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從大壩俯瞰還沒全開的南洋櫻香榭大道)

下午一點半離開白河,沿著165縣道南下到烏山頭水庫,目標是本應該在三月中旬就要盛開的南洋櫻。因為今年初天氣太冷,把南洋櫻花期都延後了。烏山頭水庫風景區為了南洋櫻,還特地辦了個烏山頭櫻花季的活動,從3月12日開始為期一個月,只是到了329青年節聽說枝頭上的南洋櫻花還寥寥可數,這樣就有點尷尬了。

本來我想說時序已來到清明,而且這幾天天氣又這麼好,南洋櫻應該也會賞臉綻放歡顏吧。七年前我和老媽就是清明時節來的,那時候的南洋櫻早已經掉落了大半,地上猶能看到鋪上一層粉紅花瓣。不過這次我們來到烏山頭水庫的香榭大道後還是不免有些失望,花大概只開了兩成不到。南洋櫻又不是那種艷麗的品種,所以在大太陽下,高懸樹頭上的淡粉紅的花辮在晴空中看起來不免有些彷彿虛幻了,只是票價(全票200)又是那麼的真實,讓被我好說歹說帶來賞櫻的家人們,大呼不值。尤其是老媽說,那幾棵老欉有什麼好看的?

話說這南洋櫻並不是我們一般在溫帶所看到的薔薇科櫻花,不然就不能在熱帶的南台灣正常生長了。南洋櫻(Gliricidia sepium)原產於熱帶美洲。蝶形花科,半落葉喬木,株高約10公尺,也比一般山櫻花要高大。因花朵盛開時似櫻花滿樹,故名南洋櫻。這又跟這個季節南部大規模盛開的大蝶形花的羊蹄甲(有人也將之稱為南洋櫻花)有所不同,但烏山頭水庫風景區中兩種都有容易混淆。在香榭大道這一排南洋櫻是當年烏山頭水庫興建完成之後就種植在這裡的。

(烏山頭水庫遠山煙波縹緲)

由於我們進入園區後直接驅車到香榭大道,一見南洋櫻尚未大開,於是便繼續往前開到遊客服務中心前停車,想要慢慢逛。老爸說他上次來烏山頭水庫恐怕已經是40多年前了。我們先拿門票去換紀念品(今年烏山頭櫻花季限定)-一塊櫻花造型的小小手工香皂。然後去走了附近的天壇,裏頭有烏山頭水庫的開拓史以及嘉南大圳的灌溉範圍說明。離開天壇之後,又去走了跨越溢洪道的珊瑚吊橋。這吊橋的另外一端入口是關門上鎖的,與聯外道路隔離。20多年我記得曾跟好友從這裡進來,當時這個入口不用收門票。

真是清明時節太恐怖,現在回憶的年份動輒都是以十年份、二十年份為單位來計算的…

就像老媽問我烏山頭這幾棵老欉有什麼老欉有什麼好看的,老婆也問我原路來回走這不能通過的吊橋的意義在哪裡?

哎呀,妳們這些婆婆媽媽怎麼能懂,有些男人即使過了四十歲,心中還是住著一個對事物保持新奇與愛探險的小男孩?

我們把車開到大壩旁的中正公園停車,靠近水庫邊有塊公園綠地,盛開的羊蹄甲襯托湖光山色很是美麗。在這裡可能是鄰近湖邊所以就不會像在天壇邊那樣的燥熱。總之老媽和老婆待在涼蔭中照顧小孩吃水果。我和老爸要走過長長的壩堤去追夢了。

(大壩附近的水管,我在想這是不是也有像白冷圳的倒虹吸管的功用)

攔截官田溪水的烏山頭水庫又稱珊瑚潭,是因為水庫淹沒區上游群山分歧之谷地,匯聚成珊瑚狀的枝枝節節。從壩頂往對湖對面的遠山看去,晴空下仍有邈茫意境。記得好久以前有個台灣探索的節目,就是乘著小船往烏山頭水庫的深處行去,探訪隱居對岸湖坳的山上人家。

從壩頂往另一側看,則是南洋櫻還沒盛開的香榭大道。這個角度居高臨下看更有風情。還能看到送水口附近有一拔地而起的大噴水管,我在猜是在測水庫水位的。回來查資料才知這如煙囟般的噴水管正式名稱叫做「平壓塔」,高約六七丈,因其出水口低於潭平面,故潭水向上急噴而出,再如傘狀下灑。由於送水口水門啟閉時管內產生瞬間水壓,此一平壓塔可平衡送水管水壓,保護抽水設施安全。附帶一提的是,送水口對面的一排南洋櫻與兩株羊蹄甲也開得頗美。

走到壩堤另一側,看到水庫岸邊有兩條新舊的大水管。舊的那條黝黑石塊外表看起來頗有年代,讓我想起白冷圳的倒虹吸管。我猜想這也是利用連通管原理,將集水區的水抽運過壩頂到水庫另一側的水力發電室,然後排放出來,成為嘉南大圳的源頭。

壩堤入口附近還有水閘門與火車頭展示。八田與一當時使用「半水力填築式」的方法來建造大壩,因此需要許多石頭、細沙、泥土等材料,此火車頭擔任的任務便是用來從大內鄉運送建築材料至烏山頭建造大壩。據說當時共有七個由比利時製造出廠的蒸汽式火車頭,以約20
公里的速度來往於台南平原的鐵道上,擔負著貨運、客運的多重任務。

繼續走往八田與一夫婦之墓,這次看到幾個工人在現場施工。我覺得附近好像多蓋了一些有的沒的建物,譬如木門圍籬木屋。老爸說以前八田與一的銅像是坐在一塊石頭上,現在變成坐在一塊平台上了。墓後面的山坡有工人正在遍植整齊的綠草,另外就是鄰近路旁看來是要安置石燈籠,這些石燈籠看起來又不像新造,而是有點年代了,但是我七年前來是卻沒看見?

我們本來要回轉了,但是老爸鼓勵我有問題就要問清楚,於是我們又走回去問在現場監工的風景區人員(我曾問工頭這些石燈籠從哪裡來,工頭說他也不知,但有問題問那個監工的就對了)。那個風景區的人員倒很熱心的回答我所有問題。最主要是現場除了八田與一銅像與夫婦共同的墓碑外,其他的都是日本人要送的。其實風景區也很煩惱這些日式物品要擺在哪裡,怎麼擺才合適。

譬如現在正在裝設的石燈籠與基座,就不知道是從日本哪座寺廟還是庭園搬來的。風景區人員甚至也不太清楚這些石燈籠原是屬於墳墓,還是神社,還是日式庭園。當這些石燈籠送到這裡時,施工的本地師傅才建議說,這些石燈籠按照日式庭園設計應該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的擺設,地上步道可以鋪設石子石塊等,步道入口應該開在何處之類。不過近期那個捐贈石燈籠的人就會來到這裡,到時候會請他們註明捐贈石燈籠的始末。

至於正在植草皮的後山坡,據說是由那位跟日本很有淵源的正男君獨自出錢來綠化的。

另外我七年已有看到的像是跨出一足的石燈籠,據說還有分日月一對,其中之一必須跨在石頭上,另一必須跨入水池中。不過風景區人員說他們也不知道有這麼多講究,只是日本那邊送過來,他們就先安上去了。至於那個常常在日本與台灣看到的祈願世界和平的木牌,風景區人員跟我說,這是東條英機的孫女後來成立一個基金會到處在世界各地擺置。

另外去年日本人也送了千餘株河津櫻給烏山頭水庫,不過由於檢疫時間過長,加上台灣南部天氣熱,來自北國的櫻花水土不服,所以這些櫻花後來的結局可想而知,大概跟巴克禮公園的河津櫻下場差不多。風景區人員很擔心倒時候日方要來烏山頭水庫賞櫻時該去哪裡生櫻花給他們看。他們也很擔心日本人來到八田與一墓前看到所送的石燈籠或是庭園設計跟日本形式不合而鬧笑話。聽到這些話語,我不由得心生疑問:「日本人要送禮物,應該也要先評估合不合適吧,豈能照單全收?」其實我覺得再多這些原本不屬於此地的東西,反而淡化了紀念八田與一的意義。

至於老爸一直想問八田與一銅像原本坐在大石頭上的問題。風景區人員回答說銅像是在八田生前所立,所以當初讓銅像坐在石頭上以示與土地有區隔。後來改成平台時,曾經把銅像往後稍稍移動,在原來的位置上(大約在現在銅像的腳邊)有插了一根鐵釘為記。不過風景區人員和我們在銅像的腳邊找了半天,就是沒看到她說的那根鐵釘。不過八田與一的銅像在台灣光復之初,曾被水庫管理人員收藏到倉庫中避風頭,所以真要把銅像位置考證到非常精確,也沒有太大意義。

我們在八田與一銅像處待了太久,果然老婆打電話來催促。於是趕快回到中正公園停車處接了家人,又開車回轉到香榭大道與未開但仍有可觀的南洋櫻拍了些照片。然後又去八田技師紀念室參觀,這次我特別端詳裏頭的老照片,其中有一張是八田與一在烏山頭的住居。

我自己先離開紀念室走到對面上方的殉工碑去探看,而家人們則往親水遊戲區走去了。殉工碑保持完整,四方的護石則有部分更替過。昭和五年(1930年)嘉南大圳全體工作人員所組成的「烏山頭交友會」不僅為八田與一立銅像紀念,另在大壩旁也為134位因意外和疾病殉職的員工及眷屬立了座「殉工碑」。石碑下方正面刻有交友會會長八田與一親撰碑文,餘三面則刻上殉職者之名。

至於八田技師紀念室後方的送水站出水口正是八田與一的夫人外代樹跳水殉夫的所在。1942年八田與一所搭乘的郵輪從日本前往菲律賓的途中被美軍擊沉,八田與一在此事件中喪生。二次大戰後在台日人將被遣返,而外代樹此時卻選擇在出水口跳水自盡,與丈夫一生心血所在的烏山頭水庫永遠長伴,留下一段淒美的愛情傳說。

從殉工碑往香榭大道方向看過去,左邊是大壩石堤,香榭大道的盡頭遠方是天壇頂端。登高攬勝,雲淡風輕;前塵往事,會心不遠。祝福烏山頭水庫早日成功登錄世界文化遺產。

我走下殉工碑所在的山坡階梯,重回到紀念室,經過珊瑚飛瀑(送水站)、平壓塔,回望紀念室對面那排南洋櫻,便繼續往親水遊戲區走追上家人。

親水區比我預期的要有規模,還有高空滑水道,不過小兒最有興趣的是水中的溜滑梯,一直念著要去溜滑梯。但是我們沒能讓他下水去玩,今天已太晚,而且大人們的心態還沒準備好。

(原來有這麼多日本人要送東西給烏山頭水庫)

本文日期:2011.4.2 | 台南行腳 | 相簿 | MPS(GPS)

從白河走縣道165經東山到六甲烏山頭水庫交通路線圖

相關文章


3 則回應 to “台南行腳194-烏山頭南洋櫻與八田與一銅像軼事(110402)”

  1. 林沖 says:

    去年清明後去烏山頭水庫南洋櫻花早已落盡,
    其票價也是被我家師姐罵到臭頭。

    在雲林縣的雲101縣道〈與省道158公路18.5K交匯處〉從馬光的順安宮到崙內的靜法寺約2公里多,
    在這個時節其兩旁的行道樹枝頭滿滿的花朵甚為可觀,
    一直以為是羊蹄甲花,前兩年與崙內社區發展協會的理事長聊天時他說是南洋櫻?
    甚至連兩年用民俗遊藝的方式辦了櫻花季!

    羊蹄甲?洋紫荊?豔紫荊?南洋櫻?我一向搞不太清楚!
    不過昨日連兩次刻意繞經雲101縣道花朵已開始隨風飄舞,
    小兒連說我要暈倒了,問他是太美麗嗎?
    剛滿3歲的小朋友只是笑,也說不清是模仿誰講的或真的跟他阿爸一樣是個浪漫的花癡〈我家師姐講的〉。

    當然如果只是到農村賞花雖是小而確幸,但漫漫長日恐怕無以為繼,
    如能搭配土庫美食〈阿海師當歸鴨麵線、怪人鱔魚麵等〉,
    加上虎尾的雲林故事館、虎尾糖廠的園區〈走過虎尾溪鐵橋、同心公園、宿舍區、福利社吃冰、季節對的話可看到長長的火車載著真正的甘蔗經過平交道〉應是可填滿一整天的空檔。

  2. 冬烘先生 says:

    老實說羊蹄甲,洋紫荊,豔紫荊,南洋櫻,我也是傻傻地分不清楚,還是當個只要浪漫的花癡,最無煩惱。
    至於烏山頭水庫的票價,我覺得可能是把親水遊戲區設施涵蓋在裡面了。
    「到農村賞花雖是小而確幸,但漫漫長日恐怕無以為繼」,這句話一語中的。所以規劃家庭旅遊得做許多功課,最後行程如果不能讓每個人都滿意,也不用太失落就是。
    虎尾的景點我有注意到了,至於追甘蔗我老媽應該很有興趣,因為這是她的童年。
    感謝您分享雲林的景點,荷苞山的油桐花應該也要盛開了吧。

  3. 冬烘先生 says:

    根據今天的新聞(八田與一紀念園 斥資上億重現日房舍),原來我當時所看到的日式庭園建設也有可能是整個八田與一紀念園的一環。雖然根據報載八田與一紀念園主要以四棟日式宿舍為主。以下部分轉載自醒報新聞
    歷時2年,耗資一億兩千萬台幣,日本技師八田與一紀念園終於修復興建完成,5月8日將落成啟用..將邀請馬總統及前日本首相森喜朗、參議員藤井孝男、金澤市市長山野之義、八田技師的家屬及八田與一技師宿舍復原傢俱贈與推動執行委員會等一行。
    紀念活動還有從29日開始的大型舞劇「千鷺之歌」巡演,將舞出八田與一愛台灣、建設台灣,最後長眠台灣的故事…
    在馬總統指示紀念園區的修復一定要「原汁原味」下…規劃單位遠赴日本石川縣金澤市訪談考據,修建階段並引進日本傳統木匠技術,務求宿舍修復的精確。屋瓦和部份檜木建材都是從日本買回的。
    紀念園區總面積五點一公頃,主要有八田宅等四棟高級主管日式房舍,以及兩棟由倉庫改建的展示館與遊客中心。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