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wulai01.jpg (12399 bytes)(烏來瀑布)

在台北生活感覺越來越受拘束,有太多無聊的法規要遵守、路上車輛橫衝直撞毫無禮讓之心。說到這城市有沒有文化,我是不曉得啦,我只知道快兩年了,所謂媚俗的東西,是變本加厲了(如果這也算是文化的話。)有太多表象的東西,有些因為自己也參與在其中,為了要給這些自己也看不起的東西強加意義﹔所以也厭惡自己起來。假日的烏來真可怕,都是人,其他的就沒什麼好說了。就連到桶後溪的狹窄山路都是人車,一到檢查哨,要辦入山證,結果警察先生說一定要兩個人以上才肯放行。我說那我跟著其他人馬一起進入好了﹔不過,想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於是我選擇折返烏來改道福山看看。雖然因此沒能到的了桶後溪,不過看到這麼多人都想進入,倒是又加深了我想進去看一看的好奇心。

午後兩三點的烏來,下雨的機會好像非常之大,記得上回來也是如此(原來正好是一年了,想不到時間過的如此之快),而且今天下的是大雷雨。所以福山也不用去了,跟去年一樣,撐著傘,在大雨中好好的從各個角度看烏來瀑布。靜靜的看,定下心來看,竟然讓我產生瀑布旁邊的山壁竟然往上挪升的錯覺。再來,看到烏來瀑布這樣落差如此之大的瀑布,讓我明瞭了”瀧”這個瀑布的別名的由來。從稍側面(約30度)看修長的烏來瀑,當水流當高處衝落、墜下,由於水量充沛,水雖然稍稍散開,但大致上還是凝聚在一起墜落,向下翻騰,長長的水柱形成了龍形﹔外側灑開成簾幕狀的部分則酷似龍之背鰭﹔內部水灑的前緣紋路則像極了龍的鱗甲。直灌落的水幾乎在空中沒有遇到阻礙,以急快速直接撞擊在下方突出的岩塊,就好像龍頭又已經隱沒於山中,只剩下不斷延伸的龍身。

下山時在烏來的山中,雨勢未止,但奇怪的是,有些地方沒下雨﹔轉過一座山頭,一邊出太陽,但反而是一邊還下著傾盆大雨。這時候看到一對騎機車的男女也正冒雨衝下山,其中只有一個人穿雨衣。為什麼我會提起他們呢?一開始,我注意他們是因為看到那個後座那個全身被雨淋濕的女孩子…因為衣服緊貼在身上所顯露出來的曼妙身材。但是我後來發現,原來前座騎車的男的是有穿雨衣的。雖然在後座因為前面的人擋著比較淋不到雨﹔雖然他們只有一件雨衣﹔但是這個女孩的身材並不屬於嬌小型的,而且雨還下的這麼大。一般而言,男的應該會把僅有的一件雨衣給女的穿吧(至少我都是這樣做的。)就這樣,這兩個人至少在下著大雨又塞車的新烏公路上,騎了約二十分鐘。到了新店,奇怪的,跟去年一樣,新店市本身是一點下雨的跡象也沒有。幾乎從山上下來的人,這時候都會在路邊停下來脫雨衣。在我停車後,隨即這兩個人很巧的也停在我車後,男的也把雨衣脫下來。我稍微打量了他們一下,兩個人的表情倒是自在的很。

所以我要說的是:也許是時代變了吧,男的不再為了保護女的而硬撐,女的也不再稀罕男人的硬撐的體貼。

本文日期:2000.8.20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