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那一刻我們曾經為同一爐火深深地著迷

(薪火相傳)

那天下午當世紘開始在爐中塞進木材點燃火種。我們關掉原本播放的輕音樂,只想靜靜地聆聽窯火燃燒著薪材時嗶嗶剝剝的聲響。我們看著那一爐熊熊燃燒的火,彼此沒有交談,只是不斷地不斷地按下心中的快門。以後不管過了多久,我們都會記得在居廣陶曾經為那一爐火痴痴地著迷的一刻。

蛇窯源自大陸福州,依山坡地形以土磚砌建,窯身甚長,由外觀之猶如龍形。世紘說因避諱稱龍,故稱蛇窯。蛇窯是台灣仍現存的傳統柴燒窯,頗具鄉土特色。而早期台灣的蛇窯雖散居各地,但集中於南投縣境為主,如著名的水里蛇窯。但現在各地窯業多已沒落,現存者多轉以發展觀光窯業為主。

世紘的父親是將南投蛇窯引進六甲的第一人。窯廠現在還依舊生產廟宇等閩南建築所需之琉璃瓦,故稱之為活的蛇窯。薪火相傳到世紘是第五代。

 

發現居廣陶蛇窯之美

蛇窯之內

蛇窯之側面

我信步走到陶版工作室,看到牆壁上貼著關於六甲磚瓦緣起的說明:

六甲地區的土壤皆以黏土為主,土壤燒熱之後,色澤暗紅、質地緻密堅實,最適合
做為生產磚瓦的原料。最近出土之烏山頭文化遺址中的紅黑陶器,更加說明六甲陶土卓越之處。六甲磚瓦製造,根據學者推斷應始於明永曆十九年,陳永華屯兵於今六甲鄰近地區「教匠取土燒瓦」開始。經過三百年來,六甲燒瓦持續傳承,也參與台灣閩南式建築的興建過程,因此六甲的磚瓦業,對於台灣建築近代史,有其不可抹滅之重要性。

我現在才知道我從不曾了解過世紘的居廣陶,因為我是第一次看到這些資料。如果連六甲紅土製成的陶器特色都不知道,我怎能拍出深刻有主題的影像?又怎能記錄磚窯業者的生活甘苦?至於去年在蘆山之旅後(台北行腳二一五)妄自幫世紘所擬的策略現在看起來只是不切實際。我這個局外人功課做的太少,但自以為可以舉一反三,實在是不知天高地厚。

世紘五代傳承下來的窯業或許現在來到了個瓶頸,但是生命自會找出路。我對世紘夫婦有這樣的信心,只是擔心他們家業負擔龐大,但相對人單力孤。我沒有能力幫他們想那麼多,只能忠實地記錄這一切,希望能在記錄過程中,一邊幫他們尋找答案。

一開始我不知道我要拍什麼?因為我懂得的太少,而這裡的東西太多,而且每一樣都是磚窯業者工作的痕跡。一開始我帶著腳架從中間鑽進窯洞內,那時我都還不知道進來的就是蛇窯,夠離譜吧。我只是對窯壁上掛著燈光的長長洞穴感到非常好奇。然後聽到暉哥要我把窯洞長長延伸的感覺取下來。我大概知道他要的寬景相片。不過這有先天上的限制。

我覺得一直以來,世紘和常暉這兩位蘭藝社的創社老社長對我的期待有點過了頭。這麼多年來,也讓我對自己的能耐產生不切實際的幻想。其實冬烘先生就只是個平凡無比的冬烘先生而已。所以並不是冬烘先生來了,就可以拍出不錯的東西。沒有做功課的冬烘先生,就算再用心,出來的東西還是泛泛。

當然也有一種可能是這兩位老社長本也沒什麼期待,只是抱著姑且一試,反正重點是難得有個好理由讓久未見面的老朋友們聚在一起。

只是當人家先拿出一片真心來對待,冬烘先生很少會讓人家失望。所以我還是很認真地在窯裡面從頭至尾各自取了許多景,當時只是用了個「深」字訣。我廣景倒還沒拍完,就聽到世紘在吧台呼喚我,他為我特製的漂浮冰咖啡已經好了。

(由蛇窯尾望爐底,一開始取景只知道要取寬景)

至於什麼是居廣陶特製的漂浮冰咖啡?我當然是有拍下來的,不過我覺得這應該要賣個關子。我本來以為是附近的東山有機咖啡。但世紘卻說東山的自己銷都不夠了,所以現在煮的華山咖啡,一磅一千塊。我這個「食米不知米價」的完全沒有什麼概念,只知道大概是很珍貴吧。喝過咖啡,我很盡責地又拿著相機去拍生態庭園。

(居廣陶蛇窯內部的學問(由爐底望蛇窯尾),現在取景知道要有層次)

庭園拍過之後,我又跑進窯洞來了把腳架放到最低,取我剛才還沒拍完的寬景。當然我還是捉不到重點,後來學妹寶蘭來了,世紘也跟著進來了。這時世紘才說起這個窯洞的構照。這個窯的爐底會最熱,因為最靠近木材燃燒的地方,但是溫度往後面就越遞減。為了讓坏體受熱均勻,所以窯工會從側面的邊孔塞進燃燒的木材以控制某一區的溫度。啊,這樣一點我就通了,所以取景時,這排邊孔是一定要入鏡而且要彰顯的。

(蛇窯上方的學問)

蛇窯因為容積大,可以一次燒製大量的東西,節省許多燃料,適合一次燒製大量的磚瓦及大型的日用陶器,如水缸、缽、甕、罐等。

這時寶蘭說:「因為要從側面加熱,所以蛇窯上方邊側有一條步道讓窯工行走,並讓窯工可以從邊孔放入木材。至於窯上面舖了許多柴,也可以在窯被加熱時順便烘乾。」猜對了有沒有獎品?還獎品咧,我懷疑她早就知道了,故意這時候說出來來坑我這個學長。不過人家也是有做功課,是該鼓勵。在北部看多了土确厝,回到南部來反而更能注意磚窯的結構。現在看看覺得蠻美的,如果是前幾年來大概就不會這樣覺得。美是美在那種剛剛好、恰如其分的感覺。以前的人在生活或是工作上自有其智慧。蛇窯為什麼形狀像一條土龍?窯旁邊的邊磚為什麼是這樣的堆砌?這些似乎都有他們各自的道理。

(改良式台車型蛇窯,後方有煙囪的為傳統蛇窯)

(磚廠前有點孤零的推車)

越是看著磚窯好像就越能心領神會。我想世紘的上一代能夠發明出改良式台車型蛇窯也是這個道理吧。這種台車型蛇窯改進了窯工出入窯之不便,
產品裝卸工作可以在窯體外完成。

拍完蛇窯內部,這次換吃飯的時間到了,主人為我們準備雞肉飯。敏彥也帶來一大鍋的好吃的餛飩。不知道誰問他這是不是里港的?(里港豬腳餛飩很有名)。敏彥說,不是,這是左營餛飩(他家附近買的)

吃完飯後許久,我第三次繞到蛇窯邊木柴堆放處,也看到常暉拿著DV在爐底附近拍著。常暉不知想到什麼,就去叫世紘把爐子點燃起來。我看到世紘開始跑來跑去取易燃的木材很快把火點起來,並讓火苗越來越大。我早早把腳架擺好,抬起頭來卻看見爐左邊上頭貼著紅聯,上頭書著:窯爐旺順。

蛇窯前端這個爐子可以燃起來,讓我感覺很驚奇。因為我看過蛇窯內部似乎都已經準備做為示範教學用的擺飾了,我以為這個爐子應該不會再燒了才對。窯裡面沒有坏體;世紘這一燒,自然是為了讓我和常暉看看爐子中燒起柴火是怎麼個模樣。過了一會當火燃起來之後,敏彥也跑過來,我們三個人三隻腳架很自然將攝影焦點對準那一爐熊熊的火。我們除了調整相機幾乎很少移動,正好跟跑來跑去不斷往爐子裏添加柴火的世紘形成強烈的對比。

 
(六甲窯業之轉型)

老闆的紅磚吧台

陶藝品之創作

而我看著這爐火,不免還是要想到窯業逐漸沒落的問題。其實簡單的說,就是傳統磚瓦的需求消失了。如果真要無情的說,這是擋不住的時代潮流,過時的東西終究要被淘汰。但是這卻是不負責的說法,其實未必真如此。通常危機也就是轉機,紡織業是一個例子。

紡織業也是所謂的傳統產業,一度也被歸為夕陽工業。但是現在因應時代變遷,新的需求讓業者開發新的產品出來。譬如排汗衣、鞋類..。我看過一種經過拍打就會自動充氣充到很硬的紡織品,像這樣的東西就是有它的用途。
因為這些新需求,紡織業者能夠接到國際的單子,也能夠以傳統累積的經驗加上新的製程,不需要太大的資本,只要有產能有輸出有獲利,就能夠存活的很好。

如果回到磚窯業呢?是不是有重現風華的機會呢?如果在以前,我會以為我大概知道;但現在,老實說我根本不知道。如果我要知道,我必須花更多時間、更深入的去了解,而不是講出一些泛泛的分析。

磚窯的產物,磚、瓦,以及日用的陶器,本來是即生活化的東西,把它藝術化是不是一條可以走的路。或許藝術的創作與生活還是必須有某種程度的結合。我在居廣陶看到許多這樣的例子。 

老闆的紅磚吧台

居廣陶的夜

居廣陶擺設了一個某校學生作品「莊周夢蝶」。這個作品把蝴蝶形狀與莊子沉睡狀,以六甲的紅土陶器來呈現。用途是盆子的收容器。用陶器來收容陶盤。所以沉睡的莊周是沒有..的;而蝴蝶是裝了..的。看越久好像才能感覺作者想要表達的意念。

至於從庭園中種植花草的容器到室內老闆煮咖啡的吧台,都是陶製品融入生活化的呈現。我來六甲前本來還想做一些自以為是的SWOT分析,定一些4P策略。不過就如同我之前所說,世紘夫婦早已捉到一些方向,也確定了幾條產品路線,這些都是值得我們這些朋友關注的有趣發展。在這個轉型的契機,世紘夫婦正以本身示範他們如何讓六甲窯業轉型。不管結果如何,我都會佩服他們堅持不改變初衷的毅力,以及無論何時都保持積極樂觀的態度。


本文影像與資料來源參考自居廣陶

本文日期:2004.9.26 | 台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