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笑傲光明頂之腦袋空空)

四月以來的週末假日,連續參加眾多餐宴,一身油膩膩,之間也沒有去賞過幾次油桐花附庸風雅,於是便想來走個比較久一點的路線,大台北地區的小百岳還有一座南勢角山我還未曾登臨,於是中和南勢角山縱走至土城天上山,就是你了,這是一段可能會很操的大縱走。大致上的規劃是,南勢角捷運站-興南路,華新街->華夏工專-華新街109巷->烘爐地登山口-循稜->南山福德宮->南勢角山->新樂園->涼亭(紫竹寺四岔路)->青春嶺->彩蝶社區-安祥路102巷,104巷->五尖山-檔土水泥牆上->文筆山->將軍嶺->五城山->天上山->承天禪寺->永寧站
不過或許是天氣炎熱,或許是太久沒這麼操勞,或許年紀漸漸變大,也或者是背負的行囊太重,還沒走到南山福德宮,腰酸背痛的情況出現了,走起路來加倍辛苦。接下來的路程還很長,不過幾乎走不到500公尺就得休息一下,卸下背包,才能讓緊繃的背部肌肉舒緩一點。在登五城山,連左膝蓋在下坡時也開始疼痛,頗類似哈盆舊傷的感覺,至此更是舉步維艱。或許是用力不均勻吧,接下來有一點點抽筋的前兆,我只好更小心行走。從天上山下來到金城路上都是急陡坡,腳痛得不得了,但是沒有看到公車,一直到承天禪寺附近才攔到計程車坐回到永寧站。

(南山福德宮上方的平台看油桐花:剛吃飽的肚子要休息背包要休息,茶水要休息)

其實不順的不只是身體狀況而已,還包括找路與走錯路,以及繞遠路,因為這畢竟是大部分都還沒走過的中長程縱走。首先是華夏工專附近,我繞了一下往外挖子山方向的山路,不過還是能迷途知返回到往南山福德宮方向來。進入登山口之後,循稜走了一小段遇到岔路,左上坡看起來必須在岩稜上行走,右邊是山腰路,我想兩邊應該會殊途同歸吧,柿子挑軟的吃,於是我選擇往右邊的山腰路,結果雖然不至於馬上下山,不過後來都是維持在山腰的高度,一直回不到稜線上來,我只好一直注意有沒有往上切的路,一直到快可以看到南山福德宮,終於左上有一陡上的峭壁,這就是我回到稜線的唯一機會吧。於是我在攀岩之前,決定先好好休息一下,聽聽北二高川流不息的車流聲。

附帶一提的是,山腰路似乎比較少人走,雖然油桐樹不多,不過只要有落花的地方,地上的桐花都還是完整的,也能夠好好的拍照取景。而且山腰路林蔭多,也比較平緩很走,這是自己安慰自己選錯路。

然而接下來要上到稜線上,卻有兩段大峭壁要爬,其中一段架有鐵梯,大概就是皇帝殿的那種;第二段坡度也算陡,只是改成要拉樹根才能攀上,難度不稍減。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頂端,不禁要抱怨為何沒事找事做?並且默默決定以後寧可繞遠走平一點的路,不願意再心驚膽跳爬上爬下了。

(南勢角山旁的涼亭:GPS倦了,相機倦了,帽子倦了)

峭壁的頂端有一處平台,平台上有一張桌子四張椅子,讓我想到很久沒有打牌了。平台上可以看到對面的圓通寺,以及左前方的南山福德宮大土地公像。對於辛苦爬上來的人來說,只想好好的先休息一下,於是在想莫非登山的目的就在歷盡身體的艱苦後,享受山頂上的席席涼風吹得人腦袋空空完全放鬆嗎?

不過今日路程遙遠,還是得再度背起行囊啟程,往南山福德宮的方向走不了多久,又開始累了,而且將近中午十二點,決定還是轉進南山福德宮,一方面來到土地公的地盤總要表示禮貌拜拜碼頭,另一方面則是要為後面的行程補充運動飲料。於是在福德宮中,我喝了一罐沙士,帶走兩瓶寶礦力,順便在廟旁的小吃店吃了一碗乾麵。

南山福德宮除了那尊大土地公像很出名之外,其實本來就是歷史悠久的廟,後來蓋了新廟之後,舊廟還保留在新廟之中,形成有趣的廟中廟。

吃完麵後續從廟後方的步道上行,走不了多久又累了,於是給自己找了個藉口:剛吃飽不能做太激烈運動。於是在一處陰涼平台看風景,正好這裡一株盛開的大油桐樹,這大概是此行唯一正拍油桐樹的一次。

回到稜線上,走不了多久就到了南勢角山的三角點。南勢角山,302公尺,三等三角點六五四號。山頂旁邊有涼亭可休息。我是先卸下行囊後,再折回基點處拍照。不只人累了,連GPS,相機都累了,也都換了電池。不過人卻沒有電池可以換。

續行,稜線路輕鬆好久。新樂園處,油桐花開得不錯。石龍洞,青春嶺一一過,看到一大片住宅,應該是彩蝶社區。要下坡之前,地上有一大片桐花,間有小白蝶飛舞。桐花落下時,桐花似飛舞之蝶;小白蝶停駐在地上桐花不動時,白蝶似桐花。花是蝶,蝶是花;花非花,蝶非蝶。花落定蝶起舞,花還是花,蝶還是蝶。

(天上山:登山杖累了,腳酸了,頭腦糊塗了)

彩蝶社區裡面的路,果然讓人迷惑,我繞了一圈還是回到102巷25,27號附近的停車場。續沿102巷行來到104巷口,這裡有一處小公園,草地上有石板,取之,即可來到社區旁的泥土小路,再行不多時,就又能接回石板路,只是石板路走不了多久,要注意左斜後方有一上坡山徑,有不明顯指標標示往天上山,這才是可往文筆山的路,取之。

不多久,又遇右上有陡峭坡路,其實直行遇水塔後續行也可以,不過我取右上,努力爬上坡,穿過芒草,最後又讓我看到一個基點,原來五尖山到了。拍完五尖山基點,續行,路不算很難走,也不能說很好走,總之是走得有些厭煩了。接下來有一大段路都是在彩蝶別墅旁的水泥檔土牆上而行。最後脫離擋土牆後不久,文筆山也就到了。文筆山到了,我也快累垮了。而展望更遠處的五城山,天上山,卻還有一大路要走。

從文筆山到五城山,包括將軍嶺在內的一連串的丘陵起伏,上上下下,我的背部酸疼極了,受不了,等不及上到五城山,先在步道上卸下包包,坐在石階上休息一下。過來一會,有登山客爬上來了,跟我打招呼,並且說:這樹上的鳥鳴聲怎麼聽起來像是貓在叫。我猜這是紅嘴黑鵯吧,幾年前來五城山時,也曾看到過這種鳥。

五城山的油桐花好像沒有五年前多,還是以前美好的回憶已經淡去?連神鵰俠侶倚欄處的四周展望都被樹木遮蔽了。不過練武嶺上的人們依舊還是很有活力,做起伏地挺身,拉起吊環都不輸年輕小夥子(應該是連年輕小夥子都自嘆不如),而且還有年過半百的俠男俠女們準備追求人生的第二春,這練武嶺上真是臥虎藏龍。

我休息了好一會,繼續往天上山行去,山路寬大好走,只是有點遠,而且我的左膝蓋有些不行了,小腿也有些微抽筋現象。幸好下坡的路段不多,總算撐到了天上山。天上山的四周展望不凡,往東新店的那一面,滿山林盡是油桐花;至於往北則是可以看到從南勢角山、文筆山、五城山的來時路。往西看到的觀音山與林口台地下的大漢溪流域。

從天上山陡下往金城路,這是我艱苦的路段,因為下坡路折磨我的膝蓋,就算最後來到柏油路之後也沒稍減,尤其是陡下到承天路那一段,坡度更陡。我本來想要看看有沒有公車可搭,後來看到有一部空計程車駛過來,就揮揮手攔車,下山到永寧站,結束這一段漫長,後段已經無心賞桐的桐花大縱走。

本文日期:2008.5.9 | 台北行腳 | 相簿 | GPS(MPS) | [旅聯網/南勢角山] | [旅聯網/五城山] | [旅聯網/天上山]


南勢角山至天上山步道路線圖

相關文章

8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503-油桐花大縱走,南勢角山至天上山(080509)”

  1. lee 說:

    早說我就開車去接駁,路不熟,搭計程車應該指出土城站,車資會少一點。承天路應該有免費公車可搭。

  2. 冬烘先生 說:

    感謝Lee兄要來接駁之心意。我傍晚6:00才來到承天路不知道公車站牌在哪。正要想call叫車(1688?)專線時,正好看到空計程車就趕快揮手招呼了。

  3. skr 說:

    你應該是走到南勢角山大峭壁了 http://www.skrnet.com/travel/page.php?f=hx2cp

  4. lee 說:

    [南勢角山大峭壁]不是,冬烘先生是由華夏走山腰遇峭壁鐵梯又拉鐵鍊山稜線,這個稍刺激,如不上鐵梯就往前繼走,遇叉路走左邊一樣可上稜線,在好地方休息棚分左右,右邊去拜土地公,左邊稜線盡頭下峭壁到彩蝶社區。

  5. lee 說:

    下回再走土城地區前通知一聲,帶你去摘些自己種的有機蔬菜,前提是有機蔬菜剛好可收成,否則只有看看。

  6. 冬烘先生 說:

    skr的描述很像我爬的那個峭壁,看起來好像又比我爬的還要驚險,不過就山頂展望而言,應該是同一座峭壁。Lee兄說的峭壁應該是左邊下彩蝶社區的,應該是兩回事。
    Lee兄自己還種有機蔬菜,佩服佩服。我老婆娘家也是種菜的,大家可以交流一下。

  7. lee 說:

    我沒詳看skr的照片,也不知道那就是南勢角山大峭壁,你爬的正是南勢角山大峭壁,拉繩索上稜線後空地左側好像有人種菜,出口有一休息棚。
    我是負責收成和吃,有機蔬菜是我妹妹種的,在土城彈藥庫裡面;你太太娘家是種自己吃還是有出售?我太太娘家是蔗農,我曾要偷砍白甘蔗[製糖用的,以前台糖和蔗農有契作,自己種的自己不能吃]請Tony吃,但他說要自己去甘蔗園偷砍,吃起來比較有味道,你要不要?製糖用甘蔗收穫期是冬天。

  8. 冬烘先生 說:

    我覺得我們三個講的應該是同一座峭壁,不管它是不是南勢角峭壁,反正它就是一座峭壁。這樣就不會陷入白馬非馬論的辯證了。哈哈。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