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去年春天(1999 春)去了一次滿月圓,看到園區裡面種了許多香楓,因此當時許下了秋天要再到滿月圓賞楓紅的心願。不過後來到了秋天,甚至冬天過去了,我再也沒到過滿月圓。眼看著連公元兩千年也快過了,這才憶起當時的心願﹔因此雖然今天天氣不好,房事、公事都縈懷不去。不過我在中午臨時決定到滿月圓走走。這樣的出外散心事實上證明是極有助益的,因為許多事都應證了:事急則緩,事緩則圓﹔而出外走走,讓人不得不將一切事暫時拋開。

車經新店,尚飄微雨﹔然而過了插角,也許是繞過到了山後,柏油路面都是乾的,就好像不曾下雨一般。一小時二十分到了滿月圓,總覺得路上的人車少了很多。到了滿月圓之後,雖然今天是個星期假日,也因為是冬天吧,人潮稀少到令人驚訝的地步。天氣與經濟的嚴冬同樣在侵襲威脅各行各業的生計。以前最前端最靠近園區的小吃店的店前停車場都會停滿了汽機車,而今天竟然只有三四台車﹔可見經濟不景氣到什麼地步。步行到售票亭,滿月圓賣票的人員,年輕、服務態度不錯一直令我印象深刻。不過票價是100圓,而非我之前一直以為的150﹔大概是我認為以滿月圓的景緻就算是收150也不嫌貴吧。整個園區的楓樹未如我預期中的多,有一部分原因是:好像園區最近整治(砍)了一些樹,自然步道沿途可見樹木橫倒凌亂的樣子。

楓樹大致上分部在三個地方:自然導引步道沿途(以近步道末端兩處涼亭較多)、遊客中心步道兩旁(人工種植排列)、蚋子溪沿岸。這個時候,滿月圓的楓還尚未全紅,然見眾楓樹頂端紅綠相間的楓葉,也別有一番興味。

自然導引步道 蚋子溪沿岸

moon01.jpg (5802 bytes)

(自然導引步道)
今天很幸運的是,雖然天陰,但卻沒下雨﹔因此可以好整以暇的在自然導引步道悠遊,親身來體驗與見識:葉對生為槭,葉互生為楓的素不為人所知的常識。

不過此番前來,自然導引步道除了沿途可見樹木傾倒的景象(楓樹因而少了很多),就連步道上所舖的碎石子都有散失的現象(導致泥土裸露,容易濕滑)﹔另外解說牌(聲啾啾、聲郭郭等)亦漸污損。總而言之,在管理維護上,有較去年退步的跡象。雖然未能見識到大片楓紅有點失望,不過因為遊客稀少,反而讓人可以自在悠遊這少許楓紅之中。

在自然導引步道的涼亭旁,有數株楓樹的確是轉紅了。獨自倚在涼亭前欄杆上賞楓,隨手撿拾地上幾片深紅似火的楓葉把它夾在活頁本中收藏。此情此景,突然很想哼一首歌,黃仲崑的牽掛:

數著片片的白雲,我離開了妳﹔也把層層的相思,都留給了妳。

牽掛的是,紅著眼的妳。放心不下,是愛哭的妳。

在這個無人的涼亭,有幸佇留許久。續前行,又遇一涼亭,而楓紅之美更勝前者。取景欲留楓影,才驚覺有兩人閒憩於涼亭中。原來懂此賞楓之閒情逸致者不獨我一人。出自然導引步道,見數位肩負背包之登山者。余臆其必經東滿步道(7.36km)由東眼山森林遊樂區來此。

處女瀑布

滿月圓瀑布

續徐行至滿月圓瀑布、處女瀑布。瀑布奔騰而下,水勢之浩大勝去年春(可能因為目前正逢雨季)。從滿月圓瀑布往源頭再行約數十公尺,見一登山小徑隱於樹根叢中(應是登滿月圓山之山徑)。另又見滿月圓瀑布上游之另一源頭,亦是瀑布,隱於山谷之中,惜無路可至。

很難想像,享受與這些瀑布奔騰、流轉的同時,竟可以完全無人打擾。尤其是在處女瀑布處,山風吹得瀑布水氣四處瀰漫,沾衣欲濕。袁枚觀雁蕩山的瀑布,有五丈之上全為水,五丈之下化為煙的驚嘆。而我在涼亭之二樓上看處女瀑布之奔騰翻攪,也漸漸看出了水靈之心得。若非有人上樓來驚動了我,恐怕我全身被水氣浸濕了尚未自知。

四點半,已回行至入口處售票亭。有一群人,正在要進不進。見我踏出門口就問:裡面好玩嗎?有什麼東西可以看?對於在路上被當成導遊,我真的是要習慣了。也許在國際資訊年時解說員當過癮了,這時候我拿起門票背面的導覽圖,就又開始當起了導遊:

裡面有兩個瀑布,頗有可觀之處﹔而楓樹正紅,錯過可惜。自然導引步道,林相優美、處處鳥鳴,值得一探。唯全程走一遭,速度快者,也需兩個小時。另一人問我,裡面可有餐廳?事實上裡面的遊客中心,只提供簡單的食品與品茗。這一群人所考慮的、所猶豫的,無非就是天色已晚,而民生問題勢必為第一考慮之事。

本文日期:2000.12.17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