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今年桐花之旅,本日進行到新竹。本來要到據說螢火蟲多到要穿防彈背心的橫山大山背山,不過下了二高之後,還是就近先往鹿寮坑而去。鹿寮坑似乎也是一個頗具人文歷史的聚落,從附近的五龍村的村名就可以想像..莫非這附近有什麼龍脈之說?

還沒細看這附近的人文簡介,先被附近山林的五月雪給吸引了。於是順著當地規劃的桐花步道先來一趟踏雪尋幽之旅。只是掉落的桐花雖多,還不到我去年在四角林所見之盛況,加上行走於山徑,週遭草木紛雜,頗難有一片雪白之聯想。

看五月桐花落就是要感受那份大片雪白的意境吧。這次走到步道末端才看到地上滿是桐花花瓣,有一個比較傻的念頭是,這樹上桐花怎能如此多,多到幾乎把附近方圓幾公尺的地面覆蓋住?從土壤中吸收了一年的養分,就是為了這幾天的盛開、掉落;而附庸風雅的人們在近幾年也開始追逐桐花的花訊,這又是什麼情形?我佇立在這片雪白的地上,想像生命的神奇,與如風般流動的人心..。

從步道上出來到溼地園區的道路上,然後再沿著道路下回到停車處的石爺石娘,這才認真的注意看所豎立的典故說明。大抵上是說這附近也曾是地靈人傑之處,也就是龍脈,會出皇帝的。於是當時的皇帝派了風水師多次來此斬斷龍脈,這其中也包括石爺的神話。

我自己的觀感是,撇開靠近120縣道的前頭路段的芎林工業區不說,沿著溪水越往山裡面走的確越見清幽,先民的智慧展現在至今仍可稍見痕跡的田園開墾上。龍脈之說渺渺只是平添探訪山林的樂趣..。不過不是有一首民謠是這樣唱的嗎,鳳陽自從出了個朱元璋,十年到有九年荒?就在這樣尋幽訪勝的懷古之情中,我們在附近幾個山頭繞啊繞,這附近還留有非常多古老的生活痕跡。最後我們來到遠遠看來像是一座城堡的鍾家古厝。

載不動許多愁

..

蕈菇圍繞於樹腰

古道行經農家田園

天爐?

一隅

系出同源

正堂的大樑

猶如一座城堡

右廂與曲徑

我問說可以參觀嗎?鍾伯伯說可以。我本來只會在屋舍外頭看看,不過客家人似乎都頗為好客,鍾伯伯看我對此屋格局似乎頗有興趣,而且一開始就走錯了入口,就暫時放下手上的工作,跑來幫我們把前門與正廳的門都打開。我之所以會走錯是有原因的,因為入口並沒有門之類的,反而是在兩間紅磚舍之間,進入後還必須再拐一兩個彎,有點像是在走迷宮。

鍾家昔時擁有面積廣大的茶園,聘請許多長工協助種茶、採茶。為解決眾多人口住宿的問題,依山勢而興建此座規模龐大且右側廂房高達二層樓的三合院建築,此屋建於民國初年,迄今已有八十餘年的歷史,民國四十年間右側廂房曾整修過,其餘大部分仍保留原貌。此屋結構不僅採用傳統之大木結構,二層樓上之廂房並以紅磚搭建樑柱結構,柱與牆間並留有伸縮縫,在當時說是相當先進的工法,檐下及窗櫺以紅磚排列的方式收邊,更增添建築上的美感。

–鍾家古厝解說牌

鍾家古厝豎立在一片果園上方的坡地,雖然裡面的說明說這是三合院建築,不過後來所興建的右廂與當作養家畜的屋舍,正好巧妙的利用地勢把幾棟屋舍圍成一體的防衛。我在想這在百年前興建時應該有包括防範盜賊的考量吧。沿著小路走,還沒上到古厝,已看到一位田莊阿伯在弄一盆盆栽之類的。趨前詢問才知,原來他正是鍾家古厝的主人。鍾家古厝並沒有列入古蹟,而鍾家人還在裡面生活著。

我看到正堂外面掛著「穎川堂」,就問正在幫我們開前門的鍾伯說,你們是姓陳嗎?(我好像變笨了,自從月前車禍頭撞到地面後..。竟然在鍾家古厝問主人是不是姓陳。)鍾伯說,事實上鍾陳賴系出同源,陳與賴是從鍾家分出去的。不過鍾伯沒說清楚,是過繼還是招贅?還是其他什麼的。我只是在想所謂的「陳林半天下」,如果姓陳的是從姓鍾的分出去的..,此說是否可靠?算了,冬烘先生本來就是不求甚解。不過等鍾伯從側門把正廳的門打開,讓我們進去裡面的房間看看後,我的疑問又來了,包括外面那片牆上的天爐(不知道我有沒有聽錯?)、睡覺的地方為什麼是在高高的地方靠近屋頂?

百年炭窯附近的百年樟樹百年芒果

鍾伯指了指神桌下,跟我說,這裡還有一個爐,是在拜..(我沒聽懂),先在外面拜過天公,再進到屋裡面拜祖先與..。今天是母親節,剛剛鍾家在外地生活的家人都有回來祖厝相聚,剛剛才離開而已。

鍾伯邊倒茶給我們喝,一邊說屋子裡面的擺設都還是維持當初原狀,只是一些古董家具桌椅被雅賊給偷了。據他的祖父說,在曾祖母那一代生活還算是有飯可以吃的。這個意思我懂,就是生活算是相當優裕。那我最大的疑問就是,那個時候鍾家到底是經營什麼事業?(其時我還沒看到掛在屋外頭的解說牌)能夠在日據時代蓋如此規模的屋舍不容易。

鍾伯說他也不太清楚,總之以前就是有還算過得去的生活。然而我倒是注意到穎川堂兩邊的門聯是「要有好兒孫須積德 欲高門第必攻書」。鍾伯說,鍾家以前應該是出過幾個讀書人的..。

不過鍾伯現在是經營附近山區的果園了。我們臨走前又經過剛才鍾伯搬動的那個盆栽。鍾伯要我們幫他一個忙扶住盆子,他自己把盆栽中的小果樹從盆中拔出來,要去種在果園裡面。鍾伯說這是金桔用來當作母株,可以再去接柑橘類的枝。原來柑橘類的母株是用金桔來接的。我對果樹雖不懂,但還是問他,是不是就像是桃李梅可以互相接枝一樣?鍾伯說是啊,就是這樣啊。因此,我從金桔柑橘桃李梅想到鍾陳賴;又想到區域地界與人種所形成的種種隔閡,這樣糾結複雜的情緒..看似頗為難解,然而或許,只有庸人才會自擾之吧。

本文日期:2006.5.8(5.15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旅聯網鹿寮坑]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