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每年到了台北最悶熱的季節,就是冬烘先生開始慵懶的時候﹔於是以慵懶加上看NBA季後賽為藉口,不想出遊、寫不出文章、不想動、連規劃旅行都懶的規劃。(不過最近很想去中橫太魯閣走走。)我已經邁入怕熱的標準中年男子典型。而每年到了這個季節就是二子坪蝴蝶花廊蝴蝶開始飛舞的時候,翻翻旅行日誌,去年和前年的五月果然都有到二子坪來,而且日記中可以發現當時我都是熱到頭昏腦脹,不知所云。今天中午受不了悶熱,先take a shower才出門,天氣一直熱到轉過了竹子湖之後的陽金公路,到了雲霧瀰漫與不知是雲還是煙的小油坑的硫磺吞吐口。不過天氣很奇怪的,過了大屯山鞍部,雲霧再度散開了,所以天氣又成為黏黏的大熱天。來台北已經快三年,巴拉卡公路也不知走過幾回,所以已經不會被百拉卡公路的綠色隧道震撼到,不管是晴天來、雨天來,還是晚上來。一個人來,兩個人,很多人一起來。糟糕,我快熱瘋了。

躲入蝴蝶花廊的樹蔭下之後,果然涼爽多了。蝴蝶的數目很奇怪的,公路上比停車場多,停車場中比蝴蝶花廊中多﹔隨著越深入,蝴蝶數目就越遞減,後來到了二子坪,就幾乎看不到了蝴蝶的蹤影。蝴蝶花廊只要人少些,小孩子的亂跑亂動少些,男人的汗臭味少些,女人嘰哩呱啦聲少些﹔單就林道本身而言還是一個很可以思考的地方,今天我利用人少的空檔好不容易悟出了一個道理:利他與自私對於心理的影響(有感而發,除了我之外,大概沒人懂我到底在想什麼邏輯。)大太陽下的二子坪很多人,很多人在排隊,很多人在排隊等著上廁所,如此而已。由於參考eaga網友的網頁知道原來翻過前面這座山(二子山)就可以接到于右任墓園附近,所以一直很想試試看。不過從廁所右側開始走,走到石阪盡頭進入草叢,竹林,卻是一路下坡。感覺雖然不對頭,因為本來想先登上二子山,結果卻延著乾涸的溪谷下切,除了一小段高繞(好像是原本的路斷掉了),就是一路滑,一直滑到縣101甲。為什麼會這樣?除了一路上是看著登山隊綁著的布條前進之外,大概我也認為就算今天不上二子山也無所謂吧。穿過箭竹林時,有點怕會不會有蛇從草叢中跑出來、竹枝上掉下來。不過走不到十五分鐘,就已經聽到車子往來呼嘯而過的聲音。

後來穿出樹林,從山坡”跳”到縣101甲的路上,這時候雖然是走在柏油路上,雖然陽光還是熱辣辣的照下來,不過由於行走時不用去管路起伏,車輛也不會太多,所以真是很舒服的走路﹔讓我想到在京都洛西從金閣寺走到龍安寺的那一段櫻花夾道的山路。這時我的另外一個體會是:出外玩,至少要選一段路用走的好好享受一下漫步與自然同在的愉悅。特地上于右任墓去看看,不知道有多少人還知道于右任的事。至少我就不知道﹔這又讓我想起國民黨最近以小蔣的話剪輯而成的廣告﹔雖然小蔣的事我也忘了差不多了﹔比較有記憶的是,去世的隔天,當時我南一中,高三,學校還是照常在曾文水庫的高三自強活動,我因此對1月13日這一天特別有印象。我要說的是,雖然典範在夙昔,不過國民黨廣告中那段話還真令人蠻感動(會不會因此投票給他們又是另一回事)。古聖先賢們由於生於憂患,所以個個理想崇高,連死後也要葬在這麼一個視野寬廣的巴拉卡山區﹔但,就算是望穿台灣海峽,又能拿對岸怎麼樣?今天中午的消息是:李先生時代拿錢去買的馬X頓,又要跟中共復交了。

走路旅行很多好處,時時都可能有新發現。有一隻雞竟然從路邊樹叢跑出來,看到我又縮回樹叢中。仔細一看,樹叢中好像還雞影幢幢,但是附近好像並無住家或土雞城。我一走開,竟然就開始大聲的啼叫起床號﹔我看這隻公雞搞不清楚狀況,下午三四點起床,真是日子過的太悠閒了,可能跟最近失業率突破百分之四有關。走著走著看到天空中有風箏在飄著,心中意會到大屯山自然公園不遠。本來不對公園抱持任何期望,後來才發現,園中的杜鵑花現在正是開的最漂亮的時候。以前雖然來此多次,但從來都沒有意會到大屯山自然公園種了這麼多杜鵑。跟我印象中的淡淡三月天盛開的杜鵑花好像不太搭。為了賞杜鵑,特地把公園好好的繞了一圈,也走到一條從未走過的外環步道,步道旁除了杜鵑花,還有又稱”王不留行”的紫色野牡丹小花開在草地上。不小心經過三個歐巴桑旁,其中有一個理了個光頭,正好被我看到她正把假髮拿下來整理。恐怖喔,這又讓我想到一個泡麵的廣告。

回到遊客中心,這裡已經不太一樣了,車子不能停下來了,一律停到不遠處的停車場。想也是,坡太陡了,會車不方便嘛!上完廁所,第一次進到遊客中心,看到關於藍染的介紹。這才知道菁山路的由來原來跟藍染有關,看來台灣的歷史也得好好研究才是。外環步道的出口在菜公坑山的登山口附近。奇怪,以前都沒有注意到。從日本回來之後,我的觀察力也得好好在加強才行了。

本文日期:2001.5.27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