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昨天跟三個台大的學生打球,因為諸多因素導致好幾個禮拜沒打球了,球技變的有點生疏。打完球順便跟其中一個學生哈拉一些出社會的人的經驗談。拋掉一個禮拜的金錢追逐,而能跟年輕人談談的感覺真好。

上個禮拜回到台南老家時﹔母親對我說,她覺得我現在變的越來越狂妄。在這之後我也較能察覺原來我最近一直處於一種情緒不穩定的狀況中。換言之,在不知不覺中,我已經失去我原本在台北生活的原則。仔細一想這段期間,五毒(貪嗔癡慢疑)幾乎全都有。但這兩天,在我重新拾回籃球,與重新把我自己一個人丟回大自然後,我感覺到似乎我又信心可以重回到原本我所堅持的生活軌道。

雖然陰天,不過北部並未下雨。既然要放逐自己,就挑一個遠遠的地方把自己放逐。那麼就往南方去吧。(有點像是演時代青年的台詞。)於是決定:如果天晴,就去東眼山﹔如果天陰但未下雨,就去熊空。結果今天還是去了熊空。

熊空其實就在往名聞遐邇的滿月圓的另一條叉路終點﹔不過就景緻與規劃拿來跟滿月圓相比:滿月圓是已經規劃完善的森林遊樂區,而熊空的雲森瀑布就只單純是什麼都沒有標示的中難度登山路線。

所以今天我一共在熊空附近迷失了三次。從台北到到熊空的山中傳奇都沒問題。但是第一次的迷路在於我太相信自己與旅遊書,在熊空農產品倉庫那裡折向最左的一條叉路(因為沒有看到雲森瀑布的標示),當我發現越來越往山中偏僻路爬昇,路上只有落葉根本沒有人跡而迷途知返回到熊空時,前後已經過了半小時。這條岔路倒有登山標示往加九寮山。在我迷路之後我決定倒回去山中傳奇那裡問路,並且去跟他們要張名片參考。當我倒回熊空農產品倉庫選擇往右到山中傳奇時,這才發現原來還有一條往左的叉路標示著往雲森瀑布。

雖然發現到雲森瀑布的路的入口,不過既然到了山中傳奇,還是進去瞧瞧。這裡的特色是規劃成一個觀光漁場,有小木屋可供住宿(不知是否陰天之故,木屋感覺有點舊)﹔流經附近的溪水淺且平緩可供垂釣﹔停車腹地規劃完善﹔漁產品推銷如廚師的穿著,虹鱒與蒲燒鰻的試吃(很好吃)都見用心經營﹔餐廳外觀與裡面都看起來不錯(雖然我還沒吃過裡面的菜色。)尤其山中傳奇還有網址。

可見這裡是真正有心有目標在規劃成一個真正結合觀光的溫帶魚類養殖漁場。不過我覺得他們可能有一個致命的缺點,而且這個缺點隨著進來的人越來越多而擴大。那就是遊客的管理問題。如果再任由遊客在清澈見底的溪旁烤肉,那麼這只會糟蹋了這好山好水。東眼瀑布如此,十分瀑布如此,青山瀑布如此,就連滿月圓的外面溪谷也是如此(幸虧林務局有先見之明,禁止在園區內烤肉,雖然他們的用心原意在防火保護林木)。而在垃圾的惡臭之下,我無法感覺山水原有的秀麗。

離開山中傳奇,往雲森瀑布去,奇怪的是整條產業道路上找不到瀑布入口的標示。一直到路的盡頭,唯一有的是登山隊掛的名條。我的第二次迷路便在於我選擇了一處掛有多個登山隊的名條的登山小徑,就這樣往不知名的山中走了四十分鐘,最後還是覺得不對勁折返。

看看時間已經是下午三點半,本來想就此放棄打道回府。幸好在還沒出這條產業道路前遇到遊人。這時我就問了,而且真是學電視廣告:

我在找一個瀑布

他們告訴我,在產業道路還沒進入果園之前的路右側有許多車停放處即是。於是我便折回一看,果然該處叉路上又掛有許多登山隊的名條,只是我來時未曾注意(要強調的是:此處還是沒有任何標示說這是瀑布的入口。)而且這時有一些人從小徑出來了,他們告訴我,到瀑布要走一個小時,用跑的要三十分鐘(這跟書上說的有點差距)

It’s 15:40,but I decided to go!


(雲心瀑布)

在去瀑布的途中,遇到三、四群回程的人群,有些甚至是中途折返的。不過這些絲毫未能動搖我要找到瀑布的決心。基本上這條路線是有點難度而且過長,所以不建議一般人來走,否則男女朋友走這條路,如果男的堅持要走完,那女的可能在路中途就會要求跟你分手(這種類型的路俗稱離緣路。)

在快到瀑布之前有兩個難關,考驗你是否穿有一雙好鞋子:各有一條樹枝橋與一條鐵條懸空於溪谷之上。事實上經過這一次旅行,我開始認真考慮要換鞋了,因為這雙鞋的抓地能力或許是因打籃球的關係而早已磨損殆盡,導致在這次濕滑行程中我竟連連滑倒。

過了這兩條橋,就可以看到雲森第二瀑:所謂的雲心瀑布。這瀑布水量大有兩層散成簾幕狀,不過不易親近(在拍照時,我滑倒了,以致褲腳連布鞋全濕。)

第三次迷途(其實不能算迷途,只能算是多走了一段冤枉路。)是因為書上說第三個瀑布離第二個瀑布只有十分鐘,所以雖然已經是四點二十,不過我想反正都已經來了乾脆就再到第三個瀑布去。結果雖然沿途有不少小瀑布,不過我總覺得太小了吧。

就這樣我用濕鞋一直走,而上坡路一直越來越難(大部分時候必須手腳並用),最後爬到一處叉路:到卡保山與到滿月圓的叉路口。我選擇往滿月圓方向走了一會兒,而我所設定的停損16:40時間也到了。也就是不管有沒有找到,此時都必須要回頭,否則天色就真的太晚了(尤其是在陰天,我相信此時山中可能只剩下我一個人。)

在回程除了濕滑的下坡路外,我大部分是用小跑步的。身上背著包包,腰間纏著外套,我反而覺得跑得很順,這樣的感覺好像已經一年沒有了。一年前當我攀登七星山等山路時,感覺走路都像是急行軍似的瘋狂趕路,那時體力算是不錯。越到後來的幾個月天氣變的比較好之後,我就改成漫步悠遊的方式,不過就覺得走山路有點吃力。今天這一趟跑下來,身體又覺得還可以承受,不禁有點為自己高興。不過這次遺憾的是,未能找到雲森第一瀑。如果這裡有再多一點的規劃(不過我想這是很難的),就可以省去我找路的冤枉時間。

本文日期:2000.3.26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