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橘色移動

(聚北海道昆布鍋的生日歌)

標題「蘆洲線的卡農」跟本文內容所提到的生日記事其實是,一點關係也沒有(好久沒有用這個詞了)。我最近又橘色移動到台北。首次搭乘捷運蘆洲線,本來是想避開在台北車站這個交通大樞紐換車;豈料蘆洲線的各站在上下班時段車廂跟板南線一樣擁擠,尤其是終點忠孝新生站要換板南線並不比在台北車站容易。而當時擠在捷運車廂人堆中聽著音樂的我,從耳機放出來的卻是舒緩的曲調-卡農。擁擠與舒緩,真是強烈的「對比」。果然在本文中,接下來也會連續出現更多「對比」。

第一個對比是,生日前夕大老遠來到淡水朋友Ada家作客。當時Ada有正事要忙,也希望我可以幫上忙。不過他想到我遠道而來,又是我生日前夕,所以特地下廚煮麵。我想他煮麵花的時間,應該可以把正事解決一大半了,或許可以因此用不著我幫忙了。

第二個對比是:後來麵煮好端上桌,Ada說這是祝賀我生日的「壽麵」,特地加了他媽媽從苗栗帶上來的絲瓜。只不過這麵用的是泡麵,得趕快吃,怕麵會爛掉。有經過伯母加持的絲瓜,與阿達庫存的泡麵當祝賀我生日的壽麵,這也是很強烈的對比。如果是蛋黃麵或是關廟麵來當壽麵,至少壽星的感覺會好一點吧。當然看在伯母絲瓜與Ada親自下廚的份上,壽星也得寬宏大量些。

(江老師精心準備的壽麵)

生日當晚,昔日成大蘭藝社社團的學弟妹們在南京松江站附近找家店要幫我慶生,於是我又搭乘蘆洲線赴約。本來學妹Cool屬意田中園,但是先到的另一位學妹Sarah覺得店中看漫畫的國中生太多,氣氛不對,所以想換一家店,後來就找到聚北海道昆布鍋的南京東路店。兩年前Ada的生日聚餐也是在敦南誠品樓下的「聚」,看來這家店頗適合作為生日聚會場所。這其中必有緣故,今日我這個壽星且來好好體驗一番。不過Cool當初會想到在青少年聚集的地方當作一個中年男子生日聚會的場所,也真是一個強烈對比啊。

果然「聚」在飯後有為壽星提供一份「生日冰」,其實就是蛋糕型的水果刨冰。而且也有為壽星唱歌祝賀的餘興節目。本來我還有點害羞,因為不習慣有人在大庭廣眾為我唱生日快樂歌,後來轉個念頭,其實也沒有大不了的,不妨就當作自娛娛人吧。餘興節目進行的過程是這樣的:服務人員會為壽星準備一頂生日蛋糕帽,以及一個假的生日蛋糕,這個蛋糕上點著一個小燈泡。服務人員會帶來鈴鼓類的道具,並要壽星的朋友在唱生日快樂的過程中,隨著節拍起鬨吆喝。所以整個場面就會很熱鬧了,就像上頭的影片。

不過那個假蛋糕的燈泡是可以吹滅的,但是我卻怎麼也吹不滅,因此被嘲笑丹田無力。所以看來壽星還是有點放不開啊。熱情的服務人員與放不開的人面壽星,也是強烈的對比。

(聚北海道昆布鍋的生日冰與iphone蠟燭)

唱完歌後準備對那個生日冰開動,Cool拿出iphone開啟「蠟燭」App,真是很另類的生日蠟燭啊。而且也是可以吹熄的,只能說現在的智慧型手機真是太厲害了。不過手機中的蠟燭怎麼看起來偏「冷光」色調,是不是選錯了情境啊?

其實以往蘭藝社朋友的生日聚餐,都是拿來當作我們想要玩撲克牌的好理由,而我們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天然茶莊。守禮拿出皮包中的一張相片,那應該是八年前Cool的生日,大家在天然茶莊聚會的合照,相片中大家看來都很年輕。事隔多年大夥各自結婚生子南北一方,連我兒子都已經會為我唱生日快樂歌了。而且就算好不容易有個聚會,但能夠到場的朋友越來越少了。至於昔日與天然茶莊的老闆因常去而相熟,現在也不知道茶莊是否依然?

(大寶唱的生日快樂歌)

本文日期:2011.7.1 | 橘色移動 | 相簿


聚北海道昆布鍋南京東路店-檢視較大的地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