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上個禮拜到八連溪谷看楓紅,有人沒跟到,一臉很抱歉的樣子﹔這禮拜特地再往滿月圓去,心想滿月圓應該還有楓紅吧,這當然是以去年的經驗來說。老實說,這一年只看得一次楓紅,對我等風流雅士來說也是不能滿足的。

有大雨特報的下午,天空飄著小雨,過了三峽之後,風卻轉大了些,湊合往插角續往滿月圓方面的路(北107),塌的亂七八糟,許多地方路基流失,以鐵板舖成路面充數﹔此路入口處還寫著:妄入者後果自行負責。有點莫名其妙,對於生活在裡面的居民與觀光業,九月的颱風造成的災害現在還沒修好,到底要叫他們怎麼辦?

說到去年楓紅,因為村上春樹的書看完了,出恭時一時手中無書,隨手拾起案上擱置許久”反經”﹔一翻,原來去年拾回的楓葉恰藏在此,正好跟今年八連溪楓葉所藏之處”神的孩子都在跳舞”一書比鄰而居。一年沒看到收藏的楓葉,就可知這本書是多久沒翻了,慚愧慚愧。

(滿月圓之楓)

到得了滿月圓已經是下午三點半,陰雨又強風的山谷中,使得週遭的環境顯得更幽暗。滿月圓的入口好像又在整修,從入口到自然導引步道之前,風甚強,風聲迴盪谷中呼呼作響,開始後悔今天到得太晚。來到去年在蚋子溪畔看到最多楓紅的那顆楓樹,只見枯枝上殘留幾片枯葉。行至此,對於滿月圓楓紅開始不抱樂觀。來到自然導引步道,考慮到天黑的時間,決定捨處女瀑布,就自然導引步道,因為說不定這裡還有楓葉。

楓葉,其實還是有的。只是全紅的株數較少,不計較的話,整株黃澄的楓葉欣賞起來其實也還不錯。在柳杉林中的自然導引步道,(去年我有批評說荒於修補),竟然不知什麼舖起了水泥步道,這樣還算什麼自然啊?只好視而不見,不過在林中的好處是,谷中的強風完全進不來,因此還是聽得到聲郭郭、聲啾啾的鳥鳴。

到了涼亭附近,這裡同去年一樣,還有不錯的楓紅可賞。至此,整條步道都堆滿楓葉,踏著、踢著地上的落葉徐行,好一個落葉的秋。又行一會,好像少了一個涼亭,就是去年看到兩個女孩賞楓之處﹔原本期望在這裡看到的楓紅落了個空。結論是,今年的楓葉紅的較早。

滿月圓瀑布前的滿足小橋附近溪谷,還有不錯的楓景。從滿足小橋退回服務中心的路,也就是蚋子溪沿岸,還有全株紅葉的楓,這都是去年所沒有注意到。至於最後的機會,遊客中心步道兩旁的楓,葉也大多掉光了﹔惟獨剩下一株最紅也很茂密的楓在步道頂端處。當楓紅少時,能看到這樣多的紅葉已經是難能可貴。

(Spring of ArashiYama)

想到今年四月在日本京都看櫻花時,整個城市滿是櫻花看到會膩,當時看櫻花,要求其形態、顏色、與週遭環境的搭配….。前陣子還從電視上看到京都嵐山深秋的模樣,當時還想說秋天要到嵐山泡湯賞楓….

走回出口時,一時無話,那麼就唱歌吧,此情此景當然要唱秋天的歌。秋天的歌首先想到的就是秋意上心頭﹔後來我又唱起西風的話﹔旁邊的人卻接起靜夜星空來了(這應該是夏天的歌吧,我想)。五點半來到停車處,天已經全黑了。這時卻發生跟去年相同的情節,有一個人跑來問我們,滿月圓的入口在哪?怎麼搞的,已經這麼晚了,裡面也已經伸手不見五指,更遑論看楓葉、看瀑布,難道這些人旅行都不規劃的嗎?
本文日期:2001.12.8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