大,我也早想讓我家大寶來此四奔跑,看鴨看鵝,看花看草,四處遊玩。

光靠世紘夫婦要整理這不算小的園區其實很辛苦,因此我自己比較關心的是在世紘用心經營下的居廣陶園區的環境變化。雖然居廣陶常常上電視報章媒體報導,但由於六甲地處偏鄉,會特地前來的觀光客不多,無法純靠觀光收入來打造園區。因此世紘雖然心中已經有整個園區未來的藍圖,但限於人力經費,只能一步一步地改善,進度快不起來。

從朋友的角度看起來,不免要為其擔心這樣如何發展成具觀光吸引力的園區,然而經過這一次的聚會與世紘的幾次對談。了解世紘把經營園區內化成自身的「生活模組」這樣的態度,反而覺得擔心是多餘的。如果經營園區已經像是吃飯睡覺那樣自然的事情;那順時而作,依時而息,隨時隨緣隨喜,沒有過份的欲求,那麼自然就可以有范仲淹的「不為物喜,不為己悲了」的胸懷了。

不過朋友之間多少還是會關心居廣陶的變化。自從八月在台北聚會後,世紘在Facebook社團中提到居廣陶把兩個水池整理一下,並且搭建了兩座木造平台,還可以在平台上露營,歡迎大家南下聚會。於是便有了這次暉哥臨時起意要去居廣陶,但也因此有許多人沒跟到。我對居廣陶這兩座木造平台倒是很有興趣,所以星期六早上科伯一約,我當下便答應前往。

(愛搗蛋的小朋友跑一跑就跌倒了)

世紘從林鳳營車站把我們父子接到居廣陶後,我獨自信步往五星級紅磚廁所方向走去,發現一些以前所未曾觀察過的事物,連腐朽破敗的都自有其美:如主屋的烘穀小閣樓、後院的土确厝與磚瓦的組合、傾頹的竹編屋頂與磚門、層疊薄瓦與壓瓦磚等。雖然殘破,不過卻有一種正在期待重生的感覺。這幾年我如果算是有所增長,或許就是在看東西的敏銳度不同了。以前不會注意的,過眼即忘的,現在都會發覺其有趣之處。當然也有一種看得越多,越覺得自身見識之不足的感慨。

後來我們果然去看了那兩座經過整理的水池。木造平台果然增加了親水性,但最主要是水池岸邊的雜物雜草清理乾淨了,水池中重新佈有水生植物。鵝群會沿著水池邊繞場一周散步,綠頭鴨有時會躲進草叢間不像之前那麼喜歡拋頭露面。至於水池中有一個小島是水鳥最喜歡的棲身之所,紅冠水雞會突然從小島中衝出來一溜煙又不見了。園區的幾座水池已成為候鳥每年固定會來棲息之地。

大寶想要玩水,就在世紘阿伯的牽引下,到池邊小探一下即止。

我跟世紘提到剛剛在後院所見的雖然傾頹但蘊含生機的磚瓦屋舍。世紘像是遇到知音般,便開始導引我看整個園區,然後侃侃而談他腦海中的居廣陶規劃藍圖:現在水池邊的水溝已經做好了,有個阻隔,外頭的水便不會漫進來。園區東南邊築起了紅磚長城當作圍牆。世紘目前正在建構的就是園區的水循環系統,這要花點時間等待土堤逐漸硬實;但是環繞園區的水道系統已經陸續鋪設了。世紘導引我去看幾個轉角處用紅磚打造的溝渠與已經埋設的水管出口。

這些水土保持的建設都需要時間,不能操之過急。而且都是必須自己長期投注心力規劃、體力勞動,與資金。世紘說因為整個打造園區的構想已經跟他的生活融合在一起,就無所謂生活勞累。就好像農夫必須耕田插秧、學生必須讀書考試,順應自然樂天知命的感覺。居廣陶所走的路跟都市上班族的生活型態截然不同,也因此他很感謝老婆潔雯願意跟他一起在居廣陶過這種「生活模組」,無怨無悔。

(居廣陶夜談)

世紘引領著我來到西北側,這裡有一排檸檬桉的小樹種植在護堤上,以跟鄰居的水池有所區隔,將來樹長大之後也可以隔絕附近傳來的養豬味道。世紘也提到想在後院之間蓋幾間紅磚瓦厝當作客人的住宿之所,一方面方便藝術家駐廠,而若有朋友來也可以留宿於此,晚上不必急著趕回都市。

這時候晴玉抱著大寶還有小CC也過來了,原來剛剛大寶被狗給嚇哭了。我們一行走過一畦甘蔗田,旁邊有一株山芭樂開著白花,然後來到大門入口。草地上有一台奇形怪狀的機器當作園區入口招牌。世紘說這是「割木機」。我這個都市人理所當然沒見過。

再度從入口走進園區來,覺得這一條小路上的兩排樹木更是高大,林蔭隧道的感覺更深了。

敏彥一家也來會合了,帶來的烤鴨與中油冰棒。大人在屋裏頭吃烤鴨配冰棒,小朋友就在外頭庭院打羽毛球。我家大寶喜歡亂跑一通,每每穿梭於羽毛球陣中鬧場,讓哥哥姊姊打球打得不盡興。

吃完晚餐後,我和世紘繼續聊起居廣陶之於六甲的發展。我記得曾經看到這附近有幾間以磚窯為主題的庭園餐廳,有一間好像就叫做紅磚森林。世紘說那些餐廳最後都做不長久,收起來了。世紘的意思還是認為居廣陶該走文史路線才是長久之計。關於這個,我用智慧型手機上網馬上展示了我去過的幾個社區營造的例子給世紘參考,譬如屏東的崇蘭社區、嘉義新港的板頭窯橋仔頭文史協會與白樹社區等。所以冬烘先生的旅遊看似漫無目的,其實背後自成一套章法,一旦時機成熟,馬上就可端出來。我提了一個想法,把全省的觀光磚窯廠串連起來;不過世紘認為現在還無法跟人家談合作。而且社區營造的關鍵點在於必須取得共識。世紘認為有一些社區共識甚至是在不同意見的衝突之下所產生的。

不過文史之路會不會有曲高和寡之虞?後來我從另一個朋友聽到一個應該是可被接受的說法:來自大都市的觀光客,他們其實要的不是「鄉土味」,而是「鄉村風」。鄉村風格可以是很很時尚的。

總之,關於居廣陶的發展之路還長的很,而且在居廣陶的一草一木已經融入他的「生活模組」了,還是要盡量維持世紘心中的那份原汁原味才好。

夜色漸深,常暉一家要在庭院中露營,我和大寶則要告辭回高雄。臨別前,我記起世紘說園區有螢火蟲,便說沒看到螢火蟲就不回去了。其實現在9月這個季節應該鮮少有螢火蟲吧?世紘說:有的(就像日劇Hero中的酒保那麼有自信),便帶我們到水池附近。果然看到有幾隻螢火蟲在飛舞。於是我們父子心滿意足而回。

隔天星期天反正無事,而暉哥一家和科伯等友人也都還在台南,於是我便又帶昨天來不及前來的老婆和二寶來居廣陶走走。最主要是要讓大家見識一下可愛的二寶,如果還沒「綁」起來的,也是可以再考慮增產報國。

兩年前北上路經居廣陶,老婆曾經在此留下捏陶粗胚,作品看起來像是一個歪脖子茶海。本以為老闆已經把陶土回收了,但老闆娘問了我們作品的時間,回頭就把那個作品取出來了,想不到還留著。上釉之後,覺得還不賴。只是拿回家之後,發現當茶海,壺口太廣不好倒水;當花瓶,瓶身太短。所以就真的只能擺起來當「花瓶」裝飾囉,正所謂無用之用,大矣。

(科伯抱著大寶與二寶)

本文日期:2011.9.17,18 | 高雄行腳 | 相簿 | MPS(GPS)


林鳳營車站到六甲居廣陶交通路線圖 | Google map | 居廣陶生態園區圖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