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向天池)

上個禮拜六曾經跟一個外國友人打籃球,現場看似戰況激烈,但畢竟雙方實力相差太多了(如果你以為是我太遜的話,那你就錯了)。這個禮拜六是七月一日,對我來說是一個大日子,從七月一日開始,本人堂堂正式邁入而立之年,再也沒有什麼虛歲雖然已過三十,實歲卻還沒到的藉口來安慰自己。回想過去這三十年來,雖然總算平安度過,卻也沒搞出什麼名堂來。讀書、學藝通通是半調子。活了人生一大半,連人生最基本的問題,到現在是越來越模糊。一年前為了三十歲,作夢還會心驚,現在真的到了三十歲,心卻已麻木。

事實上自己的不長進,明顯到自己都可以感覺的出來。今天要出門前,又因為漫不經心而把眼鏡摔破了。因為生活沒有重心與缺少經營,讓自己生活渾渾噩噩。因為把眼鏡送修,所以今天下午在外面都是茫茫然,枉費了一個大好的艷陽天。一開始在興福寮附近找不到登面天山的入口。所以又繞回到清天宮。今天的步道上,登山的人絡繹不絕,而且沿途有人負責整理步道與割草,實在難得。在山腰竹林深處的三聖宮,竟然有一隊年輕人在做團康活動,看來這條步道真是越來越多人知道了。後來發現陽明山公車紅小六有到清天宮,所以到此登面天山算是最方便的。不過不知道是天氣熱還是怎麼的,總覺得今天的路特別長,特別陡﹔半年前來時冷的有點淒涼,今日來時熱的頭昏昏顧不得一切。不過越到山的高處,就越有風,在太子碑附近就覺得很涼爽了。至於向天池,則是第一次在晴空之下見到全貌。從湖心看到火山口附近環繞的山林,這時才真正能體會原來火山口或是湖底是這樣子啊。雖然火山口很奇特,不過比不上火山口頂上的樹林清涼。在往興福寮的步道之初的樹林中,地上規劃有幾條類似平衡木的長長木椅。我就這樣躺在向天山頂上的清涼樹蔭中的木條上看著微風吹過樹梢,樹葉縫隙中露出的藍天。雖然很悠閒,不過還是有路人走過干擾,這是美中不足之處。

後來還是決定向興福寮下山,而且我已經有到了興福寮可能還要走一大段柏油路才能回到清天宮取車的準備。這條步道很長,而且都是急坡,不過意外的是,竟然遇到許多由此步道登山的人。還有令人驚奇的,雖然下坡,我還是走了四十分﹔而且出口竟然是我沒到過的小農村。不過也許是淡水的鄉下吧,這裡的人都很和善,不厭其煩的告訴我如何回到清天宮的路。先下了坡接回大路,發現這裡竟然有公車站牌,站名是真聖宮。不過老實說,到目前為止,我還是不知我到底是位於興福寮的何處。

前行,又遇民宅,再詢問老人家,結果他們全家人不分老幼都一起跑出來告訴我怎麼走,讓我亂感動一把的。不過他們說從該處到清天宮只需十分鐘卻是錯了。我足足走了約三十分。其實當我在該民宅往前走不一會兒,我就知道我身在何處了。這裡其實是興福寮觀光果園的另一條叉路,是我一開始就曾經繞過來,卻懷疑此路不通的叉路。此處離清天宮也還有一段好走。於是只得認命的走,就這樣回到清天宮,買了一大杯綠茶坐在自己的摩托車上愜意的眺望遠處的淡水河與觀音山。這時已近傍晚,清風徐徐吹著喝著冰冰綠茶的我,望著視野遼闊的優美景緻,唯有像我走了一個下午的路,滿身臭汗濕了又乾,現在完全放鬆沒有負擔的人,才能理解這樣的舒服。

本文日期:2000.7.2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