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高雄行腳

(農十六特區都市森林公園的房價讓台北人很羨慕-到底是來騎腳踏車,還是來沿著愛河找房子的?)

今天又即將有新一波的寒流來襲,早上趁著高雄還有溫暖的冬陽,全家出動,去超商帶了兩杯咖啡,走到凹子底公園的噴水池前去坐著曬太陽。小兒玩得高興,還會坐在池畔柳樹下看著噴水柱沉思。不過我懶得拿出單眼,只用Desire HD來拍,果然是-差很大,不僅色彩偏藍紫,影像邊緣失真明顯,而且還自作聰明的做了銳利化,總之800萬畫素的優點大概是在拍連續影片時還可以。

高雄的冬陽,連生態中的烏龜也隻隻冒出頭來,爬到岸邊享受溫暖。太陽曬夠了,也接近中午用餐時間,於是走回住家附近,這次想試試看新開的一家日本料理。招牌烏龍麵據說是來自日本埼玉縣的讚岐烏龍麵,果然不錯,但是鮪魚刺身蓋飯就差強人意。不過老闆的媽倒是主動來照料哭鬧中的二寶,讓我們可以放心用餐,果然出門在外二寶也是有得到他大哥小時候一樣被店家老闆另眼相看的待遇。

這次寒流的特色就是風很大像在颳颱風,連Desire HD桌面上的背景圖案都出現-高雄風大的「楓葉」圖像,現在的智慧型手機的設計不知該說真是貼心,還是無所不用其極的去滿足消費者的慾望。

下午三點多小兒既然已經醒過來了,於是帶他出門繼續進行愛河自行車道順流而下之旅。這次的環線我有花點心思規劃,起點是裕誠路上的瑞豐夜市,沿著南屏路往南騎經過凹子底森林公園,穿過大順路,從龍德路83巷來到愛河畔的龍心橋從此接上愛河自行車道,並且打算順河而下騎到中都窯廠折返。回程時走河西路,並在美術南二路轉北騎往美術園區,穿過內惟埤濕地,由明誠路轉裕誠路,完成漂亮的環形。因為這樣設計將會把東邊的凹子底溼地與西邊的內惟埤溪地(美術園區),南邊的愛河沿岸自行車道,北邊的巨蛋商圈給環狀串連起來。

(高雄市客家文化園區,隔著同盟二路與光之塔相對)

從瑞豐夜市啟航順著南屏路往南騎不多久來到凹子底公園,花海依舊美麗,因為這段時間一直有請專人照料的關係。跟去年一樣,選擇這時候結婚的新人都會來花海拍婚紗,我和小兒在花田邊看了一會新人被拍婚紗攝影師「莊孝維」,小兒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不過當年我跟你媽在台北的士林官邸也有表演這樣的橋段,所以現在才會有你這個小子。

離開凹子底森林公園續往南騎,橫過大順路,左轉龍德路,隨即在龍德路83巷右轉,即可接到愛河邊的龍心橋。上禮拜我們騎河右岸,這次改過橋騎河左岸。河左岸是寬廣的自行車道,景觀更佳,馬上就看到恐龍骨橋以及河彎處,途經一溜滑梯,問過小兒,他依然只要有車坐就對溜滑梯沒興趣。不久來到光之塔,上過廁所後,改變心意,先去參觀對面的高雄市客家文化館。

高雄市客家文物館跟台北縣客家文化園區相較是略為小巧玲瓏的三合院造型,庭院布置成傳統農家農作映像。我和小兒走下樓去參觀與大陸合作聯展的「從固始到台灣的圖像與照片」展出,小兒依舊沒給我機會好好看展,因此我們在地下室直走從另一端上樓而出。離開客家文物館續沿愛河而下。

(中華二路附近的治平橋截流站水閘門倒影)

過了中華二路之後,馬上看到明顯的地標-治平橋截流站水閘門,白天閘門倒影隨愛河之水波盪漾,晚上閘門會點亮五顏六色燈光,塑造優美意境與光的入口門戶意像,這就是愛河整治計畫中很重要的「數位地景」。這座閘門是愛河流域10座截流站中,唯一設置於愛河上之水閘門。去年遊愛河之心走到中華二路時曾經拍攝這水閘門的燈光夜景,雖然那時有點納悶此處河上怎麼會燈火輝煌。

沿著河左岸依然在同盟路旁的自行車道上續騎,看到河右岸一排高樓住宅,此處水岸風光也頗佳,右岸的高樓住宅與左岸的正在施工的中都濕地重劃區,形成強烈對比。要花30億建設的中都重劃區未來是否也會依照農十六或是美術園區的發展過程來走?我覺得先把交通問題解決再說。

雖然遠遠就看到TOYOTA後方的兩管大煙囪,知道今天的主要目的地-中都唐榮磚窯廠要到了,不過還是在九如二路才左轉,然後穿過公園直接向著煙囪前進,途中遇到一大群黑狗以及一個奇怪的老婦人,實在令人膽戰心驚。黑狗群看到我們通過沒表示意見,倒是這個奇怪的老婦人竟然對黑狗群說:「再吠啊,怎麼不吠了?」我心想,莫非這群黑狗本來是吠得兇?還是不會吠的狗真得會咬人。

其實之前早就聽聞,中都磚窯廠雖然已被市政府規畫為古蹟園區,但其實欠缺管理,因此有兩多-流浪漢與流浪狗多,遊客為之卻步。幸好我們父子這一次安然通過,不過下次如果要再來,當從中都街方面的入口進來。

(中都唐榮磚窯廠-地上的TR磚)

整個園區最醒目的當是兩根高大的紅磚煙囪,煙囪下是磚窯廠區,整個廠區的鐵皮屋頂殘破不堪,廠區周遭以鐵絲網圈圍,以防止遊客闖入在廢棄廠房中受傷,另外一個作用大概是防止流浪漢或流浪狗闖入長期占據吧。廠區外是一大片空地,另外有一個獨立的小小隧道窯。空地上大致用碎石子排列成圓圈,稱「大地之環」。

還是有遊客到此騎腳踏車,或有專程來此拍攝這壽山山腳下的蒼茫意境-兩根巨大煙管與大片破舊的廢廠房,沒有多少觀光客實在有夠淒涼。也是因為一開始我拍攝煙囪管的方向朝向西方,大逆光,除了大煙囪與遠山,其他的細微都隱沒了。

一直要尋找冬日下午拍攝那兩根煙囪管的最佳角度,後來沿著中華橫路往中都橋方向走,透過廠房閣樓式屋頂或是老樹的樹梢間都可取得不錯的意境,最後來到同盟路與中華橫路路口,此處有個小廣場,廣場橫欄上有中都窯廠的解說牌,從這個略有高度處亦可總覽整個廠區。

雖然太陽還未下山,但窯廠四周空闊頗冷,問小兒是否想回家,他果然直點頭。不過回家之前,先到前方那一棟獨立的紅磚建築看一下,果然我的直覺沒錯,這也是國定古蹟-紅磚事務所。至於在中華橫路的人行道則以紅磚鋪成,中間夾了一塊有「TR」字樣的磚塊。TR磚也就是清水磚,約莫是在明治末期開始由臺灣煉瓦株式會社生產的紅磚材料,尺寸規格化是其特色。磚面以網狀凹凸類似打毛狀的做法,並印有「T.R」字樣,TR表示的是台灣煉瓦株式會社。這也就是為何我先前去雄中紅樓時,想要找TR磚。雄中紅樓紅磚應該也是出自於中都窯廠。所以至此應該要帶出中都唐榮磚窯廠的歷史:

明治32年(西元1899年),日人鮫島盛在三塊厝郊區創辦有三座傳統「目仔窯」的鮫島煉瓦工場,為當時高雄地區第一家磚仔窯。大正三年(1913年),由於當時台灣經濟繁榮,各地建築蓬勃發展,紅磚需求量增,後宮信太郎在台北成立「台灣煉瓦株式會社」,整合各地既有磚窯廠,台灣煉瓦株式會社打狗工場即整合鮫島煉瓦工場所成立。後陸續增建六座八卦窯,挾著八卦窯高產能設備,當時南台灣重要建物的磚塊幾乎均由此供應。

1945年台灣光復,1946年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工礦處接管紡織、玻璃、窯業等十二單位,翌年又將此十二單位合組為工礦總公司,台灣煉瓦株式會社高雄工場改稱為工礦公司高雄磚廠。1957年轉為民營,由唐榮鐵工場購得高雄磚廠,成立「唐榮鐵工廠股份有限公司高雄磚廠」,惟於1960年發生財務危機,由經濟部接管,1962年歸屬公營事業機構。1965年起唐榮鐵工廠自行研發以八卦窯燒製耐火磚供鋼鐵廠使用,1970年磚窯廠易名耐火材料廠,1984年因精簡公司組織併入不鏽鋼廠,仍繼續燒製耐火材料。唐榮磚窯廠的生產,在台灣經濟起飛的五、六O年代,曾為唐榮公司創造甚高的利潤,但近一、二十年來建材的發展、工資的高漲,唐榮磚窯廠終不敵時代潮流,而於1985年以後停工。

唐榮磚窯廠中分有好幾期建築,其中八卦窯及煙囪建於1913年,1975年移轉唐榮鐵工廠後又興建倒陷窯,80公尺長的隧道窯則興建於耐火磚生產時期。廠區內目前剩下八卦窯一座、倒焰窯三座、實驗窯一座及隧道窯一座,還有兩座砌工非常精美的磚砌煙囪。由西(愛河邊)往東望,其配置依序為八卦窯、A倒焰窯、實驗窯、倒焰窯、倒焰窯及隧道窯,就其磚構的技術,包括磚質、磚砌法、磚拱結構、磚牆高度及磚飾等,均具有技術美學上的價值。

文字資料整理自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天色暗了,寒流來了,風更大了,爸爸還不趕快帶我回家,小心我的龜派氣功)

在中都窯廠繞了一圈取景,照片拍太多,天都快黑了,得趕緊往回騎,於是過中都橋到河西路,右轉北上,看到左邊有幾棟倉庫,其中一棟的招牌是鄧麗君紀念館,有幾個像是觀光客模樣的人從裡面魚貫而出,我看到廠房邊停了一輛遊覽車,才恍然大悟,一處連台灣人都不太知道的地方,拿來招攬大陸觀光客…,愛河邊的河西路真的風大,很冷。

左轉美術南二路離開愛河邊,直朝美術館方向騎去,這一帶建案雖然有,但還不算太密集,因為交通實在不夠方便,就算是可下棋彈琴的豪宅,總不能天天讓人住在高樓看著愛河景觀吹西北風吧。不過那下棋彈琴的豪宅頂端,晚上頂著幾顆亮閃閃的鑽石,夜空中放出光芒,偶而路過看到還是不由得要讚嘆一下。

美術館園區屬內惟埤濕地範圍,自行車理應不能穿越,但是我因為不想騎到大馬路,又不想騎入園區內部,因此在稍外圍的小路間騎著騎著竟然也騎到人跡稀少的祕境去了,譬如一處頗有莫內花園印象的水流,上面綴著數朵寒冬中還開放的蓮花,為了拍攝這樣的絕美場景,只好讓小兒再稍稍忍耐一下刺骨寒風。

高雄美術館內的號誌倒是設計的有趣-「當心氣功」,我得當心瞬間陣風會不會把小兒連人帶車給吹跑了。

(美術園區內的莫內祕境)

本文日期:2011.1.15 | 高雄行腳 | 相簿 | mps(GPS)


愛河自行車道-瑞豐夜市到中都唐榮磚窯廠(經凹子底森林公園、愛河之心、光之塔、高雄市客家文化園區、中都窯廠、內惟埤濕地美術園區)之單車路線圖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2 則回應 to “高雄行腳108-愛河自行車道-瑞豐夜市到中都唐榮磚窯廠(經凹子底森林公園、愛河之心、高雄市客家文物館、中都磚窯廠、美術園區)(110115)”

  1. lee 說:

    當心氣功!呵呵 高雄市政府真幽默。可是你兒子看起來一臉臭臭的,小孩體力好,大概是沒讓他下車跑跑,消耗體力的關係吧!

    • 冬烘先生 說:

      一是他的臉不笑的時候,看起來就是臭臭的。
      二是那天果然只有在客家文物館有小小的跑了一下。
      三是越晚天氣天氣越冷,這小子應該是受夠了愛河邊的冷空「氣」了,所以當心「氣」功其來有自。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