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其實沒什麼靈感,關於這次的太平山之旅的遊記,雖然之前還是寫了一些,不過還是決定把它隱藏起來(這個網頁有一部份被我以密碼鎖住)。沿途幾個停留的景點分別是:礁溪之宜蘭縣旅遊中心、土場之太平山森林遊樂區收費站、仁澤溫泉、白嶺巨木、太平山莊、翠峰湖、三疊瀑布。

白嶺之Tina

文豐、蕙玲 白嶺之常暉

礁溪之宜蘭縣旅遊中心被常暉批評為:連簡介說明都沒有的一個旅遊中心﹔我只進過那裡的廁所,所以不予置評。(沒有靈感可寫)

至於土場的收費站後方有一個沿岸開了許多鳳凰花的水池,附近還停放了兩輛以前運木材的的蒸氣火車頭。我們在那裡停留許久,因為主辦人的車去採買零食落後我們很久的關係。這次旅行很奇怪的是:我們的主辦人都是每次到了緊要關頭的最後才會出現。(沒有靈感可寫)

在仁澤溫泉吃中餐,用完中餐在溫泉煮蛋區附近吃水果,吃完水果去爬後面的森林步道。(沒有靈感可寫)森林步道正在整修,也把欄杆漆上油漆。個人覺得步道本身沒有特色,欄杆刷上油漆只能算聊勝於無。

離開仁澤經過”中間”解說站,再到白嶺巨木,這時山區開始起霧。

白嶺巨木目前用鐵絲圍住勉強維持不垮。文豐他們想要早點到太平山莊check in,所以拍完紀念照片繼續上車趕路。(沒有靈感可寫)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從這裡開始沿途的山路旁的山壁都開滿了一種小黃花,在以綠草為底的山壁上顯得分外顯眼與美麗。Tina一直對這不知名的小黃花很感興趣,不過我們之中沒有人知道那花到底叫什麼名字。

(紫葉槭之Tina)

進到太平山莊check in後,由於我們訂的房間是八人房與三個通舖,而這兩個房間都在太平山莊最上層。整個山坡都被規劃成住宿區與小木屋,然後旅客必須沿著階梯爬上山坡才能到達住宿的地方﹔由於空氣稀薄(海拔2000公尺),所以初次爬,還真有點喘不過氣來。
而階梯兩旁兩排的紫葉槭這時候葉片果然如同其名一般轉成紫色,而現在的季節卻是盛夏的六月。由於紫葉槭實在太過美麗,所以就算是走這麼一段陡長的階梯才能到八館,還算是值得。

八館的好處是離後山的森林步道很近,廢話,因為八館其實就已經在山腰了。森林步道以鎮安宮為中心,含觀音石步道、檜木原始林步道、青年步道等等。檜木原始林步道最近如同拉拉山一般舖設了檜木的人行木板道,所以走起來更不費力。而沿途奇形怪狀的檜木,倒也真的值得一遊。(沒有靈感可寫)八館的八人房實在簡單到有點離譜,與鄰近房間的隔間只有以木板門鎖住,而且可輕易打開,隨時可以變成十六人房。因為我們總共有十一個人,總不能都擠在一間八人房,所以我一開始就自願到通舖去睡。

805之茶與人生

餐廳在第五層,吃完晚餐後不到七點﹔於是和瑞庭帶著他的相機再到後山去拍薄暮霧中的山景。山上霧漸濃,風勢轉盛,沿著觀音石步道繞了一圈到小木屋區附近,在路燈的映托之下,小木屋與附近的山林沐浴在淒美柔和的暮色之中。用腳架長時間曝光不加閃光燈,只怕還是拍不出也留不住那一瞬間各人心中對太平山景的感想吧,因為其中還參雜了太多個人情緒。會不會有人因景傷情,想到了過去的情人。我會這麼寫,大概就真的是有吧。多愁善感的人。

後來從山腰一直拍到山下的停車場,再回到八館時已經過了八點,一回到八館,蕙玲就督促我趕快去泡茶。可是我還沒洗澡…

我泡的茶受到稱讚,固然是非常高興﹔不過用小茶壺一次要泡十二人份的茶,大概不過兩回,茶就會變淡吧。

為了打發剩下來的漫漫長夜,接下來就是撲克牌上場的時間。這次我帶了三副牌,兩副牌被拿去玩老少咸宜的大老二﹔另外一副被我拿來玩橋牌。玩撲克牌的確是拉近原來還陌生的人們快速變成熟稔的好方法。

不過之前說過八人房之間事實上只有用木板隔間﹔原本下午隔壁吵的很的小孩子,剛過九點就被趕去睡覺了,大概是準備明天早起看日出。相較之下,在隔壁打牌的我們雖經自我克制的歡笑聲就被嫌吵了。

805之…

剛過十點,正在玩牌興頭上的我們(包括原本因感冒很累的cool、開車很累的震宇,文豐)因為隔壁的抗議,只得早早熄燈就寢。而我回到通舖702,通舖那邊的夜生活才剛開始。而我從來沒有在十點前自己乖乖去睡覺,而且就如同上次在武陵農場的夜晚一樣,在山上的靜謐良宵豈能如此浪費?至於明天的早起,就交給鬧鐘科伯去吧。

步出七館,就是山莊的階梯頂端,抬頭望向天空,樹葉空隙中露出的縫隙有一顆偏紅的星,不知是火星或是木星。
步下階梯到五館附近的蹦蹦車站附近,光害驟然少了許多,南方的天空豁然開朗起來。月亮,應該是農曆十一、十二半滿的月,原本還罩著月暈,不一會兒,雲竟全部消散,月與星都亮了起來,明天一定是個好天氣。

這時候的我獨自享有這片星空:南方S形的天蠍座是夏天最明顯的星座,之前提過的火星這時不經意發現竟然在心宿附近,古代傳言熒惑(火星)與流火相會(心宿二,紅色的天蠍座心臟)必定發生大火﹔後來七月二日陽明山小油坑果然發生火災。

頭頂上是夏季大三角:牛郎、織女、天津四,以及明亮的夏季銀河。到山上來就是要跟這些平日在都市忙的難得一見的星星朋友,好好打打招呼。

斗杓南指的北斗,黃色顯眼的大角,加上西方地平即將沉入遠山的處女座潔白角宿一(Spica),西方這些星星連結起來這是好久不見的春之弧。連北斗第六星開陽的雙星都看的好清楚。

心中充滿幸福之際,有一群人步入這車站,打斷了我在星空中的神遊。不得已,往底下幾層走,在停車場附近坐了一會,又有人從上面下來吵吵鬧鬧。沒關係,你們下來,我就回頭往上走。太平山的另一特色就是不知是蟾蜍還是青蛙會在步道上亂跳。

快到八館時,抬頭看到階梯頂端燈火闌珊處,瑞庭與一個女孩在聊天,好像是Tina,不敢確定。後來走近一看果然是Tina。

Tina和瑞庭這兩個平日就愛爬山的人湊在一塊可就有的聊﹔瑞庭上禮拜去爬大霸,下禮拜還要去走奇萊﹔這些大山百岳,其實是我只能心嚮往之,但不敢效法的。帶瑞庭和Tina重回蹦蹦車站暗處觀星,又聊了一會,夜漸深(其實也才不過十一點),略有寒意,請兩位回去睡覺,而我又獨自在夜空下待了一會。直到感覺氣順了些,才回房。回到通舖讓我嚇了一跳,我的右邊瑞庭背向窗邊在床上打坐﹔而我不遠處的左方床位還有一個人面對窗邊打坐,讓我感覺壓力有點大。

朦朦朧朧間睡覺了又醒,醒了再睡,山頂天氣涼涼的,還蠻好睡。凌晨三時許,感覺附近有人起身觀日出去了﹔本來以為可以安心睡覺,一到四點又被科伯拉起來。不過我們從停車場出發準備到翠峰湖已經是四點四十五分的事。後來終於還是沒能趕上日出那一瞬間,我們不過晚了十分鐘而已,而去年在觀霧看到的精采日出瞬間,無緣在翠峰湖重現。真是浪費了好不容易遇到的一個翠峰湖的好天氣。

後來再開了一會車,終於看到了清晨晴空之下山中的明珠:翠峰湖。我們之中,不乏多次來過太平山與翠峰湖者,但是能夠在晴朗的藍天下看到翠綠的翠峰湖,卻幾乎沒有。這也是因為清晨的翠峰湖幾乎都籠罩在雲霧之中。

用過早餐,準備搭蹦蹦車前往三疊瀑布處,不過下次蹦蹦車的車票記得要前一日去訂。原本想訂八點半的,結果還是只能訂到十點半。於是這多出來的三個小時,就成為補休最佳時間。雖然大部分的人都去睡覺,不過還是有人利用難得早晨時光清談閒聊。雅真很虔誠的在八館面對山景的窗前補做禮拜,神態寧靜安詳。我和瑞庭坐在八館窗前的空地上談個人生活體驗。

蹦蹦車之茂興站 三疊瀑布

坐蹦蹦車之前,理所當然的發生一些trouble,差一點趕不上當班的蹦蹦車,跟了我十多年的傻瓜相機也不見了,這些事就略過不表。因為接下來從茂興車站下到三疊瀑布的2.7公里,對某些人是嚴厲的考驗。不過我們的曠男群倒是一馬當先,早早就下到山谷,而Tina、常暉也到的飛快﹔落後到的人自己心理有數。

三疊瀑布第三層下的潭水似乎並不是很深,先到的人就先下水玩。打水漂兒、踏水、在岩石間亂跳、吃浸過涼水的椰果…到處亂玩了一個小時,下午一點離開瀑布。然而上到車站的2.7公里,可真是難熬。各人回到山頂的順序,大致依照之前下到山頂的順序。不過這回我可真的是追不上前頭的人。回程時的蹦蹦車是超載的,除此之外我們理所當然的又發生一些trouble,而且差一點又要趕不上車﹔唯一不同的是發生trouble的主角換人做而已。

離開太平山莊,下到宜蘭的員山鄉,這次的晚餐是很容易的以員山的魚丸米粉解決,沒有上次從武陵農場下來在宜蘭找一家餐廳聚餐那般溫馨。這樣其實也好。早早可以上了北宜,不過行車依然驚險,這次差點發生狀況的是文豐,與一輛砂石車差點Kiss。

本文日期:2001.7.1(7.4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旅聯網/太平山]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