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至於禮拜天往土城清水大尖山,也純粹是因為自己也沒有事先規劃的關係,所以剛才罵人的話,馬上就用來罵到自己。打籃球打到下午一、兩點,剩下沒多少的下午時光,要不是天氣大好,其實光是打籃球的活動量也足夠多到讓人躺平。剩下不到四個小時的下午時光,只好爬爬郊山。

不過就算已經打定主意,對於土城清水大尖山,是不用期待有太美好的景緻,這點我是早有認知,大概就是信義區的象山、景美仙跡岩、中和烘爐地之類早覺會之類的山。中和到土城,左轉青雲路,問了三、四次人,才找著登山口,這真的已經升格為市的土城該做的事嗎?還是土城不鼓勵外地人來爬只屬於土城人當做運動健行用的山?沒有路標、登山口沒有指標,雖然知道的人還是知道。告訴我方向的人說,往Life超商的巷子上坡去就對了….。對我來說,市區的郊山這麼難找,還真是不習慣。

20分鐘後,上到清水大尖山頂,山頂上有一座高壓電塔。續往二尖山走,附近叉路多,問了一下附近做運動的人往二尖山頭的路。他們都說:

不知道!!!

其實後來我又往前走了一會兒,不到兩分鐘上到一個小坡,再遇一座鐵塔,這就是二尖山。可說大家是在二尖山頭而不自知,有點扯。大尖山和二尖山頭各有一座高壓電塔,高壓電線把兩座山頭連接起來。從山頭退下來,跟那群運動的人聊起二尖與大尖與自己在這附近胡亂闖了一遭的心得﹔他們正在啃菱角….。總而言之,盛情難卻、卻之不恭、恭敬不如從命,我擔負起必須在天黑前跟他們一起把菱角解決完畢的艱鉅任務。

這群人對我遠從南港過來以及我爬山的心態感到十分好奇,。後來再一聊,原來大家都是南部人在台北。這又是標準的English man in New York。菱角吃太慢連吃飯都搶輸人(阿共仔打過來時到時可能沒得吃)、到底要存到多少錢才算是有錢人(阿共仔打過來對有錢人比較有影響)….為什麼他們會提到這些阿共仔的話題,不得而知﹔不過我的專長之一就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閒扯淡我可不輸人。至於我自己閒扯淡事後的感想是,台南人的我的台語因為在台北很少講,漸漸地不太輪轉了。

本文日期:2001.12.9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