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水面上的綠色倒影)

一年一度的陽明山蝴蝶季「蝶舞草山」活動今年改在大屯山車道展開,以往幾年都是在平日不開放只有蝴蝶季那兩天才開放的竹子山戰備道上,所以我以前美其名去看蝴蝶,其實都是去走風光明媚的竹子山戰備道。其實竹子山戰備道風勢強盛,蝴蝶哪愛在此飛舞?或許是因為如此,今年才改成在大屯山車道。

不過由於我去年到的時間太晚,已經不讓人進入了,所以改成去附近的小油坑看箭竹杜鵑,雖沒看到蝴蝶,不過反覺得杜鵑嬌豔得可愛。今年蝴蝶季又到,我一早出發,不過天候不佳,過了竹子湖之後,下起霧雨,來到巴拉卡公路路口一看,什麼?竟然這兩天都管制車輛進入?這樣的管制說明為什麼在靠近公路口的時候才標示呢?未免太不過親民了吧。總之,這兩天要前往二子坪的話,是一定要在中山樓轉搭免費的接駁車的。

由於下午一點有事要回到台北,加上看到接駁車雖然很多,但班班客滿,而且這時人都要穿雨衣了,那沒有雨衣只有「淋得濕羽衣」的蝴蝶會這麼勤勞跑出來在蝴蝶花廊覓食嗎?雖然跟去年一樣「已經來到這裡卻徒勞無功」的不甘心感覺又再度出現,不過考量到下午的事情,不想要讓行程太匆忙,所以最後決定那就只在陽明山公園附近走走吧。要去哪裡呢?看看眼前形貌清楚的紗帽山已經多年沒登頂了..,或是今年又沒有實現的七星南峰賞紅星杜鵑以及凱達格蘭山尋中原氏杜鵑的規劃..,不然那就..就近從第二停車場走登七星山苗圃線到金露天宮岔路口為止,把兩年前的七星南峰的環繞路線補完好了。這最後的決定果然跟前面兩個的思考是..一點關係也沒有。

(邊石)

就「失之桑榆、收之東隅」的結果論而言,去年沒參與蝴蝶季的收穫是看到不錯的風動箭竹林與媲美高山杜鵑的美麗山景,今年沒參與蝴蝶季的收穫是八年沒走過的苗圃線的沿途風景再發現,最主要是綿長陡上的步道的路邊石與這兩天下雨過後造成的小小溪流在林間倒映的綠光。因為有限定返回時間,所以不能走到七星山山頂,因為不會走到七星山頂,所以可以在步道上慢慢走,因為慢慢走,所以有不匆忙的心因此騰出了空間,因為這份從容,所以能夠看見步道沿途的美好。所以老恩兄先前所提議的「快門慢走團」,我覺得對我來說其中的關鍵點在於有多少已放空的心。

首先是苗圃線的重要路標之一「行啟並御成婚造林記念地」,這是昭和九年陽明山區在完成十年造林計畫之後所立,順便紀念十年前(大正13年)當時還是皇太子的日本裕仁天皇(年號昭和)來台灣一遊以及成婚的經過。看到這碑,我倒是連想到去年去北海道蜜月時在最後一天回札幌的路上,導遊跟我們提起的嫁到日本皇室的女人的甘苦秘辛,從平民出身的美智子(現在明仁天皇的皇后)到現在的雅子妃,從完全與娘家隔離的生活,到傳承皇室繼承權的壓力。在面對一車已經玩了五天準備要回台灣的團員,導遊依然興致不減的口沫橫飛,實在令人佩服,最後還講到日本人姓氏的由來,不過特別的是,日本的皇室成員是沒有姓氏的。

真正走上步道後,雖然步道有點陡,不過由於被樹林阻隔,外面的強風都吹不進林中來,因此這種涼爽的溫度正適合走在略陡的步道上。所以雖然偶而抬頭看見天空的強風把楓樹枝葉吹得搖晃,不過那是最外層的部分,中間以下的部分動的不多,因此顯露出層次感。

至於邊石苔綠的可愛,錯落於綿長的步道石階兩旁,因此形成的線條或圖形,也變成我構圖的目標。至於積水所形成的小小溪,水流滑過樹根之間的韻律,或是靜待波動前的水平面倒映綠光彷彿油畫的多彩,則是新奇的發現。而上山略為幽暗,下山看見穿透的光亮,同一條步道呈現兩種不同的樣貌。甚至連回到第二停車場取車時,看見相思木的黃花落一地,也有所感。於是今天的取景構圖不用多用頭腦,自是信手拈來。

這樣說起來,或許是,看不到蝴蝶,反而能夠激發出額外的靈感。

本文日期:2008.5.31 | 台北行腳 | 相簿 | GPS(MPS)

相關文章

3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508-賞蝶不成轉戰七星山苗圃線之快門慢走(080531)”

  1. lee 說:

    哈哈一切如我預料雨天蝴蝶不會出現,我在27日已賞過了。當天二子坪停車場停了十幾輛小巴,有很多老師、家長帶小朋友去賞蝶。
    我不是說有交管嗎?

  2. 冬烘先生 說:

    Re:Lee兄,交管?本來從仰德大道上陽明山不就是有交管嗎?豈料要上巴拉卡公路也要交管。我在苗圃還是有看到一兩隻蝴蝶啦,不過有爬到山,心情就很快樂了。

  3. LKK山客 說:

    水面上的綠色倒影,營造的詩如畫。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