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親友

(外婆與父母,龍眼樹下話當年)

母親節那天,我陪爸媽去「鄉下」外婆家(台南縣市合併之後,外婆也是台南市人)。那天下午很難得的只有我和爸媽三人在外婆家。在龍眼樹下有遮蔭處擺了椅子聊起尋常不會在眾人面前提到的私密話題:關於老媽嫁給老爸前後的一些秘辛。有些連爸媽也不知道,因為有些是媒人婆來跟外婆講的。

人生有多悲喜甘苦糾結的,太過堅持會被綁得更牢更緊,學會放下就能自在輕鬆。對於一個母親而言,女兒的歸宿,應該是很難輕鬆看待。龍眼樹下的閒聊,外婆對於四十多年前,那個媒人為了賺媒人錢與吃雙份餅,舌燦蓮花來外婆家提親,主張要把老媽做給老爸的經過,彷彿像是昨天就發生的事情一般地娓娓說來。

一開始外婆是覺得「我們是善農人,不敢奢求嫁給市內人」。當時老爸的經濟狀況不是太穩定;又聽說老爸是那種「賺一塊錢,就要花一塊錢」的人…。但是媒人舌燦蓮花說,老爸的哥哥們很有才情,難道不會照顧這個弟弟?媒人說好說歹,外婆這邊總算同意了。

老爸回憶起,當年結婚禮車經過田埂路來迎娶時,揚起了一大片風沙…。

(陳家祖厝)

爸媽婚後生活狀況仍然很艱苦。後來獨立出來工作之後,生活總算漸漸改善。外婆回憶她曾經看過爸媽那段生活艱難的日子,不過事隔幾十年後再談起,語調就像是談論別人家的事情一樣平淡,往事早已如煙消散。

少了情緒激動,剩下有趣的成份。於是爸媽和外婆就開始討論起當年到底是何原因導致脫離家裡出來獨立工作?是為了拖地拖不乾淨,還是為了那結婚的一萬元,抑或是幫人家cover反遭埋怨?

爸媽的記憶都不太精準,反而是外婆還記得清楚,雖然她知道的都是老媽告訴她的。老人家對於年代久遠的事情反而記得牢牢的。

後來小舅提議晚上要去阿蓮聚餐。吃飯之前,我們想要去看看阿姨的魚塭,他們現在周圍新做了鐵籬笆,一直要我們去參觀。阿姨的魚塭就是8年前我們採收芒果的地方,8年之後魚塭旁邊還是種了許多芒果,而且高鐵每隔幾分鐘就從旁邊呼嘯而過。只不過現在姨丈的魚塭找不到合夥人,一切得自己來,更不得清閒。而白鷺鷥倒是成群,等著撿魚塭中現成的蝦子。姨丈告訴我如何從白鷺鷥飛翔的姿態來判斷它是否已經相中獵物要來個點水啄蝦。

晚上聚餐後,小舅提到在台北的表弟排隊半小時買了個提拉米蘇宅配回來要給阿媽過母親節,問我們要不要一起去外婆家吃。老媽說不要了,於是我們便從餐廳離開直接回家。途中,老媽問我說,提拉米蘇是圓還是扁?我說剛剛人家邀你一起去吃,你不要,現在還來問提拉米蘇是什麼碗糕,真是奇哉怪也。

(多年之後魚塭上的高鐵頻繁呼嘯而過)

本文日期:2011.5.08 | 親友 | 相簿

相關文章

4 則回應 to “母親節,龍眼樹下話當年(110508)”

  1. 鴨嘴獸 說:

    那間提拉米蘇在高雄也有分店,就在自由二路的肯德基旁,等改天老媽來再去買來吃吃看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