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本來要寫一大堆關於這次科伯上台北來,我們給他慶生的事,不過今晚的情緒因為某些緣故而轉換、被中和,以致於寫不出什麼來。至於今年的陽明山花季,第一個感覺是人變少了,第二個感覺是花變少了,第三個感覺是攤販的生意變得很差。不過也許花沒有變少,是因為人少,是因為觀看的人的心境變了。值得一提的大概只有為了找尋好的攝影角度所做的努力吧,為了尋找那種harmonic的感覺,總之花了一些時間等人群散去,在花叢的顏色與枝葉佈局之間構圖。在回到停車場的路上是這麼想的:每年的花季好像都差不多,而一年卻是不如一年,那麼明年還要不要來呢?

(2001.03.18補擎天崗環行步道)

星期六(3.10)早晨約十點在台北火車站,不過我遲到了。從火車站出發後,一行人還沒決定去哪裡,因為原本要去烏來,卻被眾人推翻了,於是我想還是去擎天崗走走吧,雖然帶遠道而來的客人去擎天崗似乎有點失禮。後來又臨時決定在北投吃中餐,這時才叫文豐、蕙玲來北投會合。說實在的,這真的是完全沒有規劃要去哪裡的一次,這真的不是我的style。

在北投,我們在討論到底路旁的一盛開花的樹是不是梅花,因為科伯堅持這顆樹跟在清華的梅園的梅樹一樣﹔不過我們其他人則堅稱這絕對不是梅花,應該是桃花吧﹔時至今日,我反而覺得應該是櫻花吧。唉,真是一個令人糊裡糊塗的百花齊放的春天。

吃拉麵喝清酒(是有人知道我愛喝酒,事實上我是認為應該學義大利人把生命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聽起來滿不錯的。有鱈魚肝與豆腐等別出心裁的小菜,總之是不錯的店感謝淑霞的推薦。一邊吃
拉麵,一邊科伯又在大談他在日本旅遊的經驗,不過每一次一講就會講到正經的那一方面去了,譬如說日本人抽煙習慣之研究、日本地鐵之研究。老實說,我們這些俗人喜歡聽的是風花雪月啊,譬如說在日本的艷遇。不過看在科伯要請客的份上,我就只是消遣消遣他,轉移他的話題,至少不要那麼無趣嘛!後來我聽說科伯要請客,就想請他連Spring的溫泉住宿要不要一併包了。果然這個腦筋轉不過來的人,就面有難色的認真考慮起來了。哈哈,難道他不知道我是在開玩笑。

後來在附近的Welcome,補了一大堆的水果準備帶上山。不過上山前看到了M牌漢堡店,想到了蛋捲冰淇淋的美味,結果Chris和Sarah趁著文豐那台車還沒到,就跑去買了。後來文豐到了,看到我們還停在原地,很感納悶。因為我們告訴文豐說,那個Sarah上廁所去也。但是上廁所怎麼會這久呢?難道是被蛋捲淹沒了?

後來從北投上陽明山還是我當導遊,這些大路癡,看來是不能享受那種旅遊時按圖索驥後找到正確的路時的成就感,以及忽逢桃花園那種驚奇感。從北投上陽明山,在中山樓前右轉接到菁山路以避開花季上山車潮,這樣的認路工作,在我們這一群人中還真是捨我其誰,不過我當導遊的熱忱正在消散中,大夥警惕吧。

後來到了擎天崗,難為了女孩們用冰冷的水洗水果,凍的手發紫。然後一群人就這樣郊遊似的,邊走邊吃,在大草原中尋找牛啊,牛。而我只知,蓮霧蠻甜的﹔一群平素懶的走路的小姐少爺,就被我手中提的水果誘惑,而開始動了。在魚路古道的入口城門休息吃水果、研究剝核桃時,一行人聽我在講當年勇,就是百二崁爬上來那一段﹔看看左方冒著煙的大油坑,以及下方以前先人開墾的台地,在場的人沒有人有勇氣可以走這麼一段下去然後再回來。

後來我聽到Sarah跟我講說,剛才她跟淑霞兩個在路線告示牌那裡,跟人炫耀說,她們是從風櫃口走過來的。而上回她們兩個連同Cool才不過只走過頂山而已(約三分之一)。這的確是值得炫耀,不過是要真正有走完這麼一遭(單程5.9km)的人,如,才有資格炫耀的說。

後來繼續沿著環行步道走,沿途應蕙玲要求跟許多牛照相,我覺得我對攝影取景的直覺正在與日俱增。而且我們這一群人也常常被人要求幫別人照相。好笑的是Sarah,拜託一下,不要用拿著高級單眼相機的方式去拿著別人的傻瓜相機好嗎?妳知道一旁看的我們都忍住不敢笑。繞過一大片山坡,我們一行人對著一隻牛爭論,到底陽明山有沒有母牛?在我的印象中應該是沒有的。不過眼前這條牛,明明就沒有那個…鞭。

說到鞭,常暉又要開始推銷他的牛鞭湯了。這實在是令人不敢領教,看著活生生的牛,想著他的鞭做成湯,這…要從何說起。走著走著,有許多牛就近在咫尺了。有一個小孩跑去摸小牛,一旁的爸爸竟然還鼓勵他,真是奇哉怪也。後來牛的話題,竟然談到了,把牛去勢的問題。擎天崗的牛啊,牛,你們竟然讓這一群公子小姐忘記了他們正在努力的爬坡哩。

繞過最後的山頭,一邊是往竹篙山,一邊就是回程往兩年前(1998.11)看獅子座流星雨的地方。那個房舍旁的坑還在,兩年多前的我們就用睡袋舖在這個大坑中的草地上,窩在一起看流星。不過真正在注意流星的,大概只有我吧。其他的人,打牌的、睡覺的…,好一個漫漫冬夜。

晚上回寒舍吃火鍋,逼科伯把追女孩的事情講了出來﹔同時也讓文豐傳授了幾招秘技。壽星科伯的三個願望,常暉幫他許了一個:Girl(s)。我幫他許了一個RV休旅車。剩下的一個,大概諒他也許不出來。總之,吹蠟燭時,Sarah把蛋糕上的櫻桃,吹跑了。還真是吹皺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本文日期:2001.3.10(3.18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旅聯網/擎天崗]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