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雖然說好煩好煩?但是你要我說煩惱到底在哪裡?一時之間我又說不出來,後來靜下心來想一想原來都是自尋煩惱。金剛經有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虧我還把這一句放在我的簽名檔中,不過所作所為卻儘是往反方向去了。晚上又想一想,為了供養這個軀殼所產生的慾望,不知道做了多少無聊事,浪費了多少東西,但是卻會以讓自己過的好一點又何妨的理由來當作滿足慾望的藉口。

今天悟的道是:想向外尋找一種自以為是的崇高理想當作自己奮鬥的目標,但是從來不敢認真的檢驗這個目標,因為怕去面對原來再怎麼自以為是的東西,到頭來不過是一場空的事實。因為對很多東西失去的興趣,而想要去捉住些什麼,但是反而在紅塵追逐中迷失自己的方向,因為所追求的都是大家想要的﹔而不快樂的原因是竟然不知道在這場追逐遊戲中,自己到底要什麼?賺很多錢?找個漂亮的老婆?擁有權利?社會公益服務?對於目前自己沒有的,而別人有的,就想去追求。這是社
會進步的原動力,還是墮落的開始?

在住的地方有許多小山,不過從來不曾認真的想去光顧。捨近求遠,這大概也是自己對於追求遠方名山聖水的一種虛榮心作祟的心態。四獸山中,只有象山和虎山有經過規劃,至於豹山和獅山,我連登山口都找不著。象山至南港山、拇指山我上回也曾走過了,這回來到虎山,感覺有比較清靜些。虎山至虎山120高地,有一小段難走的路,其餘的路都是石板。在這些小山峰上,頂著不小的野風,吊吊單槓,一個殘酷的事實是:手臂的力量變差了,以往可以連續吊十下的實力,現在連吊三下都很吃力。紅色的山櫻花或已開或含苞待放,但總不能跟所謂的櫻花季聯想在一起。杜鵑花也大都開了,山上的杜鵑看起來大多是經過人工移植過來。一年一度的陽明山花季又來了,今年是不是又要去附庸風雅一番?

下了虎山山頂,再把車行至瑤池宮附近,但是沒看到任何登豹山或獅山的路牌。再把車騎回叉路口,往左到真光寺,由這裡開始走有經過規劃的虎山自然步道。步道沿途景色無甚特殊,只是步道本身是舖設石板的而已。從真光寺向上走到復興園,再往回走到山下的慈惠堂,續由慈惠堂走虎山溪步道往上回到真光寺,這就是所謂的四獸山市民森林,這樣一程約是四十分鐘。至於虎山溪步道原本應該是更不錯的,因為有虎山溪可親近之故,不過竟然有人在溪畔烤肉﹔溪底還可看到大型雜物。我想,到了夏天,螢火蟲不知道會不會回來,雖然這裡寫的是螢火蟲復育地。至於虎山步道又稱小嶺步道,典故是以前住在松山的人為了到南港、深坑、木柵的山路。

本文日期:2001.2.25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