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台北近一個月多雨,所以近來都沒有規劃什麼行程﹔事實上我很清楚,主要原因不是在下不下雨。而是在於心境的轉換。最近除了像一塊海綿一樣,讓自己不斷的吸收新知識、新技術﹔更重要的還是在思考新出路、新策略。雖然我是個經常反省、思考的人,不過每次面臨到當時比較大的狀況或轉折發生時,照以往的模式通常是會讓自己面對星空(高中時期)、閒書書堆(中山醫學院時期)、大海(成大時期)。比較起來近一兩年在台北的生活,一直沒有要在台北settle下來的感覺,而一直往台北的山林中跑,也許是比較像是在中山醫學院的時期。不過最近隨著陽明山快被我玩遍了,在台北的生活也似乎到了面臨抉擇的時刻。就好當年台中文化中心關於紅樓夢、金庸小說評論的書幾乎都被我讀完那個時期的心情一樣。

如果不是自己也深陷於股市這個泥沼中,大概我會比較心平氣和的來看政治吧。就算是最壞的情況,也許會抱著眼不見為淨的阿Q心態,讓政治情勢自己安穩或變得更糟,反正除了台灣,我們還能跑到哪裡去?

最近在思考的東西,不外乎是跟發展軟體最有關係的知識經濟。不過當我想的越多,就越發現原來這真的不過是口號。就算知識可以管理、流通,真有人會把自己的智慧結晶無私地公佈出來作知識管理?畢竟在台灣,不敢說未來會不會,至少目前還沒有一種知識或稱content可以被大量有系統被創造、管理、流通而形成經濟現象的東西存在。很多環節都需要被打通、環境也需要被營造﹔而我正在思考要不要在其中扮演一些角色(老實說,自己有沒有這個資格,這件事可能要先想一想)。這也就是促成這個未來的maketplace所需要的:

  • enabling content

  • enabling technology

  • enabling key persons

而這些跟今天的出遊,有什麼關係呢?因為要等雨停,並且還要看一些東西,所要就比較晚出門了。因為比較晚出門,就只能到近一點的地方。所以就決定到基隆情人湖去探探後續的路。前陣子Micorsoft的Bill
Gates為他的.net的platform和Oracle 的Larry為即將上市的Orcale 9i對軟體發展所提出的願景都不約而同的提出一個概念:

讓軟體成為服務

這句話乍聽之下沒有什麼,不過這兩天我一想,這其中大有學問在。所謂知識經濟的行為模式也許就在其中矣。這些乍現在腦海中的靈光,老實說在我這趟旅途中,並沒有更進一步去醞釀。因為多雨的基隆深秋,冷的我直打哆嗦﹔而且我也不想思考。

到情人湖停車事實上是去找廁所的。雖然今天人不多,不過在裡面唱卡拉OK的人們還是一樣”元氣”。今天他們唱的一條歌,倒是令我很懷念的,那就是沈雁的一串心。所謂情歌還是老的好啊。簡單又朗朗上口。上到了湖邊,很驚奇的看到,今日的水車竟然會轉動,因為湖水的水位已經過了臨界。本來上完廁所就想走人的我,突然起了興緻,負手於背,想要漫步這無人的湖一周。

走這麼一遭的同時,才發現原來一個人可以這麼富有,心靈的富有。湖邊小徑中的微風、潺潺的溪流、蟲鳴、鳥叫,在某一個瞬間似乎只為了你存在,因為在當時的心中因為週遭和諧的環境而愉悅到極點。當然我也知道這樣的境界短暫無法留存。

離開情人湖往上到大武崙砲台,下雨天人倒還不少。繼續往上到了一個大平台(停大型車的地方)。這裡就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好地方了。觀星、看海皆宜,可惜上回沒到這裡來。繼續往下走,是我今天的目的,不過越走越遠,就越覺得方向不太對。由於必須在六點之前回到家,所以就決定回頭。剩下的路,以後再探。

本文日期:2000.10.29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