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高雄行腳

(鞦韆快載不動母子三人@橋仔頭文史協會)

關於出遊的地點,老婆也開始幫忙出主意。繼昨天的八五大樓觀景台後,這回她提議要到高雄孔廟。因為聽說5/1有個胖叔叔會在那裏講故事。後來老婆又說她搞錯了,其實胖叔叔在孔廟大成殿講故事的日期是4/30。不過她說就算沒有胖叔叔講故事,還是可以去孔廟。多虧她的提議,讓我想起其實也可以再去一次橋頭。好像老婆也曾經提起過某個親子部落格的版主最近曾經到橋頭一遊;後來我自己也在報紙上看到,橋頭的白樹社區找來藝術家彩繪,應該值得一看。相關新聞是:

高雄橋仔頭文史協會在三月份找來「新台灣壁畫隊」這個由60多位藝術創作者組成的創作團體,派出其中的八人(參加的藝術家有:李俊賢、妙工俊陽、可樂王、張新丕、蔡孟昌、黃柏勳、黑雞先生、林書楷)來到白樹社區的紅磚老厝上作畫。

由於老婆還希望下午三點前可以回到兒童繪本館聽今天這位親子部落格版主的講座。所以行程不能拖太久。不過既然要帶著母子三人組去橋頭,我心裡面已經有了盤算,午餐就到上回去過的Smallの萱,那裏的包廂有抱枕軟墊,小孩就算想要午寐小憩一下也很方便。

根據先前讀報的印象,橋頭糖廠中有一個建築展會展到五月,仕隆路上有橋仔頭文史協會的壁畫,以及白樹社區的彩繪,加上我還想去補拍歷史建築百景第22的橋頭火車站。如果以上都要走過看過,下午三點前應該回不到高雄市區。

從1號省道北上來到橋頭,在仕隆路左轉,開始尋找橋仔頭文史協會。為什麼要看白樹社區的彩繪壁畫之前,要先來到橋仔頭文史會呢?因為這群藝術家在開始彩繪之前,就先以文史協會的牆壁先試畫一下,溝通彼此的畫風,到時候真正開始彩繪時,整條街的調性才會比較一致。

我在仕隆路看到左手邊有個小公園,中有兩棟日式老厝。雖然沒有指標,但是我想應該就是這裡。於是便帶著母子三人走進公園。不過後來最吸引這母子三人的,不是日式建築,也不是可愛的壁畫,而是大樹下的鞦韆。之前在拍結婚婚紗時,老婆就想要找個有鞦韆的場景,後來不能如願。但這次拜這鞦韆之賜,母子三人玩得不亦樂乎,我也可以抽身去拍文史協會的外觀以及壁畫。

(這是媽媽的心情點播@Smallの萱)

(桌底下比較好玩@Smallの萱)

文史協會旁立有一樹齡碑,用以紀念旁邊一株已枯死的桑樹。文史協會旁有一株高大的南洋杉,門口尚存兩根石門柱,旁邊一間木屋狀似整修中。至於壁畫呢,太有藝術水準,不知該說是寫實,幽默,還是可愛,或者三者兼而有之?觀看壁畫彩繪的「人(怪)物」內容猶如群魔亂舞,不禁讓我想起一部日本漫畫-靈異教師神眉。總之在橋仔頭文史協會的這幾面牆壁上,把這次參與彩繪創作的八個人的作品來個大集合,尤其是可樂王的作品一看就認得出來。八個人共同彩繪,也是盛事,不禁想幫他們取個稱頭的名號。不妨就叫做「天龍八部」,如何?

我已經把文史協會的周遭環境連同壁畫都看過一輪了,那母子三人卻還在玩盪鞦韆。大寶以前是連被放上鞦韆都要趕快想辦法逃下來的那種,現在或許因為身高夠了,也知道要用手抓緊兩旁繩子了,所以可以了解盪鞦韆的趣味。後來她們母子三人都坐上鞦韆,我嘗試動態追焦,拍下大寶樂的嘻嘻笑的清楚表情。

離開橋仔頭文史協會,由於時間已過十二點,直接到Smallの萱。是用中餐,也是避暑。服務生給了我們一個最角落最隱密但算大的空間。老婆點了青醬義大利麵以及海鮮燉飯。今天中午12:30~13:30之間還有現場演唱,也可以點歌。老婆點了陳奕迅的歌(我沒有跟上流行,不知道歌名,很抱歉),我點了張信哲的愛如潮水(從歌名可以知道我所屬的年代)。

大寶吃飽之後被老婆哄去睡了,倒是二寶活動力旺盛,繞著小桌子走,還鑽到桌底下去探險。由於日正當中,外頭天氣炎熱,關於到白樹社區去看壁畫彩繪這項「任務」,就由我代表去進行了。

白樹社區位在白樹路往西過了樹德路不遠處,入口有一座牌樓,其實離Smallの萱並不遠。大太陽下參觀彩繪的人還不多。白樹社區的黑螞蟻(彩繪的)有許多,連牌樓下的綠郵筒都爬滿了。彩繪中有許多跟農村生活有關的主題,譬如年年有餘、蔗禪(種田的台語諧音)。應該也有是走幽默路線的,譬如午造送(有夠爽)。還有結了果的白樹下一尾長長的綠龍橫跨了三戶民家。至於屋頂上的水塔經過彩繪後,看起來怎麼那麼像海綿寶寶?那星狀光芒的眼睛一看就知道是誰的畫風。我自己很喜歡的是一面橋上以綠色與黑色表現的樹的線條。白樹代天府旁有一戶民宅牆壁上被書寫了「心經」。在興樹路30號的那面畫著「一個男人坐在贊牆上看雲,右手抱著一隻狗(這讓我想起陳小春的歌-男人與公狗),左手抱著台灣」的塗鴉右下角,有瘋台灣的Janet簽名到此一遊,看來橋頭的白樹社區壁畫很快就要成為國際級知名的景點了。

(蔗禪@白樹社區)

後來現場開始有更多年輕人來看壁畫彩繪了,但是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去端詳這些彩繪背後的紅磚瓦屋?有些屋頂邊緣竟也有繁複的巴洛克紋飾。還有閣樓式的二樓;以及窄巷裡的別有洞天。有點年代的水拹仔的旁邊有一水泥塊也爬上了黑螞蟻。代天府左前方的鄉親乘涼聊天處的涼棚邊有兩具磨蔗糖的石車。紅瓦鋪成的屋頂冒出一根煮飯的煙囪,但不知已有多久不見炊煙裊裊?圈圍的區塊現在是空地或是停車處也許本來是養豬的豬圈?在這裡很普遍常見的太原堂號,又是淵源何處?門聯也饒富學問。

橋頭糖廠的日式建物的灰白牆壁曾經被漆上彩色變裝,卻引起了爭議。而在紅磚古厝上塗上彩繪的觀感也是見仁見智了。引進彩繪的目的應該是希望引起人們重視這塊土地上的建物。但是遊客似乎花比較多的心思在建物表面的彩繪上。前幾天有一則關於自助新村彩繪的新聞「眷村彩繪夯 自助新村 政院建議保留」。行政院南部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昨天與軍方會勘,他認為「這種創新的手法,替高雄吸引大批年輕遊客,為什麼年輕人會主動來眷村參觀?這是從未有的經驗,應該要保留下來!」

不過認真想一想,該保留的是眷村的建物,還是聚落的生活型態,還是一群人的共通記憶,還是後來居上的壁畫彩繪?還是這綜合許多年代所累績的事物的總集合?走過代天府旁的柑仔店,走過蔗禪這面牆時,看到棚架下納涼聊天的鄉親,腦海中不禁會浮現這樣的疑問。

雖然太陽頗毒辣,不過由於不用擔心老婆和孩子們曬著了(他們悠哉的在Smallの萱吹冷氣睡午覺),所以身為一個散步者的我心情也是很閒適的,閒適到嫉妒起以前當羅漢腳的那些日子的我自己。

看到幾個年輕人拿著相機在拍攝彩繪壁畫並且合照,熱衷的程度就像在台中嶺東彩虹眷村、左營自助新村一樣。雖然這三者的繪畫風格是迥然不同的。

走回到白樹社區的牌樓處,這時候老婆的電話正好也來了,說大寶已經醒了,要我速速返回。回到Smallの萱,接了老婆小孩,沒有下車帶他們很快地瀏覽了白樹社區。老婆說她其實不是很喜歡這類塗鴉的風格。也是,就算是村上春樹的書,也是有人喜歡,有人連一本都看不下去的。

後來是大寶吵著要坐捷運,而且我們接下來要去的兒童繪本館就在捷運巨蛋站旁,所以我就送老婆母子三人去橋頭車站坐捷運了。其實我自己也很想好好的觀察這歷史建築百景之一的日治時代遺留下來的火車站。之所以這麼正好的原因是,橋頭車站是台鐵與捷運雙鐵共構。真是天時地利人和兼具,讓我得以完成收集歷史建築百景之一的橋頭車站。

臺鐵橋頭車站於明治34年設立(西元1901年),當時稱「橋仔頭乘降場」,大正9年(西元1920年)改稱「橋仔頭驛」。民國44年(西元1955年)改稱「橋頭」。民國97年(西元2008年)停用日治時期舊站房,遷入與高捷共構的鋼鐵外型新站體。新站體騰空,遠望猶如覆蓋在舊站房之上,有泰山壓頂的氣勢。舊站房的白色外牆感覺有重新上漆,光鮮亮麗許多。特意在廊前石柱上掛上復古造型燈,襯托出石柱與屋頂介接處的圓盤優美結構。站房右側開了一道牛眼窗。總之雖然是個保存良好的日治時期遺留車站,但是不知道為何名次能夠衝高到第22名?只能說南部鄉親們在2001年的歷史建築百景票選活動中,頗為踴躍地投票支持在地的老建物吧。

(橋頭火車站:歷史建築百景22)

本文日期:2011.5.1 | 高雄行腳 | 相簿


橋頭車站、Smallの萱、白樹社區、橋仔頭文史協會交通路線圖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2 則回應 to “高雄行腳127-橋仔頭文史協會、Smallの萱、白樹社區壁畫彩繪、橋頭車站(110501)”

  1. lee 說:

    什麼事一家四口笑得這麼開心,雖然沒看到你本人在笑,但是老婆兒子都笑了,你會笑不出來嗎?老二應該有7個月大了?

  2. 冬烘先生 說:

    二寶有七個月大了。
    老婆和孩子因為一起盪鞦韆,所以笑開懷。
    我因為一直擔心鞦韆繩子會斷掉,所以笑不太出來。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