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在這兩天又重複看了宮崎駿的心之谷好多次,記得上一回看心之谷還是三(?)年前在成大動畫展(?)時跟某人(?)一起看的(???,真糟糕人、時、地都不確定了﹔到底是不是我自己獨自去看的也不敢確定了。)每次看完之後,會有幾天,其中有幾個畫面會一幕幕重複出現在腦海中:片尾的country road中從日出到日落的人來人往讓人有意猶未盡之感。

聖司與雯和老爺爺們合唱與合奏的部分讓人感覺到單純的愉悅。聖司與雯看日出,城市沐浴在朝陽與薄霧的那一幕,由於彼此真誠的喜歡,在年輕的時候可以那麼容易說出口的話﹔令我們這個年紀的人看到聽到都感到羨慕。

在借書卡上先一步留下自己借書的紀錄來引起同樣愛看書的她的注意﹔我們年少也曾做過類似的事。其中劇情最令人咀嚼不己的是兩個人對於夢想的確認與追求﹔因為不知何時,我們已經沒有夢想了,或者是說我們現在所做的事,哪一件事何嘗是我們當初的夢想。而未來,我們也非常了解:隨著年紀的增長,也不允許我們繼續作夢了。畢竟現實生活,凡夫俗子很難去逃避。

看宮崎駿的動畫,有時候令人很沉重。龍貓也許讓人體會人與大自然調和的一面﹔但是每次在心之谷聽到country road,引起的不是對於追求夢想的熱忱,反而是對於夢想已經失落的惆悵。由於這個原因,讓我不得不省視自己,原來一直令我感到不安的是:目前我所汲汲營營追求的,事實上不是我真心想做的,只是我可以做的事情中的一部份﹔然後我冀望在完成這些事情後,一部份的夢想就可以實現。現在我才了解這實在是癡人說夢。為了確定這一點,所以今天我去爬七星山﹔如果登上山頂,有些事一定可以看得更遠更清楚吧。

午後的台北市,陽光燦爛耀眼,但是遠處的陽明山區卻是烏雲層層籠罩。行車一過竹子湖,馬上從晴天變陰天,而且也陰涼多了。其實應該說是我繞到雲中來了。把車停到陽金公路小觀音站,開始登山,一開始我不期望在這樣的濃霧密佈中有多好的視野。

剛開始,可以看到竹子湖那裡是一片陽光燦爛的美好景象,雖然小油坑這裡是分不清硫磺氣還是濃霧。全程1.65公里的登山行程,雖然要走四十分鐘,不過困難的地方分別在一開始與最後的部分。一開始會由於尚未熱身,所以走起來舉步維艱,走了十幾分鐘竟然還走不到三分之一,而所帶的水已經喝一大堆了。

sevenstar01.jpg (4522 bytes)

sevenstar02.jpg (12193 bytes)

竹子湖陽光燦爛的美好景象

箭竹開花後枯萎

至於最後十分鐘的陡坡,一股作氣的衝上去也就是了。雖然說來容易,不過途中幾度想放棄。這條路上登山的外國人特多,有的外國人還用跑的上山。

看到他們這麼努力的樣子,真想對他們講以下類似日劇中的台詞:讓我們一起以登上七星山頂為目標,共同努力吧﹔或者是像這樣:我再也爬不動了,剩下的路程就請你們連我的份一起努力。由於自己是上氣不接下氣的登上山頂,所以在山頂上看到陸續有男女老少不分中外的也都爬上來了(竟然還有人穿高跟鞋登上山頂),對於自己方才差一點想放棄感到有點慚愧。

山頂的雲層移動變化很快,雖然大多時山頂籠罩在雲中,不過偶而陽光穿透雲消散,山下的台北城與山河大地就又重現眼簾,壯闊的景色引起山頂眾人歡呼。雖然上七星山是要來思考關於夢想的答案。不過老實說,爬山時就只能把體力與腦力通通保留給如何往前跨出下一步,其他的想法在也無法進入腦中。至於休息的時候,其實又不想去想任何事。雖然如此,問題的答案也許我早就了然於胸了,就算是不來登山。而出遊的好處就在於,除了山林景色什麼想法也無法進入我此時的腦海,

離上次登上七星山,又快過一年。我覺得生活在台北的人,一定要親自登上這個象徵台北之巔的地方。看著山下的台北城,至少可以問自己一個問題:你的夢想是不是必須寄託在山下這個城市之中嗎?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七星山區看到了滿山遍野的箭竹開花後枯萎的景象。聽說箭竹五十年才開一次花,這一次集體開花枯萎,不知是何緣故。

本文日期:2000.8.27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