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從中正山走到大屯西峰這次是第二次,上一次走時初期還想說應該帶個親友團來走,不過後來那個登上西峰、南峰鞍部的陡坡讓我提早打消這個念頭,並且決定如果要再來爬大屯西峰一定不要再從中正山來。事隔一年,昔日揮汗如雨的痛苦記憶好像已經消散,中正山往大屯西峰前段的優美又讓我蠢蠢欲動,於是帶著尚未體驗此路線的導遊小姐也來感受一下在陽明山中少有的較原始的路段。

此次來,中正山的舊水泥觀景樓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新式的木造平台。而導遊小姐已經五、六年沒來過中正山,所以甚至連十八份至中正山的石階步道都沒見過。當然導遊小姐一開始步入此路線,對於沿途山林步道類似巴福越嶺的的感覺,也是頗為驚喜。(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條初次的縱走路線,會拿來與其他林中步道比較,對我來說這條初戀的步道是阿溪縱走)。

在路線的中途休息點(事實上只是林中一處較開闊的平地),”又”遇到有一大群人在煮東西吃。看到我們走上來,就直說東西剛煮完,來不及讓我們分享;後來又說要煮左岸咖啡請我們。雖然我們因為不太好意思而婉拒,不過看到這群不認識的人如此盛情款款,大概我也是順便沾了導遊小姐的光吧。

路線沿途見多處坍塌,不過由於已有山友架設攀附繩索,反而讓此路線增加原始挑戰性。導遊小姐初時還覺得:路線的難易度不過爾爾(她忘記了是誰在背飲水、芭樂….);後來到了落葉坡,這條當時就令我很痛苦的路段,如今因為背包裏的礦泉水、芭樂、漢堡、加上導遊小姐不啃不可的….雞腳(說什麼雞腳中的膠質可以讓那裡長大;早就沒救了吧,我想),而讓我氣喘呼呼。

上到落葉坡的中途遇到叉路,印象中應該要在此折向左往大屯西峰;不過卻見繩索還是由陡坡垂降而下。非常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選擇陡上,雖然最後證明果然這樣的選擇是對的,不過這陡坡還真的比我印象中長許多。

在大屯坪附近的叉路口,看到很多隊伍都是來爬大屯西峰。不過如我所說的,要爬大屯西峰,還是要從二子坪或大屯主峰過來,才不會還沒登山前就先走一段難走的路。不過身輕如燕的導遊小姐根本不把這需要拉繩索的大屯西峰當作一回事。其實是這一段陡坡最近多增加了架設繩索的欄杆,間接的降低了拉繩索的難度;厲害的話,應該要去拉另外一邊沒欄杆的繩索才能顯現攀岩的功力。

到了山巔,景觀無須多言,視野非常好就是了,反正有人醉翁之意不在酒;第三次上得大屯西峰,到底山上多了什麼,少了什麼,恐怕都是茫然不知。說到這裡,以前我最恨在山上看到情侶旁若無人的卿卿我我(絹絲瀑布觀音山草嶺古道),現在我也失去立場去講別人。

(中正山竹子湖布道至大屯南峰間的芒草)
因為要盡速下山去洗溫泉,回程時同去年一般選擇從芒草堆中穿越小山頭,接回竹子湖第一登山口往中正山的路。不同以往的是:芒草搖曳中的路徑已經清楚的很,大概是越來越多人走的關係,硬生生的在芒草花堆中被中分出一條小徑。夕陽西照下,從小徑望過山後,還可看到關渡淡水河。

後來接回到竹子湖登中正山步道,又發現石板步道正在整修中。這幾次一直看到在山中不斷的舖設石板步道,對於環境的影響真的也懶的再提了;不過導遊小姐和我共同的想法是,這條步道千萬不要延伸穿越過剛才那片美麗的芒草花….。

回到觀景台看夕陽,紅紅的太陽正準備落入觀音山之下。如果在夏天,是會看到夕陽落入較北方的台灣海峽,屆時整個海面是一片金光閃閃的喔。我對著身邊的導遊小姐如是說。

本文日期:2001.11.23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