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高雄行腳

(戰鬥教練場,果然玩得滿身是土)

其實一直想去陸軍官校中的黃埔湖已經想很久了,倒不是這座湖的景色有多秀麗,而還是為了探訪「曹公圳」遺跡之故,而距離我去年在原生植物園初探曹公圳水系以來也已經快過一年,而今年以來我都未曾再訪過曹公圳。以往探訪的曹公圳系統主要是在曹公新圳,而黃埔湖卻是屬於曹公舊圳系統中會經過的埤塘。在曹公圳文化網的水系圖資中對於黃埔湖有以下的描述:

曹公舊圳流進陸軍官校
民國39年復校的鳳山陸軍官校,校地是日治時期徵收的想思林庒農地。曹公舊圳流經雞母山腳,校內有約1公里長的圳道,是卵石砌內面工,圳道筆直,兩旁綠意盎然,是曹公圳最亮麗的圳道景觀,官校師生對環境的維護功勞甚大。

總舍陂(舊志作賞舍陂),在總舍陂山麓,縣東二里,周三里許,四山環繞,源受雨水,西行,由過路窟瓣下注曹公舊圳,溉田五十六甲。 1941年日治時期鳳山郡役所,奉當時軍方命令,著手開發軍事基地,以現今陸軍官校四周土地作為軍事用地。 1950年黃埔軍校在鳳山復校,沿用日軍營地,將校內一座曹公舊圳埤塘「總舍埤」,改稱「黃埔湖」。

星期六的早上要去買一支Android智慧型手機,結果那隻手機竟然熱門到還要先預約,根本原因是關鍵零組件AMOLED缺貨(主動式矩陣有機發光二極體)。你不知道這是什麼碗糕嗎?就是手機上那塊顯示器面板啦,不要問我為什麼連手機面板也要講究是「有機」的;我是電機系出身的,對農業問題不在行。

買不到手機有點無奈,下午轉換心情,要找個地方散步時就想到了黃埔湖,因為我對「陸軍官校內有約1公里長的圳道,是卵石砌內面工,圳道筆直,兩旁綠意盎然,是曹公圳最亮麗的圳道景觀」這段話,整整一年了都還印象深刻。記憶所及,官校假日有開放參觀;去年我們全家遊鳳凰山時,有經過戰鬥教練場,我以為那就已經在官校的校區範圍內,所以從那裏應該不難找到黃埔湖吧。

從鳳東路左轉灣頭南巷時注意到轉角處有一間香火鼎盛的小廟,不過一時也不以為意,後來才知道這是百年歷史的灣仔頭福德祠,而鳳東路的路面之下可能就隱藏著曹公舊圳。所以出發前真的要多做功課。不過我們最近都是超級輕鬆的行程,連帶造成我的行前功課也鬆懈了:

灣仔頭福德祠:鳳山陸軍官校所在地的舊地名叫「灣仔頭」,位於雞母山仔山腳,原有村莊叫「想思林庒」。曹公舊圳流經想思林庒,曹公舊圳旁設置土地公廟,當地屬誠德里,居民稱此為「誠德里土地公祠」,有百餘年歷史。

(樹木操作要領-把媽媽當作樹嗎?)

我們到達鳳凰山登山口時已經過了下午五點了,時序到了九月,我知道差不多過了六點,天色就要變暗,於是把握時間,還是「慢慢的」走入步道深處去,西斜的太陽光射入林蔭步道中,明暗對比強烈,樹林間隙中可以看見官校的體育館,那右後方露出光亮鏡面的應該就是黃埔湖吧。

走出樹林,走過戰鬥教練場,然後經過震撼教育訓練場,如果很想緬懷或是體驗成功嶺新兵訓練的,不妨來這裡鑽一下鐵絲網,匍伏前進。震撼教育訓練場是在丘陵環繞中的一片草原,而那環伺的丘陵就是鳳凰山(舊稱雞母山)。沿著柏油路繼續走,經過的是看起來頗新穎的攀岩訓練場。之後來到一個轉角路口,右側校門內的道路應該可以通往黃埔湖,不過有鐵門進不去;往左側道路走走看,路左有一條排水溝,一度以為這或許也是曹公圳的水道(不過回來查資料後,覺得應該不是),而這左側的路只會離黃埔湖越來越遠,於是讓妻兒先往回頭走了,我自己再沿著道路走了一會也選擇回頭,只是一路上散步健行的人都還是繼續沿著這道路走,不知道這路是不是通往陸官正門?(回來看了地圖,覺得這些健行的人應該是會沿著道路繞往丘陵而回)

原路回程時再幫小兒照了一些相,小兒對於走步道上下坡很有興趣,下坡時用跑的,連路人都怕他會不會跑得太快而跌倒?

回到登山口時,果然超過六點,雖然天色還算明亮,但是蚊子大軍已經出動了,於是急忙驅車離開。這次在鳳凰山下無法找到黃埔湖,只好無聊的唸起有關鳳凰山的繞口令:「鳳凰山上有三鳳紅鳳、黃鳳、粉紅鳳…」,敝人的台灣國語,總是把ㄈ和ㄏ兩個音傻傻地「花」不清楚。

後來查詢網路資料,假日在陸軍官校門口跟衛兵押證件就可以入內參觀了,不用像這次從後山繞了大半圈還不得其門而入。

(學生活動中心後方的水光應該就是黃埔湖)

本文日期:2010.9.11 | 高雄行腳 | 相簿 | mps(GPS)

高雄市明誠路經文衡路、建國路轉經武路、鳳林路到鳳凰山登山口交通路線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