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一年一度的三平宮清水祖師聖誕席開三百桌,出動台南高雄各路總舖師合辦,避免廣達尾牙事件重演)

衛生署說一定要有松露才能稱松露巧克力而引起爭議;如果有個地名叫做「田中村」,那這個地方應該就是一個貨真價實很鄉下的地方,不會有爭議了。我外婆家就位於台南縣關廟鄉田中村,去年底縣市合併後改稱台南市關廟區田中里,那天她跟我說:「活了這麼大歲數,第一次做了市內人」。本來,城鄉落差不僅存在於台北市與台北市以外的地區,也存在於台南市與原來的台南縣。台南縣市合併,對原來台南縣的人的心裡面不知做何感想?我這個原來是台南市的人不是很能夠理解。

外婆家附近有一間清水祖師廟-三平宮,大年初六是清水祖師生,廟裡都有辦桌,每一年舅舅阿姨都有邀請我們一起赴宴,不過爸媽覺得自己臉皮不夠厚怕人家講話說大老遠從台南市區跑來吃吃喝喝,這麼勤勞,於是都加以婉拒。今年大年初六我人在台南,這次過年也還沒到過外婆家,於是從南投竹山爬完天梯後,就走南二高直接前往「田中村」赴會。

從田中村的鄉間小路走往村子裏頭的三平宮,果然廟埕前的廣場是人山人海,有席開三百桌的氣勢。請來台南高雄各路總舖師一起辦桌,這樣就不會開天窗了。不過也因此不同人吃到的菜色不一樣。像是三舅媽就說她覺得我們那一桌的菜比較好吃,她覺得她們那一桌的羹湯太甜了。

(請到康弘、黃西田來當主持人,與許多知名台語歌星助陣,流水席當場變成歌友會)

三平祖師的聖誕宴席並不是免費入座的,是按照每戶人口來計算捐獻的金額,譬如家中有四口,就要捐獻四盞燈的錢,有捐獻的就有入座的權利。鄉下地方消息很容易傳開。沒捐燈錢,怕被左鄰右舍街頭廟口的人講話;所以通常這種捐給神明的錢,鄉下人都不會省。不過也有早就遷往他地的,只有戶口還在這裡的,這些人還是會捐,至少還留在故鄉的人會幫忙捐。當然每個人捐獻的心態不一樣,不純然是怕被街頭巷尾講話(幾希)。有捐燈錢的到時候排隊找空位入坐。臉皮薄不想跟人家排隊的,可以再花幾千塊錢訂一桌(跟捐燈錢是另外算的),我阿姨和大舅屬之。至於如果早就有捐獻到一定很高金額當到廟的顧問,這樣也有自己桌位。

三平宮原本只是像一間「鄰家厝」的大小,近年來拆掉重建,明年會做大醮。所以廟重建的經費,席開三百桌費用,煙火的費用,晚會的節目表演經費,樣樣都需要錢。

既然搭設了舞台,所以當然也準備表演節目,請到康弘、黃西田來當主持人,還有許多知名台語歌星助陣,有許多歌星聽說還蠻有名的,如翁立友、龍千玉、明日之星的郭婷筠,歌迷們顧不得吃紛紛湧上前來近距離拍照與攝影或是握手要簽名,一場三平祖師的生日盛宴當場變成歌友會。

(台南市長也來趕場)

宴席中途,台南市長也來趕場,不過他待的時間不長,簡單說幾句就要走;時間已經接近九點了,他說還要趕回去開一個八點半的會議。在大台南他還是擁有許多死忠的支持者。有人說要不是看在市長會來的份上,她還不想來呢;大有這種流水席她看不上眼的意思。有錢人的思維就是不一樣。不過我只是為了過年想看看外婆,大老遠從竹山趕過來,也算是有情有義。

純粹閒聊,漸漸能感受為何南二都的政治生態走向會變成如此。去年底大台南市長選舉,舅舅說應該會贏30萬票,我本來不相信,但後來開出來的票數離這個數字也沒差太多。造成如此大的差距的主因,我覺得以台北人的思維來想像「南部」人的需求是挫敗的最大主因。舒國治的「台灣重遊」這本書中把「南部」情節解釋的很好:

不知是不是如此,台北市以外的所有台灣各地,幾乎都可以概念性的的被稱作「南部」。

南部仍一逕有著鄉鎮式閒閒度日的情調。他們的家多半停在門前,馬路邊或自家騎樓下,不怎麼需要動;要去吃個攤子或逛一下夜市,則開了出去,吃完逛完,又閒閒的開回來,停好。(我想到大年初三早上去吃牛肉湯的過程便是如此)

他覺得去的每個地方離家都很近,乃始終穿著拖鞋。因此,即使他移徙到新莊或永和已很多年,又在台北的師大夜市擺個鹽酥雞攤子,每天要待在那裏工作八或十個小時,卻仍然穿著拖鞋。(真的我出門也多穿涼鞋)

南部人愛泡茶。三五好友坐下,水燒上,便泡起茶來。你一杯,我一杯,就聊起他們南部式的閒閒生活話題。(這幾年據我觀察都是政治話題,而且留在南部的父母親多跟他們已經長大出社會的子女,對政治人物的喜好不太一致,大概是在台北生活的南部子女們不流行泡茶聊政治這檔事)

南部,很少人在吃人頭路,他們是自己的主子。他們的工作或事業常是自己設想出來或創發出來的。總之,他們不大托身於制式公司機關的辦公。當然,也沒有那麼多的公司,沒有那麼多的機關。

他們和親戚合營,或與鄉人共事。故南部人的事業及生活型態,是一種「地方」生態。他們的金融,是地方金融。他們的政治,是地方政治。是樁腳政治,是角頭政治。而不容易是個人獨立思維的法政見解。..面臨重大的政黨輕靠或是土地變賣或是金融投資時,則常習於採取村里群眾的共同取向。

他們的生活與政治可以說,很「傳銷」。中南部不少事物之流行..太多太多,靠的是人跟人貼口相傳。未必像大城市是靠制式媒體廣告。

所以南部人生活與政治可以說很傳銷,也就是耳語(rumor),對政治人物的偏好也是如此。台北人那一套好似隔了一層空氣的對待方式,南部人或許會耐著性子聽你講一會,但是應該依然聽不懂,最後他還是選擇回到三五好友泡茶處大家閒聊去也。但是只要你有辦法加入他們的泡茶圈,成為他們一國的,就很好談事情。

宴席散去,走鄉間小路回到外婆家,老媽說在她小時,這只是一條小徑,陰陰暗暗的,竹林被風吹過,咿咿啊啊作響很是嚇人,當然也有一些鄉野靈異傳說,增添路過時的詭異氣氛。老爸說,當初從台南市坐著禮車來這裡迎娶老媽,車子經過這條沒有鋪柏油的小路,塵土飛揚,真是名副其實的經過「田的中央」。

回到外婆家後,三舅拉著親戚大夥們還在屋前庭院聊剛剛出現在檯面上的政治人物的八卦,不肯立即放我們回「市內」。我有一搭沒一搭的就他的話吐他的槽,閒聊的空檔還能拍冬季夜空。在鄉下抬頭仰望總能輕易地看見很多星星。台南縣市合併成大台南市,從此外婆家也變成「市內」,不過真正的市內那能看到這麼漂亮的星空呢。

(外婆家的冬季星空)

本文日期:2011.2.8 | 台南行腳 | 相簿 | MPS(GPS)

南二高田寮交流道經阿蓮到台南關廟田中交通路線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