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2002.3.10 中午於居廣居戶外聚餐(photo by 敏彥)

流水日記:

三月九日早晨與常暉、科伯、晴玉、寶蘭等由新竹科伯住所南下,理所當然的在高速公路上遇到塞車,到了台南仁德已經下午一、兩點。在展覽館繞了幾圈,讓住在附近但好久不見的同學仁磐前來一聚。傍晚前至仁磐的住宅小憩﹔參觀過仁磐的新家佈置規劃之後,不禁讚嘆:在TSMC上班的人身價果然不同。

晚餐回到台南市區長榮路上一家餐廳吃飯﹔付賬速度太慢(不是故意的),以至於讓潔雯與晴玉搶了先﹔不過令人驚訝於台南物價的便宜﹔以這樣的菜色在台北應該還要貴個五成。

晚餐吃畢,回六甲世紘居廣居,開始認真的刻陶版。常暉所刻的主題明確,刻個一、兩片雲旁邊出個太陽,就是”晴暉”﹔我要刻的有點類似座右銘與茶杯墊的組合,因為心中有一件事情一定要時時鞭策自己去完成,所以就在陶版一面有樣學樣的挖個腳印,另一面寫一些勵志的話。至於吳小姐寶蘭一開始要學TOTORO樣版刻一隻,結果陶土挖過頭,把中間挖成一個大坑﹔被常暉稱之為米田共坑﹔我覺得有像是火山口。不過最後她硬要掰成旭日東昇,還要在大坑旁加上象徵光芒的線。

凌晨依舊剩下世紘、科伯、我在閒聊到底新埔板條好吃還是美濃板條好吃(當然不是真的跟板條有關係)。其實科伯對板條根深蒂固的感情執著程度令人不解:當板條已經不好吃時,為什麼還要執著板條給你一個明確的交代﹔真的是打破沙鍋問到底,還問沙鍋在哪裡?其實說到感情這件事就真的是有理說不清﹔輪到你的頭上時,真正能夠提的起、放的下的又有幾人。不過能有機會觀察每一種個性的人對於感情的處理方式與態度真是一件有趣的事(只要不是自己的感情問題就很有趣)﹔這也是這種沒有結論的話題可以一直閒扯淡到清晨三點的原因。

早晨十點多起來,在世紘的帶領下逛了一圈居廣居的週遭環境。世紘客氣地說想聽我們對於附近水池樹林等規劃成水鳥生態或螢火蟲復育區的看法。老實說我們哪有資格發展什麼看法﹔也許只要能夠規劃整地、疏浚渠道、種植合適的樹種,以自然為師也就夠了。

早上暉哥繼續用陶土做了一個相框類的東西。十一點多敏彥夫婦帶著兩個女兒來了。逗弄小孩子這件事也一樣,只要是別人的孩子,總是覺得好可愛、好好玩﹔相信整日帶孩子的敏彥與美雯未必可以一直這麼想,總是有高興的與煩人的。

後來大家一時興起,將中餐擺在居廣居庭院戶外林蔭下,留下了這一幅舊蘭藝社成員和樂融融樂陶然的畫面。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