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李花蛛絲淚

四種顏色


北部的小陽春猶如曇花一現,於是在天氣預報濕冷的週末,繼續轉往中部的苗栗山區去尋訪春天。泰安的洗水山(冬瓜山)因為附近頗富盛名的水雲三星而相對少人知曉。不過內行的山友最會知道每逢一月底到二月初,泰安鄉的清安村冬瓜山麓一帶李花盛開整個山區猶如白雪,比同花期的緋紅山櫻花況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冷鋒將到未到之際趕緊上山,從清安豆腐街轉入往泰安鄉公所的小鄉道(苗62-1)續往腦寮庄,在清安豆腐街之前其實還沒有李花的蹤跡,但是一過清安國小,沿途的李花美不勝收,再遇有櫻花與李花並生之山坡,那就是雪白的潔淨中有粉紅的溫柔了。

不過一開始我把李花跟梅花給搞混了,因為我本來沒有預期到這地區的李花會如此大規模的盛開。而登洗水山的腦寮庄卻遠在清安村及偏遠的山區,於是我一路認定了路標上腦寮庄與半天寮的方向在眾多狹窄的分歧路上認路前進。由於沒有前人的地圖可以參考,因此我特地啟動了GPS導航的功能,設定的目的地是「腦寮庄橋」,不過實際上這條橋的位置要比Map source還要早一點到。假如是想走洗水山環行路線的話,一過腦寮庄橋就可以停車。不過今天親身體驗一圈之後的感想是,這種兩個登山口相隔甚遠的環行路線最好還是不要輕易嘗試。尤其是在貪戀春花的溫柔之後。

過腦寮庄橋後,右側有約可通行小客車的狹小農路可以上到第一登山口,如果用走的,大約一個小時。不過這一個小時花的值得,因為這一帶李花的精華有一半在此;另一半呢,當然就在第二登山口附近。我們在腦寮庄橋附近停好車,附近環境清幽,一旦有外人進入,被驚動的狗兒也就吠了起來,呵呵,這麼一般雞犬相聞之後,自然引得農家主人出來探看。聽說我們要去登山,便跟我們聊了起來,時常有登山隊的中巴開到這裡來;而附近有新竹人特地來這個地方隱居呢。

我們告別了農園主人往產業道路走去,越往上走李花盛況越是令人讚嘆。今天山區的霧濃了些,也好,霧中看花,別有滋味。我們在一處李園農路上遇到一輛小發財車,車主也是這附近李園的主人,車上載的是他剛剛收集來的薑。我們稱讚他的李園很漂亮,他說這些李花都是從苦桃接枝而來的,其實這本來是純白的李花園中,也有幾株已開的紅桃花,而桃花約會在過年左右大盛開。這讓我想到桃李滿天下,不知道典故是不是由此而來。

我本來要取由上而下拍攝李花齊開賽雪,惜霧氣籠罩,不能及遠。於是改取由李花樹下,拍攝李樹枝幹交錯垂拱猶如隧道的感覺。如果在李花樹下舖上地毯席地品酒談天,就算到日本東京的上野公園賞櫻也不過如此而已吧。

霧漫柳杉林

洗水山1610m,三等6630

(下山路線走過連續小山丘的稜線上)

如果只是要賞花,那在看遍雪白李花海之後就可以下山了。其實登洗水山就如同前人所說,只是純粹練腳力而已。雖然洗水山區有大片柳杉,不過這裡的登山路徑比較少人行走,因此相對狹小,而且掉落的樹幹與針葉也比較沒有人整理,所以走在柳杉林中並沒有優雅的感覺,或許因為天氣陰雨與起霧的關係,反而覺得有些幽暗。另外就是持續陡上又陡下超過600公尺也不是好玩的,考驗膝蓋也考驗耐力。呵呵,如果沒有景致可觀的純粹登山,其意義不就是這樣嗎?

甚至我覺得下山的路徑更陡,煞都煞不住。先下一大段陡坡到小鞍部之後,又要開始連續幾個小山頭的稜線連走。然後當你已經習慣走在稜線上之後,卻要注意不要再循稜而下,而是識相的在一處陡斜的柳杉山坡,往左下切。然後又是持續不斷陡下,除了陡下還是陡下,因為這回是要下降六、七百公尺的。

就這樣持續下降了兩個小時之後,柳杉林結束,從林中鑽出來又是一大片雪白的李花,名副其實的柳暗花明。路徑就在李花樹叢之間,只是煞風景的是此時穿梭其間的不是衣香鬢影的仕女,而是滿身汗臭的好漢。連經過李花樹旁時不經意觸動了枝幹,花瓣就這樣飄了下來,這是李花雪,落英繽紛。

(陡下最後又進到李花園中,穿梭其中)

(落英繽紛於小徑上)

還有更美好的花海共雲海一色,我在遲暮之間貪戀地拍攝花景、山景,雲影,忘卻考量下山的路途遠近,總以為既然又看到大量李花出現,離停車處自然也已經不遠了。其實這是一個大錯誤。一來山路不熟,GPS也早已經沒電,我們置身在山中某處,而這裡到處是李花園區的小路,到底哪一條是主要路線,我們已經搞不清楚。而這裡離停車處應該還有一大段距離,這是我在GPS沒電之前的最後印象。

本來我還不以為意。走出第二登山口時,依照方向感先選擇往左邊,但是越走越不對,因為除了李花園不然盡頭就是農舍。我利用GPS殘存的電力,確認產業道路主線應該不是在這個方向,於是退回登山口。只是這時天色已經幾乎全暗了,而我們還不知在山中的哪裡?這裏附近的農舍此時卻都沒有人在。最慘的是,這裡的每一條農路看起來都不像是主要的產業道路。所以我們等於要在每一個路口下賭注,而且是在天色昏暗,看不到任何指引的情況之下做決定。

幸好我退回登山口的決定是對的。雖然稍後又在許多農路中迷惘了一陣子,不過終於還是走出到一條比較像樣的柏油路上。接下來在幾乎已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山間小路多無路燈),沿著大型電線桿的線路往山下移動。在黑暗之中走了約三十分鐘,來到一間有老夫婦固守家園的住家向他們詢問,並確定路線無誤之後繼續前行。隨即又碰到一間土地公廟,跟土地公感謝保佑之後,果然不一會就下到停車的地點。

而停車處附近農家的老伯聽到聲音出來關心,並且很擔心為什麼我們天黑了還沒回來。總之是下次不敢了,不敢再臨「晚」入花叢。而且像這種沒有走過的路線,加上指標多有不明,如果沒有人帶路的話,那一定是要..把電池帶夠的。

(人間仙境,花海與雲海中浮出的縹緲)

本文日期:2006.1.21 | 台北行腳 | GPS(MPS) | [旅聯網/洗水山] | [旅聯網/李花]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