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五碗擔仔麵)

中午妹妹歸寧喜宴吃完之後,傍晚要送她們回高雄之前,大家都在想晚上要吃什麼?中午才剛剛吃完大餐,不過不吃點東西又覺得怪怪的,總之下午五點是個尷尬的時段,無法吃得下正餐的話,那就來點相對light weight輕鬆一點的小品吧。

家附近原本有一家原國華街鱔魚意麵,不過星期天沒有開店。我本來屬意清粥小菜,不過老爸提議要去吃赤崁樓附近的擔仔麵。其實我覺得擔仔麵應該不能算是清淡類的,然而沒有更好的主意下,就出發吧。

赤崁樓周邊本來就是美食小吃聚集區,這裡有一家度小月擔仔麵,不過後來擔仔麵鬧起了雙胞,各自說自己是正統,不過從我小時候記憶裡民族路上就是有一家擔仔麵的。

擔仔麵雖然名氣大,不過好不好吃見仁見智,就好像有人不喜歡客家菜裡面的滷高麗菜封一樣(覺得較鹹)。擔仔麵裡面除了較細油麵,一般還有蝦仁,加上顆滷蛋,最重要也是無可或缺的就是肉燥,肉燥與湯頭決定一碗擔仔麵的成敗。

不過我說過其實我並不會特地想要吃擔仔麵,而今天到赤崁樓旁的這家店也純粹是吃碗麵而已,現在吃擔仔麵這件事並不會讓我產生深度的感動。而此時赤崁樓旁這家麵店中的客人,還遠不如民族路對面的山根壽司,這家壽司店的人潮從店裡面一直排到武廟牆外。

說到要產生深度感動,我倒是想到一件事,在我小時候的那個年代,傳說度小月用來煮肉燥的鍋是數十年都不會輕易更換的,據說這就是能夠保持肉燥如此香的秘訣。這次我特別注意店裡面是用一般的小電鍋來放肉燥的。當然如果鍋子都不洗,也不能符合現代所要求的衛生標準。但是那個不會更換的鍋子的傳說,本身已經是一個傳奇,如果來台南可以吃到出自那個傳說中的鍋子所舀出的肉燥放在熱騰騰的麵上面,該是多麼幸福而且不虛此行的一件事啊。

另外現在所有的擔仔麵店的店面,看起來不過就是一般的店家罷了,只是裏頭賣的是有點鹹的肉燥麵而已,除了招牌上寫的字之外,沒有能夠證明「度小月」「擔仔麵」的要素在裡面。這就是為什麼觀光客同樣「在吃東西」這件事上要做其他的選擇,因為去除掉文化與社會的要素之後,擔仔麵就是一碗略鹹的肉燥麵而已。同樣的推論也可以適用於安平的周氏蝦捲,安平豆花。

然而只要重新正視「度小月擔仔麵」這幾個字,或許就可以重新發掘深度的感動。度小月原本的意思是源起在風浪比較大魚獲量比較少的那幾個月裏,漁民挑著簡單煮麵的擔子,用家傳的肉燥配方創造獨特的風味,麵上面只要放上一尾小小的蝦子,在那個時代吃到麵的人就已經是無比的滿足。這跟為什麼客家菜(客家小炒,白斬雞沾醬油)為什麼都是材料簡單與偏鹹可以提供勞動者足夠鹽分是同樣的道理。

所以如果自許是正宗祖宗的度小月擔仔麵麵店,或許試著把店裏面煮肉燥的電鍋藏起來(只是突發奇想)或是換個包裝方式,那本應該是個讓人想像的傳奇,不妨讓人家可以多點想像空間。而且既然叫做擔仔麵,怎麼店裏面會沒有挑擔?如果真的有師傅用傳統挑擔煮麵,我想觀光客不管花上多久時間排隊都要吃上一碗老師傅親自淋上傳奇肉燥煮出來的麵。另外先民度小月那種困苦之下產生轉業新契機的精神也要能夠充分表現出來,因此在店裏面擺設與服務都可以營造出那種情境。在孔子廟對面的莉莉冰果店就是一直積極參與文史紀錄,把台南神社的古老照片都貼在牆上,來這裡吃冰的人或多或少也都能沾染到莉莉冰果店與周遭生活環境的今昔與往昔,如此同樣的一碗芒果冰,吃進嘴裏面,心頭上就是能多感受到些許文化氣息。於是下次來遊孔廟周邊,就是還會記得要再來吃一次這裡的冰。

堅持古早味,限量或許不能賣太多碗麵,但是藉由提升附加價值提高單價,或許還會賺得比較多。鄰近每日限量100塊的義豐冬瓜露就是個成功案例。冬瓜露訴求的是老闆堅持古早箍桶製法的用心,因為製法繁複,所以限量,所以遠近馳名,所以供不應求。

而我們因為吃了略鹹的湯麵,所以我們想橫過民族路買武廟對面的義豐冬瓜茶。至於山根壽司到底為什麼會座無虛席,把桌椅都擺到武廟外的人行道上來(不過這在一流觀光風景區應該是不能被允許的吧)人潮依舊大排長龍。我還來不及研究他們的商業模式,只能猜或許他們的東西可能很平價,客人點餐組合或許可以很有彈性。

繞過武廟的一角,老爸他們去買冬瓜茶了,不過我看到好玩古老椪糖(膨糖)的攤子,有一個阿姨手法熟練的用一根大湯勺在ㄌㄚ椪糖,而且還招呼遊人過去看,並且會提醒我們拍照的時機。其實ㄌㄚ椪糖這件事情可是我們五年級台南人小學時的共同回憶呢。有時是攤販會推著賣麥芽糖的推車,推車上就可以ㄌㄚ椪糖。還有的時候是我們自己準備器具在自己家庭院ㄌㄚ椪糖,如果是這種情況,小朋友會搶著ㄌㄚ椪糖,而且會互相比較誰ㄌㄚ的椪糖最後成形比較漂亮,還是破掉變成一團糖塊。

(ㄌㄚ椪糖)

我們一邊看著阿姨在ㄌㄚ椪糖,一邊七嘴八舌的說小時候ㄌㄚ椪糖的趣事,意思就是我們小時候也是ㄌㄚ過椪糖的啦,而且技術也不會輸給阿姨妳的。我依稀記得這拉椪糖的訣竅是,糖水的比例,用筷子沾蘇打粉沾的多寡,ㄌㄚ動筷子的速度是否能搭配火候而讓糖水均勻,注意濃稠度,看有沒有牽絲,然後筷子逐漸提起,在湯勺上逐漸固化的糖膏形成中,拉出漂亮的外型,如果沒有破掉就算成功了。我覺得我們最後這一點跟這攤位的阿姨的做法不同,因為這阿姨用的是大湯勺,她根本不用考慮外形,讓糖膏膨脹裂開就是了。而我們小時候用的是小湯勺,就算膨也是小小的膨,小小的一塊如何膨的漂亮,是一種技藝。

後來老爸買完冬瓜茶回來又跟我們繼續看阿姨ㄌㄚ其他的椪糖,大家依舊七嘴八舌,最後我們這一行人只買了一塊椪糖(25元)大家分著吃,試試滋味,不過其實就是黑糖塊而已,好像少了我回憶中的那一味。我後來上網查了一下,其實這阿姨在兩年前就已經在這裡推車賣椪糖了,兩年之後阿姨還是在這裡賣椪糖。

因此談到深度感動這件事情..,如果,如果可以跟古早一樣讓圍觀的遊客自己ㄌㄚ椪糖呢?雖然也許做椪糖的速度不快,做出來的椪糖不夠漂亮,但畢竟是遊客自己做出來的,所以光是ㄌㄚ來ㄌㄚ去就會很高興吧,而且不管好不好看也一定還是會吃得津津有味。如果膨糖做的不漂亮的話,搞不好在旁人的起鬨下因為丟不起這個臉也只好再多ㄌㄚ幾次,否則豈不是在說剛才所說的小時當年勇都是吹噓?
至於如果我是那個阿姨,就會拿個即可拍幫ㄌㄚ椪糖的人拍照,甚至把ㄌㄚ的最漂亮的椪糖相片貼在攤位前展示,讓大家一起來公評。
所以吃擔仔麵,不僅是吃一碗麵,可能是還包括感受度小月的「情境」;吃椪糖,黑糖的滋味一般,但是親自ㄌㄚ椪糖的「體驗」,樂趣無窮。所以你們看到了紅色的玫瑰,我還看到了後方襯托玫瑰的綠色氛圍。

後來走回拿車,經過一家老畫坊(神州?),門口有一副很有哲理的對聯:「世事皆因忙中錯
好人半自苦中來」,原作是曾國藩所寫的對聯:「好人半自苦中來,莫圖便宜;世事皆因忙中錯,且更從容」。看到這副對聯,剛才所興起的天馬行空胡思亂想,頓時冷靜許多。

本文日期:2008.5.4(5.15 finished) | 台南行腳 | 相簿 |[旅聯網/赤崁樓]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