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這次的廬山之行是繼公元二千年二二八墾丁之行後,最大的一次蘭藝社老骨頭南北大會師。三年前與三年後,人事究竟有何變遷呢?常暉和文豐在這一、兩年陸續結婚。今年年中,學弟朝興也已從美國留學歸國回台任教。有人在這一、兩年中又重新拾回幸福;也有人依舊在情字這條路上獨自徘徊。居廣陶還是在家傳的燒窯業中企望第二春。而三年過後依舊好為人師的我,在老友間高談闊論時;偶而想到這兩年來一路走過來所經歷的風風雨雨時,就不免有些心虛了。

廬山吊橋標準觀光客

往溫泉頭的沿溪路

晴玉示範煮蛋

(廬山之溫泉夜(我們住的房間))

所以這次的廬山奧萬大之行,是以輕鬆休閒為目的。泡溫泉是一定要的;跟老友們聚會笑(?)談天下事是一定要的。至於奧萬大楓紅了沒有?要不要順路再到清境、合歡山等更多地方?就不是我們所考慮的了。

所以廬山溫泉區之溫泉旅館林立,雖在深山中但熱鬧程度不輸台北烏來。往溫泉頭的溪旁還有一條開鑿山壁的小徑。雖然這些景物都有它可書之處;但是眾人此行所感受的輕鬆悠閒卻不是筆墨可以表達。對於要求不多的我們,行程安排本來就可以這麼地簡單。

舒服的泡過湯屋;又在有各種水療的露天溫泉池游來游去。忽冷忽熱的泡法真會讓受傷的膝蓋吃不消啊。在露天游泳池待很久的原因是:有許多泳裝美女。當女孩們踏入冬天的冷水池被凍的哎哎叫,花容失色兼七手八腳的跳起來時,姿態尤其可愛。轉回來..,據燒陶專家世紘所言,其實就這間溫泉會館來說,有石頭浴池與花崗石地板排水設計的湯屋,其造價應該會比別墅型的套房還要貴得多。

(屋內養尊處優組:走到哪裡之牌打到哪裡)

我自己從六點半一直泡到快九點才回到房間。以打牌為生活目標的守盛,泡過溫泉許久,耐不住寂寞,抱怨說等不到牌腳啦。我只得把大夥兜攏在樓上右邊房間。至於這棟房子是要說明一下的:一棟有兩層,每一層有兩個房間。此番我們十六人正好把一整棟租下來,圖個清靜。這棟新建的溫泉會館,好處是遠離主流的旅館區,處於塔羅灣溪左岸。過了十點之後,泡湯人潮散去,房子之前的庭園公共空間便可以做為談天說地之用。

(屋外喝西北風組:憂國憂民兼憂己)

於是房間裡一桌打橋牌,另外一桌打大老二。賭注是熬的不夠爛的紅豆湯(輸的人要喝比較多),大夥還是賭得興緻盎然。玩過一輪,這時晚上沒吃飽又偷跑出去吃火鍋的人回來了。我眼看房間塞不下這麼多人,只好委屈老骨頭們坐到屋前玄關喝西北風,我親自泡茶伺候。

只是每次跟世紘聊天都很沉重。單打獨鬥的傳統產業到底需要什麼幫忙?一個公協會還是政府政策的支持。傳統又兼是文化產業,沒有多少產值,本就不受重視。

世紘有心結合文史,從事陶藝方面的創作;或是將居廣陶四周規劃為生態環保示範園區。只是沒有奧援,頗感有心無力。就算政府有相關補助,但是一般的小老百姓往往不知可以向誰申請資源?只是在台北..的我,也很無奈啊;只因我知道,關於資源永遠分配不均,所以大者將會恆大。

(居廣陶之BCG模型分析)

所以如果問我有何意見,那我的策略就是:轉型、整合、提昇。傳統的燒窯未必不再有機會。藉由加入設計創意,可以讓陶製品成為藝術創作品或是另類的生活產品,如果有不錯的行銷策略,也許可以開拓出新的市場。這是轉型策略。這一點世紘已經開始在做了。

至於整合相關業者有其困難度,因為同行不免相忌,尤其在文化產業。但是如果可以整合一起,便有足夠的聲音向政府或需要塑造形象大企業求得資源(如果高先生有在看的話,請贊助在地文化吧)

結合國中小學的鄉土教學,居廣陶一直在做,雖說市場可以涵蓋雲嘉南高屏,但量卻一直做不出來。如果就提昇行銷4P策略而言,鄉土教學的內容必須再被完整包裝與設計(譬如說,跟學校教學更緊密結合,而非只是只賣一次的專案型產品)。就推廣而言,可能要有搭順風車的策略。不論是結合地方特色發展,觀光旅遊,總之要讓居廣陶的產品與品牌知名度,搭配活動或是其他產品一起推銷到更多的地方。至於如果先憑著domain know how 成為外銷蘭花的專業代工,或許可以帶來穩定的收入;做為發展其他產品的基礎。

(學妹,學長教妳使壞)

所以我還真是個矛盾的人。有時候自命清高,有時候又經濟的可以。

從九點多一直聊下來,我所帶來的茶雖換了多次,但也都泡到無味了。廬山的夜漸深漸涼;我們所談的話題也讓人感覺越來越冷。號稱廬山第一勇,只著薄外套和短褲的我,說得口沫橫飛天花亂墬自然不覺得冷。而感情歷久彌堅的世紘與常暉夫婦也尚能撐得下去不打瞌睡。

比較難得的是,寶蘭小妹妹(相對而言)能夠甘願陪著我們這群大老閒聊,一邊還與樓上的牌客周旋,且自願在一旁伺候著零食、泡麵、紅豆湯….。總算我們沒有白疼她。樓上那一群食米不知米價的牌客,竟然還派人來跟我索茶喝,而且一要就是十杯。豈不知我們就是靠著熱茶暖身的。我的好茶被當做一般飲料來喝,還真是浪費了。世紘看到我面有難色,就想出了解套的方式,我稱之為「一碗田螺摻九碗湯」策略。端上去之後,我們屋外的人在偷笑,想不到樓上的牌客竟然連連讚說好喝好喝,還要再續杯。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只要掛上知名品牌,不管其內容如何,價值馬上增加好幾倍。

後來科伯也離開牌局從樓上跑下來,到商店區幫我們張羅清酒去了。不過卻買回來紅葡萄酒。發現沒有開瓶器,又馬上跑到旅館櫃檯、便利商店去找開瓶器。後來據說酒瓶塞是在卡拉OK店被打開的。在科伯跑進跑出之時,世紘看到科伯做事這麼積極認真,不禁有感而發的說:也許經營事業時,也能像科伯做事這麼執著,遇到挫折時可以不斷再接再厲,或許現在早就成功了也說不一定。

世紘的意思,我能了解。人或都有惰性,遇到阻力時,不免心生猶豫。所以給自己找個懶惰的藉口,就會順理成章地選擇隨緣了。不過我覺得這是個人價值觀不同。若是看淡世情,但盡其在我,故樂天知命以待天時。那把我以上那些經濟的想法都忘掉,反而更好。積極追求的,未必是真正想要的;無所用心而來的,或許會更接近真實。

時間將近午夜,樓上不時傳來打牌的喧鬧聲。據說是守盛對裁判出言不遜被扣十點,後來發牌錯誤再被扣十點。想不到這沒煮爛的紅豆湯竟然有如此魅力。倒是樓下的我們吃完泡麵,就想散了各自回房。旅館庭園的燈也關了,這時候天空中的星斗就通通現了出來。冬夜的星空正燦爛。與世紘夫婦比畫著南方夜空中的冬天大三角;金牛座七姊妹星團之七缺一。所謂的談天說地清談之樂,大概就是如此了。只是世紘用手圈著我的頸子威脅說:我說你啊,什麼時候才要到我們那邊教小朋友看星星?我也不知道;就像那個說退休後要到六ㄍㄨㄍㄨ兒院傳道的老先生一樣,就算答應了,諾言卻沒有實現。

世紘進屋後,換酷跑出來,說一時睡不著,要出去走走。寶蘭、守禮、守盛三個都說要隨行。那我當然還是穿著短褲奉陪了。出了旅館,過了吊橋,走到下午來過的商店街,早就已經都拉下門。後來又到了叉路口的花圃,這裡的澆花噴水器原來都是晚上啟動的。雖然晚上澆花可以不會打擾觀光客,但其實寒冷的晚上澆花,豈不是要把花凍死啦。

不過好像只有我一個在為花兒擔憂。這群大孩子都在躍躍欲試準備衝過由兩、三架旋轉灑水器所交織而成的水幕陣勢。這些旋轉水柱正好掃過我們要通過的路。其實也沒有說一定要再往前走,只是那似乎尚未泯滅的童心驅使著我們一定要去跟這些噴水器玩一遭。結果同樣免不了被空中灑下的水柱掃過的有寶蘭和我。我身上全沒沾濕半點,而寶蘭卻被淋到了。這差別只是在那誰能穿梭水幕間隙而已。

天冷,一晚好眠。早起鳥兒有蟲吃;隔壁屋也早起的女孩們叫我幫她們照相,並直說:昨天晚上她們會不會太吵了?有沒有吵到我。其實啊,應該是高談闊論與牌局激烈的我們有沒有吵到她們才對。新認識的鄰居互相寒喧後,接下來就是….。

到餐館吃旅館附贈的早餐,吃不夠,又多點了一盤菜脯蛋,加上兩鍋粥;但最後還是把每個盤子清光光。老闆娘看得暗暗搖頭;遇到這群大食客,住宿附早晚餐真是虧大了。

吃飽後,約定八點半集合出發到奧萬大。於是還有點時間去吊橋旁買廬山名產:櫻花小米麻糬。等候的時間跟老闆閒哈啦。老闆說,他做米麻糬有「十三個鐘頭」。我說要這麼久啊,那一定是特別好吃囉。老闆說不對啦,是「ㄗㄨㄛˋ ㄙˇ三個總統」啦。我說,「做十三個鐘頭」?正在糾纏不清之時,一旁老闆娘解釋說:是從我們開始做米麻糬以來到現在這麼多年,已經死了三個總統了。

喔,原來如此啊。那我跟你買一盒。並祝你店一直開下去,ㄗㄨㄛˋ ㄙˇ更多個總統啦。

蔣院長說:好吃好吃

我們也說:好吃好吃

(楓未紅,落羽松反成主角)

(停車場旁之大草坪)

八點半出發往奧萬大,學弟朝興卻要先走一步。剛回國的他有許多事要忙,特地抽空來跟我們聚會已是難得。杉林溪通車了,也許下次再來南投聚會辦個溪阿縱走順觀石猴一葉蘭之旅也不錯。

總之,從廬山到奧萬大的路程也走了一個小時,沿著萬大水庫的山路,雖然沿途有美麗的湖光山色,但是蜿蜒的山路讓該暈車的都暈車了。這一次聽到駕駛也會暈車的,那就是世紘老大啦。

由第一停車場往楓林區的路上,先是一段長長階梯直接下到溪底。在途中一處,常暉蹲在路旁看樹幹旁的一圈樹皮,我們圍著旁邊聽他講解。原來附著在樹皮上的竟也是蘭花,稱之為豆蘭。開花時會抽出一小小花梗,開著小黃花。

後來下到溪畔,發電用蓄水池,續往中繼服務站走。其實左邊的山壁都是地衣苔蘚,陽光鮮少直射,但也不會太陰暗,其實是頗適合蘭花生長的。稍稍注意尋找便會看到蘭與造型獨特的蕨類。

世紘跟常暉討論著,不妨可以多辦幾次尋找野蘭的活動。除了可以親近野生蘭花欣賞其美,當然也算是戶外郊遊。昔日的中橫青山與墾丁南仁湖就是這樣的性質。

不久,路過中繼服務站,裡面買吃買喝的人潮洶湧。而站外有幾株青楓略有些許紅葉,卻還能吸引攝影的人聊勝於無地取景。

注意看!這是小豆蘭

(有多小?) 有這….麼小

(豆蘭,蘭藝社的戶外教學)

才早上十點的奧萬大,停車場竟已擠進許多車。仰躺在第一、二停車場前的大草坪,看著翠綠的遠山與藍天,舒服地都快睡著了,那科伯上個廁所怎麼會這麼久還不出來?

至於遊客中心附近的三株落羽松正要由綠轉紅,煞是好看。

第一平台處看萬大南北溪交會。第二平台是個寬廣的木造平台是幾條步道的交會點。

從第二平台要下到溪畔的楓林吊橋,有一大段階梯路,我的腳就又痛了起來,大概是昨晚浸泡了冷水的關係。

過了溪後來到楓林區,結果是楓幾乎都未紅,綠葉還高掛枝頭。雖然如此還是在楓林區留連許久。

一號平台看對岸之楓松林區

中繼服務站之槭小紅

二號平台之腳架這時才拿出來

沿萬大溪回第三停車場的路

一支楓葉

楓林區,綠成一片;小朋友愛耍寶

楓林區中,寶蘭被要求幫兩個小女孩拍照。現在的小女孩真是太活潑了,在陌生人的鏡頭前,所表現出來的表情與肢體語言還是十分豐富。常暉後來到了,我便要寶蘭學那兩個小女孩的動作依樣畫葫蘆表演一次給大家看。她果然上當照做。只是動作雖像,卻有另一番「笑」果。六年級女生與七年級女生還是有差,哈哈。被眾人笑過後,叫她再做一次,果然是打死也不肯了。

在楓林區休憩畢,雖尚未把整個森林區走完,不過眾人也就此折返….

遊記到此結束了。如果酷你有耐心還能看到這裡,當知有人要吃你買的埔里酒廠之紹興香腸。你買了一斤回家,總該辦個打香腸大賽吧。

本文日期:2003.11.30 | 台北行腳 | [旅聯網/廬山] | [旅聯網/奧萬大]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