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今天下午雖然雲多了點,不過大抵上是個晴朗的好天氣。由於這一個禮拜一直下著雨,所以走出屋外看到太陽時,分外感到驚喜。風大了點,不過在台北難得有這麼一個秋高氣爽得好天氣。雖然因此有臨時轉換地點到陽明山的念頭。然而幸好今天還是去爬了我的後山,而且覺得不需此行(應該是因為行前不抱期待吧。)

從象山往拇指山走,前一公里大抵都是平緩的,不過接下來的上山陡坡,大概有足足兩百公尺吧,雖然這裡的坡度相較一些大山實在不算什麼,但是由於由奢入簡難的關係,每個人幾乎汗流浹背。不過也因突然來這麼一段,讓我印證一個上山的訣竅,調節呼吸吐納的節奏。由於心無旁鶩的只專注於拾級而上並且有規律的呼吸,所以一口氣的爬上了山也不覺得特別喘。上到了山腰的平台,跟著一堆氣喘需需的人看著大台北盆地共同享受征服高度後relax的快感。有兩個年輕人在一旁談論皇帝殿的危險。也有人在講像這一樣一點小坡度實在不算什麼(如果真的不算什麼,事實上是連提都不用提﹔既然提了,就表示真的有些什麼。)不過就這樣坐著,看著遠方飛機從西邊緩緩地、緩緩地從天空落下滑行在松山機場,真的是很自然、很和諧。

不一會兒,再爬上了拇指山,濕滑的岩壁令腳穿涼鞋的我有點心驚膽跳。山上的視野更好。不過我覺得來爬山的好處,除了風景好,山林好,良善的登山人更好。互相指引迷津,爬山健行沒有男女區隔、年齡代溝。由拇指山到九五峰由於都在稜線走,沿途走過相思樹林,讓我想起東海大學到東海別墅的相思林。茅草花雖有但不多,樹林中參雜著野百合花。走到九五峰,山頂一樣有良好的視野。不過我一直迷惑的是所謂的方向感。我對身後的北二高有疑惑,因為我無法確認南港與中研院在哪裡。另外看到了西方的象山與永春高中,也才能確定沿途走過來的道路。因為沿途我用太陽辨認方向,但是山路曲折,已經使我對方向混淆。回程時走過拇指山後,才不過五點,天色卻暗的很快。這條路的好處就是晚上有路燈。回到象山時,雙腳膝蓋上方竟然有抽筋現象。不過撐也要撐下山,左方信義區各大樓燈火點點亮起,這樣的永春崗很適合夜遊。

後記(11/20):股市連續七天重挫,已經跌破五千點。今天晚上跟朋友聚餐還談及國內政經情勢(曾幾何時我變的如此關心政治。)雖然在股市,我們看到對未來的台灣,股民的信心潰散。不過在昨天爬山時,我覺得台灣人民大部分還是可愛的,而且最重要的充滿了生命力,因為其多樣性,與其具創造力。只不過這樣的力量現在是發散的。應該要人(?)能夠引導人民的創造力往正確的方向進而創造出價值,這大概是我對知識經濟的詮釋。

本文日期:2000.11.19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