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這禮拜本來要去太平山,但是一個禮拜前聽從晴玉建議,臨時修正路線到武陵農場。原因是武陵農場有較好的露營場地,當天後不佳時會比在太平山露營舒適。之所以一定要露營,乃是因為這些熱門景點的住宿都是客滿的。

大體上這個週末,是一個北台灣冬季難得的好天氣。不過由於天氣涼涼的,睡覺很舒服,當天早上在我家集合時,竟然還是被Cool的電話叫起床的。這個例子印證了一句話,距離集合地點越近的人,越容易遲到。

兩輛車八時許從新店出發,走北宜直接到坪林,駕駛在加油站加油,其他人排隊上廁所。不一會兒上車,左轉到茶葉博物館,買了紀念品與茶葉麻糬,到裡面的茶藝館參觀,另外一批人繼續上廁所。

遊罷茶藝博物館拍過照再上車,續行北宜到頭城,右轉到礁溪、宜蘭,在一處市集吃了中飯,想到晚上要烤肉的醃肉醬還沒買,所以又繞到左近的新鮮超市買,順便…借廁所。

由於跟人家借了廁所,如果不買點東西實在不好意思,所以我們每人又都買了一些飲料。至於文豐則有新發現:維X露P與寶X達蠻牛竟然只是包裝不一樣。回到市集又發現原來市集附有公共廁所,於是就在我們看著北迴鐵路的火車來來往往之際,剛才喝了飲料的人為了怕等一下到武陵的山路太長,找不到廁所,於是又去上了一次。

到棲蘭之前的台七號省道,是一片恬靜的蘭陽平原田野風光,不過這個時候,我早已在車上睡著了。一直到過了棲蘭與到太平山的岔路之後,常暉的車在前面停了下來。這時候我們下車查看究竟,原來在這個懸崖峭壁,一邊是山,一邊是峭壁下的蘭陽溪谷,而常暉的車的右前輪胎插入了一根鋼筋。

原本大家都以為這下子可慘了,在這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山中,竟然遇到車子拋錨。不過正在絕望之餘,常暉仔細一看,原來鋼筋只是卡在車底的橫桿,並未刺破輪胎。於是科伯把輪胎轉個方向,就把鋼筋抽出來了。大夥繼續上路。

開始進入中央山脈後,沿途的楓樹也多了起來,不過由於今年大概是個暖冬,所以只見樹葉凋零,未見楓紅。一會,右轉進入往武陵農場的叉路,在收費亭下了車,才切身感覺到空氣的冰冷,雖然當時是還出著大太陽的午後三點。

再進到露營區,卸下行李裝備後,仔細的打量整個山谷,果真是像個世外桃源。整個露營區與農場本部都在周圍群山環繞之中的谷地。露營區大致被分成兩邊,一邊依山,一邊傍水(七家灣溪與雪山溪合流),中間分隔的是聯絡桃山的柏油路。

露營區規劃的不錯,營地規劃的很像停車場,兩個營地間有一張桌子,而車子可以直接停到營地旁邊。而露營區除了廁所,竟然還有流動浴室,而且有熱水供應。再加上武陵農場本身有遊客中心與露營服務區可以出租睡袋帳棚與販售食物,總而言之,就是衣食無缺啦,什麼東西都不用帶,也可以到武陵農場去露營。再加上這裡的管理員,人都非常和善,且樂於助人,所以真的是一個非常適合露營的地方。反而是久未露營的我們,竟然還要靠別人指導才能把租來的營帳搭起來,實在有點汗顏。

晚餐在眾美女的精心籌畫下,豐盛自然不在話下。夜幕低垂,湧入農場露營的人,反倒更見增多。露營區亮起了盞盞黃澄的路燈,看起來別具風情。行前我應蕙玲要求所帶來的茶,也發揮了些許暖身的功效。飯後夜遊場區一周,漆黑夜空中斗大的星星,引起眾人的讚嘆。而我這個猩猩王子,當然不能錯過這個絕佳的表現機會。金牛座、獵戶座、雙子座、七姊妹星團,唬的大夥一愣一愣的。不過園區裡盛開的白茶花,又大又多﹔還有吊著點滴的蘋果樹這些都讓人覺得新奇。

十點大夥準備就寢了,不過我卻沒有睡意﹔平常我不過凌晨一點是不睡的。十一時許,把剩下還沒睡的兩隻小貓,文豐和寶蘭趕去睡覺後,接下來就是我絕佳獨自思考的時段了。這時候場區的溫度約在五度左右。難得能在深山中淨思,踱著方步在深夜的園區開始閒逛了起來。有少許人也都還沒睡,如此靜謐良宵品茗清談,乃人生一大快事,是故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

不過對於思考的主題:content re-engineering與UDDI還是深切覺得困難重重。這時候東方地平天狼星與南河三都已升起,加上獵戶座的參宿四,冬季大三角全部亮相,夜已漸深,常暉打呼聲漸不可聞。本想就此躺平睡覺,不過對於晚上喝了我的好茶的女孩子們,一個漫長難耐的寒夜正要開始…

我之所以那麼晚睡的另一個原因,其實也是為了陪那些晚上不敢上廁所的女生去上廁所﹔果然第一個就是Cool在凌晨一點的時候就爬起來了﹔陪她去上完廁所回來後,我再躺平,接下來我就真的睡著了。於是雖然我還能隱隱約約感覺到對面女生帳蓬好像陸續有人爬起來,不過我實在冷的不想再起來了,而當護花使者的心願也沒能擋的過睡魔對我的侵襲。直到隔天六
、七點起來,我覺得這是我露營有史以來最好睡的一次。

露營區之獨家曬帳棚

(片片楓紅,碧綠溪谷,七家灣溪)

隔天一早,我們幾個傻蛋,在營帳未乾(因為朝露而濕)的情況下,就草草把帳蓬收起來了,後來日出之後,看到其他人的帳篷上的水氣開始快速蒸發﹔於是我們又覺得良心不安,再把收好的帳篷又攤開,於是在武陵農場我們是獨家在曬帳篷,另一旁的小朋友也覺得好玩。

還了帳篷,開車到武陵山莊,也就是到煙聲瀑布的登山入口,好多農家在入口處賣蜜蘋果,一幅人聲鼎沸的熱鬧景象。而在入口處的武陵吊橋,也終於見識到七家灣溪的美麗。

在這個櫻花鉤吻鮭最後的家鄉還保留著人間的淨土。蜿蜒穿過山谷,淺淺的溪水是絕對的清澈與碧綠,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粼粼波光。岸旁有棵楓樹,片片楓紅是碧綠溪谷最佳的點綴﹔這也是我此行看過的最漂亮的楓紅。

就在我在欣賞溪谷的同時,落於後面的暉哥,竟然call我手機說,他們幾個都不想走了,因為到瀑布足足有四公里多。雖經我好說歹說,勉強拖大家上山,不過後來經過商量,還是決定在1公里處折返。值得嘉獎的是,平常不善山路行走的寶蘭和Cool,這次反倒是遙遙領先在前頭,我還必須去把她們追回來,免得她們漸行漸遠。

下了山,一夥人躺平在武陵山莊的沙發上,上廁所的人去上廁所,躺平的躺平﹔其他人在跟山友們談論武陵四秀的登山路線,雖然桃山就近在眼前,不過相較那些山友,我們這些正在老化連一個瀑布都走不到的人,卻覺得近在眼前的武陵四秀與雪山是如此的遙不可攀。

接下來在蘋果園留下第一次摘蘋果的經驗,與在國民賓館享受舒適的午餐,都比不上我們差一點要跑到合歡山來得令人難忘。

下午一點離開武陵農場,準備從中橫到谷關洗溫泉。不過幾十分鐘,剛到松茂附近,竟然又要找廁所。上完廁所,迂腐不知變通的科伯,還在為了要不要為了跟民家借用廁所而必須跟民家買梨子意思一下,而大傷腦筋﹔而讓坐另一台車的我們不耐久候,還下車查看究竟。於是我發下了心願,等我回來之後寫報告時,一定要把這次旅程命名為中橫支線逐臭之旅。這就是本篇文章名稱之由來。

到了梨山的加油站,不消說,大夥又去上了一次廁所,而這距離剛才上廁所才不過一二十分鐘光景。然而我看著加油站公告的鄰近加油站圖,心中隱約有些不安。鄰近的加油站,在中橫上面自然是和平,而中橫支線則是南山。可是我們走的方向好像是往梨山市區與…大禹嶺的方向走。於是後來我發現車行走的方向,台八號省道的里程竟然是遞增的,然而由於山路曲折,我無法由太陽的方位判斷目前是往東還是往西。

一開始發現是在85公里處發現陸上標示的里程是遞增,於是聯絡另一車的暉哥先停車,大夥下車攔下對面開過來的車問:台中往哪裡走?這台車的駕駛說我們的方向沒有錯。於是大家上車續前行,另一車的科伯還繼續抱著跟我相同的懷疑,於是在九十公里處再次下車攔車詢問,仍然得到同樣的答案:我們的方向沒有錯誤。這個時候我們這一車就不再懷疑了,因為我想走錯方向大不了就開到花蓮去再玩一天。

然而在碧綠時,這時候科伯又問一個路人,卻得到一個令我們驚訝的答案:我們方向竟然是往大禹嶺。原來從梨山到谷關的中橫德基水庫青山路段自從去年九二一地震早就坍方。乍聽此消息,實令人驚疑未定,如此一來要到台中,豈非要從大禹嶺走合歡山,經埔里、南投的台十四號省道?所以前面所問的那台車也並沒有說錯啊,要到台中,的確要從這個方向,只是不經谷關而已!要不是我們其中有些人不得不趕回台北,我們真的會選擇在合歡山或花蓮再過一晚。

這時候我們決定原路折返,此時中橫里程為96公里。而再度車回梨山已經是下午三點多。然而不管到底今天會多晚回台北,大夥還是決定先找廁所再說,梨山的公廁就在右側石階下方(如果你到過梨山,你一定知道我再說哪裡)。

開始在梨山閒晃,有人去買梨子,有人去吃臭豆腐,也有人悠閒如我坐在梨山賓館前的欄杆晃盪晃盪我兩條酸腿,居高臨下看著梨山市街與遠方中央山脈與雪山山脈。這段時間也有詢問過附近果販,更加的確定中橫預計六年後才會修復。

常暉說:難怪雖然是一個星期假日,不過今天的梨山由人怎麼如此少。而寶蘭更是大發其憐憫之心,吆喝眾人把其中一個果販的四五十個雪梨讓大家全都包了。因為中橫公路的坍方,讓觀光業大受影響,而梨山也失去了以往的人潮。

這一路走來,不管是看到中橫支線的高山蔬菜園、武陵農場的蘋果園還是梨山的梨子,總覺得沒有一種豐收的愉悅。想起生活在這裡的人們辛苦,真不禁令人為之心酸。所謂的九二一重建,到底有沒有好好規劃,切中人民疾苦。如果頃全力再把中橫開通,大概很多事情自然會迎刃而解。悲天憫人之餘,也充滿無法幫助這些純樸的人的無奈。

四時許再度上路中橫支線回宜蘭,我告知文豐,最好在五時許離開山區,然後我就再度睡著了。五時許,我醒來看到路標,宜蘭72公里,太平山110公里,看了差點沒昏倒。五點半天已黑,我們還沒到棲蘭,而全無路燈的山路,往來車輛倒還蠻多的。

剛過棲蘭,前車常暉來電,說他們那一車要上廁所﹔我說,等你們找著了,請通知我們,因為我們也要上。後來在北橫93公里處左側找到一釣蝦場,大夥兒在此再度獲得身心的紓解。此時我問常暉,要不要捨北宜取道北濱到基隆走北二高回去,因為其較安全,因為我認為不要在身心俱疲情況下再走危險的山路。但常暉不依我意,還是走決定北宜。我一直笑他們說X如果喝多了,只怕纇固醇多到讓你們臉發紫。

六點多進入宜蘭市,大夥決定要在此吃晚餐,而宜君提議到宜蘭夜市吃,不過她說她不知這個夜市在哪裡。於是這個難題又再度丟回到看起來最像嚮導的我的身上。天知道,我從來沒到過宜蘭,甚至中橫我也沒去過,更遑論武陵煙聲瀑布。而在我們這一夥人中,不乏曾多次到過武陵、中橫、宜蘭的人,然而在他們的心中,只要有我在,認路、帶路就是我的責任啦。我就是活生生的GIS導航系統。

於是他們要夜市,我就看地圖,在最短的時間把夜市位置找出來給他們。不過最後我們是在友愛百貨附近的nine nine牛排館吃我們的晚餐。這裡的優點是焗麵包海鮮濃湯大碗又好喝。晚餐氣氛溫馨且不多談﹔不過方才宜君考我宜蘭夜市,我就回問她:把我們這一夥的所有人名背出來(宜君是晴玉的朋友,臨時加入了這次旅行)。宜君記性不錯,不過還是答錯了蕙玲的名字,我給她的處罰是請她在桌上的辣椒醬與胡椒粉之間作一個抉擇吞下去。

八時許離開宜蘭,進入夜晚的北宜公路,我是不知道文豐和常暉這兩位駕駛有沒有想到這就是聞名的九彎十八拐山路,然而一路上我們除了回到坪林加油站上廁所(雖然加油站打烊了,廁所還是燈火通明),所有人幾乎都陷入了昏睡狀態,其中以寶蘭最為誇張,上身側傾幾近九十度還能睡著。

星期天深夜,據警廣報導中山高、北二高還都塞車,不過等我們進入新店也開始塞起車來。回到新店捷運站,已經是十點多了,等我們跟常暉那台車會合,常暉車上的人早已跑到捷運站…上廁所。我深深的覺得,這一次旅行以上廁所作為結束是一個最美好的句點了。至於有些人曾經提到要辦個大陸之旅,我覺得能夠解決大夥上廁所問題的人,就能夠辦好一次旅行。

本文日期:2000.11.27(11.30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旅聯網/武陵農場]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