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大屯山腳(pm2:46)–>二子坪(pm3:11)–>面天山登山口(pm3:31)–>面天山頂(pm3:51)–>向天山,面天山登山口(pm5:06)–>大屯山腳(pm5:46)

(向天山看淡水)

四月一日愚人節,往北或往東走?結果是往陽明山。因為要跟Sarah拿相機之故,所以選擇往北﹔又因為學習如何操作單眼相機花了一點時間,上到大屯山腳已經快三點了。天空本來晴朗,過了竹子湖卻開始起霧飄雨,一直到大屯山腳,四周朦朧,淒風夾雜冷雨依舊。本來的目的是要在晴天攀登面天山,因為之前那一次在面天山頂是霧濃的伸手不見五指,所以當時又許下了心願,一定要再來面天山,不過同時也由於對於那六百公尺的陡坡印象深刻,所以遲遲不敢動身。不過看樣子選擇在愚人節出遊,注定是要被老天爺愚弄。

陽金公路陽明公園往竹子湖段路旁仍有櫻花樹盛開,頗值一觀。雖然天氣陰晴不定,往二子坪遊客仍是絡繹於途。由二子坪續往霧中前行,進入松林中,而霧漸散﹔捨車道,就松林棧道,小橋流水曲折處,卻有杜鵑花叢沿途夾道盛開。從竹林出,行不一會,即至面天山登山口。雖然只有六百公尺,真的是短短的六百公尺,不過真是難熬的六百公尺,簡而言之,是直線上升的六百公尺,令人難忘的六百公尺。有數群人,老弱婦孺皆有,也正在努力的往上爬哩。我一一的超越他們,後來到了山頂,上面的雲霧瞬息萬變,有時候陽光會突然露出來,有時候強風又會帶來雲霧把整個山頂遮掩起來。山頂溫度十五度,Anyway,還可以照相,情況總比上回來時好的多。

(二子坪步道上杜鵑花叢)

下午四時許,猶豫是否還要到向天池,後來還是決定去了。在面天山到向天山的稜線行走,如果天氣晴朗時,風景真的很棒,因為在兩山之間的鞍部是沒有大樹木的,純純粹粹是草皮,而風、雲霧,吹過穿過鞍部或稱啞口﹔在面天山這邊,你可以看到一隊登山者,奮力的頂著風,魚貫的踏過草地攀登上向天山緣。後來換我自己親自來走這麼一段上坡路,如果把上回眼鏡差點丟掉的往事拋在一旁,在上坡的同時,抬頭看到坡頂的天光耀眼奪目(西南方),此晴此景真是令人亂震撼的。上到向天山的火山口邊緣,回頭望面天山,真是漂亮的景緻,因為從這裡可以把渾圓的面天山看的最清楚。

不過取景時,我覺得這裡雲霧在跟我追迷藏﹔取好景時,雲霧也聚集起來擋住面天山貌﹔放棄取景收好相機,雲霧又散了。就這樣反反覆覆了幾回,放棄了。而回過來往西方一看,才發現西方的山光河海正搭配的恰到好處。山是觀音山﹔光是西照的太陽﹔河是即將入海的淡水河﹔海是台灣海峽﹔這個方向看淡水河出海與中正山的夕照各有風情。

在下到火山口湖底的路上,也許正好是時節到了,竟有兩三株開的漂亮、開的鮮紅的的杜鵑花樹,不過路上行人雖絡繹不絕,懂得駐足欣賞的,大概只有我吧。後來在路上,看到情侶一對間隔約十數步,各自哀怨的往上走。真是自討苦吃啊,走到半山腰了,繼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後來我回來跟Sarah與Cool討論的結論是:會去登山的絕對不是年輕的女孩﹔年輕漂亮的女孩只適合被優雅的供養著。

向天池,陽光普照。回到二子坪的路上,這一次感覺,鳥鳴得比較頻繁且愉悅。注意到偶有松樹林,枝節橫生,別具興味。回到二子坪,又轉為雨霧。至停車處,風勢更盛。行不一會兒,接到迅速下山吃羊肉爐的指令。奇怪山中霧中,這種鬼地方訊號還滿格。

本文日期:2001.4.1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