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早上起來,喉嚨有點痛,好像感冒了。結果一個早上鼻水流不停。大概昨天早上打過球後,開始為了思考以Javascript的class implement SWF’s Delta Data XML’s format,雖然最後想出了方法,寫下足以流傳後世的虛擬碼(pseudo code)手稿,不過卻因此賠上了我的健康。(好像太誇張了)

總而言之,雖然從早上開始一直都是陰天,不過今天很早我就立定志向,一定要去爬樹林的大同山到青龍嶺,如果不早一點做決定,大概我還是會往陽明山跑吧。不過幸好今天沒去陽明山,看了午間新聞才知道,馬英九在小油坑那裡辦了個路跑,陽明山實施交通管制。不過我真的很討厭往中永和方向走,交通亂、紅燈多,沿途都是都市叢林,從南港到樹林短短25km光是車程竟然花了我70分鐘。到樹林後,一時找不到往南寮福德宮的路,以後應該是要往保安街上去才是﹔不過今天還是從樹德街旁的小路看到一個奇怪隱蔽的路口,路口插了KMT的黨旗,一時莫名所以,反正還是先上去看看再說。這是個陡坡,如果機車後座載了個胖女人,一定會翻觔斗,也無法談得上所謂的耐操、好擋、拼第一。上到陡坡,就是南寮福德宮的山門。之前的疑問的解答是:KMT的樹林黨部在廟裡面開會。我經過會場旁時還聽到,我們要恢復往日之光榮之類的話。在我看來,百足之蟲雖然死而不僵,不過我看也…火燒菇寮全無望。看到KMT專挑名山聖地開會,讓我想起多年前(1988?),那時我跟去插花,事實上是去日月潭玩的往事,那年我十九歲。

廟中雖然有往大同山青龍嶺的牌示,不過往上一走竟然來到一個墓園。左看右看沒路,正要拾級而下,突然遇到人問路,也是想要去爬山。不過因為我也是第一次來,所以我就胡謅一番說,往上走沒路了,應該要從山門前柏油萵V~續往前開就會看到登山口,來回約要兩小時。後來我發現我謅的還不算離譜,不過老實說墓園旁還有一小門可以通到後山的柏油路,而從福德宮到青龍嶺還有一大段距離。順著山路往上繞啊繞,附近的山坡都是…好兄弟之家,有些蓋富麗堂皇、古色古香,不知道活著的人天天看了會有什麼滋味。來到一個看似置高點,有許多攤販聚集的地方,我直覺的停好了車,果然看到了往大同山的牌示。走了約十五分鐘,來到了大同山山頂的涼亭,標高237公尺。這裡的展望是北方的台北與板橋,如果沒看到台北的地標XX三越,大概我會把大屯山區當作觀音山吧。當然我還沒有到那麼痴呆的地步,找到觀音山之後,定位觀音山之前的林口台地,果然是蠻平的台一大片台地,這一次終於有這果然不愧就是林口台地的感覺。

老實說,這附近的山,不是好兄弟之家就是農地與果園,一點也不優雅。後來從大同山下來,準備到青龍嶺(?),不過怎麼高度會往下降?現在的下坡的快樂就是待會準備還要流汗往上爬的預告。後來一直下到一處果園,附近還有高壓電塔線路經過,看到路左有一不明顯叉路往我所認知的青龍嶺方向而去,跟高壓電線路方向一致﹔而路之右前方有石板路來會。經驗與我靈敏的方向感告訴我,應該不是右前方的康莊大道。所以我選擇了往不明顯的小徑,開始自以為是的探路之旅。不過途中還是遇到人,雖然是這種穿越竹林荒山的小徑,還是有人在走(老實說,我覺得可能有很多人在走),經過詢問之後,告知此去青龍嶺約有二十分鐘路程。後來出了竹林,果然看到往青龍嶺的標示,而右方又有一石階步道直直往下不知通到何處?

真的開始再度往上爬坡,汗流浹背不用說了。到了快靠近山頂時,人的活動聲變的多了起來,心想會有人這麼辛苦在山頂擺攤子嗎?路旁還有一個告示,貼著台北縣登山協會五月份到八月份的活動內容。稍微看了一下裡面有上次在太平山時Tina提議的合歡主東峰(也含石門山),與瑞庭提議的苗栗加里山等等。看看佈告….怎麼沒有風啊…天氣可真是悶熱…看來是快下雨了…,總而言之,奇怪山頂為什麼會有攤販擺設小鋼珠彈珠台?還有賣衣服的、賣金桔檸檬的、黑輪香腸的,這些人是從哪裡來的?穿出攤販布棚一看,咦?這不是我方才停車的廣場嗎?原來這就是青龍嶺啊。想不到我繞了一圈又回到這裡來,這一路走來總共約四十分鐘。

取車時,天空開始飄雨,故意不著雨衣,淋著雨下山。從樹林中華路附近右轉城林大橋經土城取三號省道往北,這裡好像非常接近火鍋料小妹的家,不過她今天應該去約會了。雨還是繼續的飄著,看來我的病可能會加重。

本文日期:2001.7.8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