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雖然金錢遊戲的確很刺激,不過如果花太多時間在上面,就沒有太多時間去發現與做其他更有趣的事了。這是我最近一個月來的感想:讓聰明的人專心只做一件事是很可怕的。昨天下午飄著微雨,在附近的球場跟三個前幾天還扛五七式步槍打靶的蠻牛(注意:非陸軍六五K2步槍)打籃球,總算讓自己又能好好的動那麼一動。

我曾經在往滿月圓時經插角看到往東眼山15公里的指標,但是書上寫的是由北橫復興進入。所以今天往東眼山必須要對走哪一條路做出決斷。我覺得年紀對我所造成的影響就是:越來越倚賴越來越多的經驗來做出越來越正確的決策。路線一:由插角經東眼往東眼山這條路比較近(由東眼15k),而且前途未卜(無法確定此路是否真的可通東眼山,因此走起來比較刺激)﹔路線二:由復興進入需繞道北橫走比較遠的路,但確定可以到東眼山。最後我選擇了走遠路經復興。為什麼?因為到的了東眼山這件事必須列為第一優先。而且事後證明我這個決策是正確的。

由台北到三峽插角沒有意外的一小時到達﹔由湊合至三民的台七乙省道跟我上回去拉拉山所見路況一樣糟,至今尚未修復,所以無法飆很快﹔由三民至復興塞車,原因仍是沿途攤販(每次都看到不純砍頭、竹筍一隻一百)﹔由復興至東眼山,路況甚佳,溫帶山林風景甚秀麗,但是霧濃到行車速度20km/hr都還很危險的地步。

五福臨門 台灣杜鵑

(林間步道)

在東眼山森林遊樂區售票大門跟管理人員閒聊得知:不出我所料,那條由東眼的路已經在幾年前賀伯颱風過後沒有了。所以如果我今天選擇走那條路,恐怕真的是欲速而不達。

東眼山的門票是一百元,滿月圓是一百五十,娃娃谷一百二。不過這次就不能用上次娃娃谷的標準來評斷這些森林遊樂區彼此的優劣。東眼山的導引手冊做的最好,內部的遊客中心與渡假小木屋也是其他兩個遊樂區所無。

但東眼山沒有瀑布飛泉,但登東眼山頂的自然導引步道勝過娃娃谷的觀瀑路徑,但不如滿月圓的完善(除了東眼山的枕木好漢坡那一段可以拿來跟滿月圓比擬之外)。然而東眼山步道的20個景點大都言過其實。譬如說,「天造地設」其實只不過在講柳杉當電線桿的用途;「蘭花的搖籃」是在講栽種蘭花常用的植材筆筒樹,然而該處既不見蘭花,也未見筆筒樹。只有「五福臨門」有五顆香楠長在一起,勉強算是名實相符。

就人工設施的規劃而言,這是一個比滿月圓稍佳的森林遊樂區,因為除了林相非常優美的人工造柳杉林之外,東眼山較為寬闊的腹地還有一些花卉,如櫻花、台灣杜鵑等形成美麗的花圃﹔而且森林遊樂區的導引也很完善(滿月圓則勝在步道,導引指示牌整理完善),其中包括了多媒體的解說,相關人工設施的輔助。而這些服務令深入於深山中的人感到驚喜。

今天似乎只有我一個人選擇由反方向走自導式步道,開始走時整個山區還籠罩在霧中。下午三時許經過「美少年」(意指直立的柳杉群),也許隨著高度漸昇,陽光穿透林間灑下照在新綠的枝葉上,真是優雅極了。這樣舒服的感覺跟那天走在觀霧的柳杉造林稍微不同,也許今天林間還飄著一層薄霧造成我的錯覺吧。

約走了五十分到了東眼山頂,雖然山頂天晴,然四周較低處山區都霧,沒有良好的景觀。下山到「何患無子」時,我停下了腳步,因為有些東西吸引了我,那是頭頂上的悅耳的鳥鳴,不能算是合唱,應該更像是互相競鳴,鳥兒單純的只知鳴放出生命中最嘹喨的歌聲。眼中看到陽光與霧瀰漫下的山林,耳中聽到完全屬於自然的天籟。

此時可以靜下來的我,想到我十九歲時簡單的心願:

希望以後所選擇的職業能夠讓我在工作之餘仍有時間寫一些無關痛癢純為自己所做的東西。

進而轉念一想,不禁要啞然失笑:現在的我,不就已經是這樣嗎?而人之不知足,通常在於不知或已經忘記自己真正想追求的是什麼,所以最終只有沉淪於茫茫的慾海中而不覺。

本文日期:2000.4.9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