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台北已經連續下了五天雨了預計還要下到下星期一,於是便想這個週末應該不用有什麼戶外活動,可以在家裏做我永遠作不完的春秋大夢。就這樣我放心的讓一晚上淅瀝瀝的雨聲伴著我以佐有些許微醺的心情下入眠。只是星期六一早上起來,雨卻似早已停了好久,路面都乾了,應該是可以出門的樣子。那就出門去吧,臨時要安排個行程不難,因為我的陽明山花季還沒有結束。

這回想往大屯山區尋找兩種春天花草,路線規劃是大屯山區大8字形,因為這兩樣花草一在南一在北。其中之一就是上回在七星南峰線因霧濃之故未能得見的紅星杜鵑。既然知道菜公坑北邊的山坡上有它的芳蹤,而且我也七年未登上菜公坑山了,那就往菜公坑山去吧。於是今天的起點就是8字形的中間–大屯自然公園附近的菜公坑山第二登山口。

先來到大屯山鞍部,停下來休息一下,看看美麗的小觀音山。雲開霧散之際,就會看到翠綠的山坡現出,延伸到山谷末端之處,點綴了數株蒼松,悠然意境自在遊人心裏。

大屯山鞍部登山口停車場

大屯山鞍部登山口停車場的烏皮九芎

(大屯山鞍部看小觀音山的長髮披肩)

(菜公坑山步道上令人驚豔的金毛杜鵑)

純粹健行觀山的菜公坑山步道因為鄰近熱門的大屯自然公園,反而相對比較冷清。這座山有名是因為山頂的那塊可以讓羅盤偏移的反經石。我倒也不管那麼多,因為這條步道我也好久沒來了,而且我是懷抱著尋芳的心情來此,這裏的一花一草一木一景正好讓我reset我已零星的舊回憶重新逐一細細品味。

步道清靜無人,我慢慢走來,左顧右盼,注意了下方,也就無暇去顧上頭的風景。山路繞過一個彎,乍看到石階與綠草上落了一滿地的杜鵑紅花,心中剛有著這紅花不知從何而落的想法,一抬頭馬上就看到一株開滿花的金毛杜鵑。由於是先看到落花之後才看到滿樹杜鵑花,因此有一種被嚇到腳步幾乎要往後退的震撼。這株金毛杜鵑美是美矣,只是先看落花再回頭看樹上花朵的賞花經驗好像從來沒有過所以才覺得分外驚豔的吧,呵呵。

繼續往山頂走,似乎也走過一個小山頭,好像離山頂也不遠了,但是還沒看到紅星杜鵑的身影。我一直在琢磨「曾經在菜公坑山北方山坡看到紅星杜鵑零星分布」這句話的意思。其實目前我所行走的此段步段應該也算是菜公坑山面北的方向。紅花的金毛杜鵑自然顯眼,沿路也都有所見。只是這白花的紅星杜鵑如果不是長在山道旁的話,應該是比較難以看到吧?

但是菜公坑山果然有紅星杜鵑。我是先看到路旁的大石頭上怎麼像是有人丟了一大堆衛生紙似的。嗯,這樣的說法好像一下子就失去了賞花的浪漫,應該說一大堆棉絮好了。我看到了這些白糊糊像棉絮的東西之後,再往上一看,果然看到紅星杜鵑那獨特的葉與白花紅星。在灰暗的天色之下,隱身在略墨綠樹林之中的紅星杜鵑實在不容易發現。而且整條菜公坑步道上好像也只有這裏有兩、三株。這幾天的雨雖然將花朵打落滿地,但是樹上的花朵與花苞還有滿多的,大概是花期才剛要開始吧。

菜公坑山北坡的紅星杜鵑

靠近菜公坑山山頂的紅星杜鵑

我在山徑邊坡旁的花叢間著實逗留了許久,因為我也三年沒看到這種花朵了,這花還跟森氏杜鵑頗像。說到森氏杜鵑就想起我三年前在阿里山看到的漂亮森氏杜鵑。今年沒能去阿里山賞花,在菜公坑山上看紅星杜鵑也算稍微填補一下遺憾了。

不過菜公坑山雖不高,但山上的展望可不稍遜。尤以在反經石旁觀看雲霧漫過小觀音山,這就是我以前所說過那種的正在爬山的雲啊。當雲霧的高度約略等同小觀音山時,這雲氣被東北風一帶就這樣慢慢地爬過小觀音山來了,然後順著山坡溜滑梯往下蔓延。但同樣也因雲霧罩頂無緣看見小觀音山那廣大的火山口。於是再跑到反經石的右側來看大屯山,同樣有霧氣罩頂的大屯山旁的尖峰,應該是大屯西峰吧。那裡的山凹之間藏著我要找的第二項奇珍。

(廣景:菜公坑山頂反經石看大屯山、小觀音山與三芝北海,雲正從小觀音山山頂爬過來)

菜公坑山步道

菜公坑山山頂看美麗的大屯山群峰

枕頭山據說也有紅星杜鵑。我既已到菜公坑山,當然要順道去登臨一旁的枕頭山。既然山名叫枕頭山,所以山形應該像枕頭一樣和緩,上山也不會有太大的困難吧。山路不難,但是要看是從哪一邊開始走。如果是從菜公坑山鞍部上去的話,就像是從枕頭側邊爬,那的確高度落差不大。但如果是大屯山自然公園上枕頭山,就如同從枕頭的中間腹部的地方上去,落差就會比較大了。

從菜公坑山頂下來之後穿出闊葉林到與草坡交界之處右方有一條山徑就是從邊坡上枕頭山的路。沿路都行走在潮濕的樹林之中,我企盼能看到一些蘭科植物,不過都無所獲,也不再看見紅星杜鵑身影,就這樣上到了枕頭山。枕頭山頂並無基點,就如同山友紓非所說的,擺了兩塊石頭就算是山頂了。山頂附近有許多岔路,都是往烘爐山方向下到北新莊。這個山區古道多,我卻都不取,本來想原路折回由菜公坑山登山口出,然後前往大屯山區尋覓第二樣事物,如此應還能在下午三點前趕赴另一個約會。

但是我最終還是放棄了大屯山區的尋覓,決定把菜公坑山、枕頭山路線走的完整些,讓行程也比較從容。於是從山頂前行不久後,取左下岔路陡下山坡接巴拉卡公路。這一路上山徑原始,草木茂密,濕潤的環境應該也頗適合我要尋找的那樣事物生長,不過一路上都沒有再看到有任何開花的東西了。

從枕頭山下來,越接近公路,大屯自然公園那邊遊客的聲音聽得一清二楚。我很訝異這出口竟然沒有直接接到公路上,而是淡基橫斷古道中的一段–十八彎古道。因為這兩者(巴拉卡公路與十八彎古道)之間還隔著一條小溪-公司田溪。十八彎古道約略從現在的大屯自然公園一直下到北新莊附近,其中有多個路段與現在的公路交錯或是重疊。前幾次山友號召的淡基橫斷古道探索之旅我都未能參與,這回我志在尋芳,卻無意間走了一小段古道,也算是我自己的古道探索行。

透過枕頭山上的松樹看大屯公園

下枕頭山與十八彎古道岔路附近的植物

十八彎古道上之華八仙

古道入口在大屯自然公園停車場旁

(十八彎古道之芒草堆)

古道與現今的公路雖只隔了一條溪,但是兩者之間還有許多雜樹林,於是我只聽得到對面的車聲、人聲嘈雜,但是在古道這頭卻是蔓草幽徑,很奇怪的對照啊。我順著小徑往北走,應該可以出到大屯自然公園。不過這條小徑比我想像中的要長,大概是我一直聽到人聲以為馬上就可以出叢林回到馬路上的緣故吧。而古道少人行走是可知的,因為在這裏看到好幾棵盛開著白花的大株的華八仙,其風采搶去了古道質樸的意味兒,這裡彷彿變成一個賞華八仙的專區似的。

不過出了樹林之後,美好的光景轉換成亂芒草堆。這段路跡不是很清楚的芒草叢,我記得曾經看過公視的淡基橫斷古道中介紹。天氣漸漸暖和了,我又恢復成夏季的標準服裝,因此雙腿難免被芒草做了一些記號。總算從古道鑽出來回到大馬路上,公園小池中綠頭鴨游泳,山坡邊紅白杜鵑爭相綻放,賞花的人悠閒的拿著傻瓜相機取景..,就是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被我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野人嚇一跳。

如果真的有人驚怪而來問我的話,我會這樣對他們說:我本也是賞花人,只是我們賞的花朵不太一樣,因此我才穿梭在山中林間走了一遭;等理好行裝、拂去蛛絲塵土,我又會重入花叢間,倚紅偎翠,享盡浪漫春光,不負我專獵花之美色的花痴之名。

只羨鴛鴦..

杜鵑之花蔟與菜公坑山

(滿園紅杜鵑之大屯自然公園看菜公坑山與枕頭山)

本文日期:2006.3.25 | 台北行腳 | GPS(MPS)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