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台北的天氣已經變成早上炎熱的大晴天,而午後一點多開始會下陣雨的標準夏季天氣。這一點對我這個一向下午出門的人實在有重大的影響。NBA昨天結束了,最後一場比賽缺少一點緊張與刺激,因為一開始就註定Lakers要贏球,76ers的氣力早就放盡,困獸之鬥的戲碼實在令人意興闌珊。印象中最好看的冠軍戰應該是公牛隊對爵士隊,Michael Jordan在第六戰中最後幾秒反敗為勝的投籃吧。在那一場經典比賽中,讓我見識到了Michael Jordan連續的三個假動作晃過了好多人在籃框下把球拋上去得分的精采動作。這也就是,雖然我平常一個人時都是練習中距離跳投,但是跟別人一起打時一定要在籃下單打對手的原因。因為運用智慧與技巧騙過對手,要比起單單靠精確度得分要來的有趣的多。

  昨天還有另一個節目也結束了,十年前製作的東京愛情故事在緯來的重播結束了。肥皂劇中的經典,隨著年紀的增長,每一次看過的重播會給人不同的感受漸漸地可以了解為什麼在日本人編的故事(小說、漫畫、電視劇)中的好男人大部分都是優柔寡斷、猶豫不決的個性。當女人自主性越高,就越襯托出某些男人心中軟弱的那一面之不堪。

  但是以上這些東西跟我去爬汐止大尖山是一點關係也沒有。原本一點多下的雨,大概在兩點多停了,然而後來決定出門是三點的事,去年到秀天宮來也是六月的事吧,那天下午的雨也是斷斷續續的下。而車子在勤進路上跑時,每次上到秀天宮之前的山坡路時總會想,到底為什麼人類會在這麼陡峭的山坡地蓋這麼密集的住宅?汐止之前淹大水,導致附近房價跌了一些。我想冥冥之中一定有一種定律在平衡吧。商人們利用好山好水想要在山坡地多蓋些房子,但是山坡地失去了樹木,水土保持功能失去了,因為淹水的關係,結果蓋好的房子賣不出去。

總而言之,停好了車,向附近賣香腸黑輪的人確定登山路線,從秀天宮左側開始上山。山還沒開始爬,就有兩件事要讓我感嘆。第一個是廁所的骯髒,第二個是登山的指標的毀損。關於廁所,我想如果有人開始發明一種方法讓廁所能夠不要那麼快就弄髒,或是可以很容易被清理乾淨的話,一定是人類跨時代的進步。至於登山指標,外來的人如果不問人想要自己找到登山口,我想大概要先走很多冤枉路。觀光是最乾淨的工業,不過眼目所及的一切令人感覺很無力…。

登山石板步道與兩旁林蔭倒是很難令人挑剔,沿著稜線往上走,青翠的杉林與亂吵一把的夏季鳴蟲,雖然雨是微微的下,算是陽明山之外少有的清爽步道,這樣一講,這條步道倒是跟走紗帽山步道感覺很像。話說如此,沒有太陽,竟然還是走的汗流浹背,看來是我太小看這大尖山了﹔其實還是有很多段都是很陡直的往上。爬此山的人應該算是普通的多吧,山頂的感覺也很舒服,開闊而明朗,連基隆外海都看的清楚;至於從基隆到汐止這一帶處於山與山間的基隆河谷,滿坑滿谷的建築是人類戕害山與河的痕跡,許多建築物由於不景氣的關係蓋到一半就停止了。

東方科學園區那兩棟遭到火災光顧的高聳建築,在這裡居高臨下,看的非常清楚。如果以神的角度來看世間一切,大概會覺得人類的愚蠢與不可救藥。登山本來應該會帶人進入超然物外,冷眼看世間的情境。不過還是有人就算到了名山聖水,言談之中還是充滿對紅塵俗事的牽掛。我在山頂圖根點看著遠方海外基隆嶼時,一旁三個歐里桑與歐巴桑正在談論兒女經:不外乎現在的小孩不會想,所以當父母的只好多替他們想一些﹔但是令人心寒的是這些小孩反而不領情﹔當父母的為了小孩好,只好另外找一些間接婉轉的方式暗中的幫小孩子安排一切,希望小孩們的生活能夠順遂。雖然兒女不領情,但是兒女是緣也是債,沒有任何回饋的做著做著,心中還是充滿怨懟,於是藉著登山時向同樣都飽受兒女債折磨的同伴一次全部發洩出來。在一旁的我,聲音是自動鑽入我的耳朵,不聽都不行,感覺有點煞風景。

移到另外一邊的石椅去休憩喝茶擦汗去也。耳根一清靜下來,這裡其實是很清爽的一個小山巔。下山的路上,還有很多人在往上爬﹔回到秀天宮,西方天空與其下的山河大地陽光燦爛耀眼,但是秀天宮這裡卻還有細雨微微的飄著。

本文日期:2001.6.17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