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林道上風情不遜桐花之烏皮九芎花落)

當晨霧冉冉從拂曉中的加羅湖面生起,我想起那首最喜歡的民歌「微光中的歌吟」。在歌手越唱越高的歌聲中,而歌詞裏的「心中舒暢快意,天地無限盡好;留取光芒幾許,剎那化作永恆」又是多麼貼切地表達當時親眼所見情景的感動。

然而在我們悠哉賞景的背後其實是領隊雨傘大哥充分規劃與準備,以及長達三個半小時的重裝背負行程。以往輕裝往來山林間的悠遊心情在身負重裝備的壓力下,觀賞野花小草的遊興頓時大打折扣。直到後來在雨傘大哥的教導下才學會,原來背重裝的方式也是頗有學問。在肩負壓力獲得舒緩之後,我構圖創意所憑之自在隨性再生,於是四季林道上的「烏皮九芎花徑」、「大葉溲疏碎花山坡」自是信手拈來。

只是這優雅就止於行走在平緩的林道;從巨木登山口開始,便是一連串與蜿蜒曲折的廢棄林道交錯而過的陡上坡。所背負的重裝讓人跨不高,跳不遠,還要小心不要來個倒栽蔥滾落山坡。於是第一次背負重裝的字戀姊和我不免覺得有些受不了,但是看到背負更多裝備與糧食的雨傘大哥都還是默不作聲地往前走,我們只能汗顏了。

就這樣同行的五個人分成三組先後上到稜線上的工寮遺址,健腳蕭郎卻已經比我早到半個小時。既上稜線苦盡甘來,接下來便是逐一欣賞加羅湖群。撤退池、豪邁池,與偉蛋池周圍山坡都有蕭索的枯木意境。

阿里山五味子 七葉一枝花

四季林道的綠意

水源地附近的大葉溲疏..

巨木登山口

長達兩個小時的陡上坡

工寮遺址附近的枯木

撤退池的檜木墳場

豪邁池

豪邁池邊坡上看加羅山與枯木群

加羅山上看見晴山與月牙形之加羅湖

偉蛋池


湖與綠地(攝於加羅湖西北方的山丘上)

沉思與半臥(悠閒的二人)

三人倒影 晚餐準備(盡責領隊)


山丘環抱中的湖(攝於加羅湖東南岸)

雲光與波光

黃昏中的枯木(偉蛋池附近)

夕暉下的湖畔

夕暉下的湖畔

(晨曦湖光)

途中我們也曾從豪邁池上到了加羅山,看見南方高聳的給里絡山(見晴山)下的月牙形湖泊,一時不知那是偉蛋池還是加羅湖?後來研究了一下這張影像中,枯木群與山谷凹地的相對位置,從撤退池穿過芒草群來到豪邁池,又繞過山坡到偉蛋池,及至越過小山坡來到加羅湖的路徑,把自己的行旅印象與拍攝的影像產生對照關聯真是有趣的事情。

下午三點半前我們已經來到加羅湖,紮好營,準備晚餐(雨傘大哥),在四、五點太陽還高掛在天空中時,我們就已經閒閒沒事幹了。今天我估計傍晚七點才會完全天黑,於是天黑前我們還有兩個多小時可以漫遊湖畔,在美麗湖畔如此悠閒是多麼奢侈的事啊。

其他隊伍都因為走錯路差不多六點才到加羅湖,而我們那時已經繞了湖畔好幾圈,從不同方位與角度把加羅湖的陽光西斜下的各種樣貌給拍攝紀錄下來。然後拍到有點膩了,躺在翠綠的草地上舒展手腳,躲在營帳的影子中避西照日,看泛光的湖水,看變幻的行雲。或是故作望湖沉思狀,或是斜臥草地似悠閒。三人倒影池邊映,風來颯爽衣角飛。

然後當珊珊來遲的其他隊伍到來,我們已經用過一輪晚餐。而這個時候尚未完全轉暗的西方天空,星星也已經一顆顆的亮了起來。那是即將西沉的冬季的幾個代表星座,天狼星,獵戶座,五車二,猶如點亮了盞盞明燈。在等待流星劃過天際的機緣到來之前,我們又回頭望那早已暗了下來的東北方天空,我拿那很好辨認的北斗七星,要大家試著在星空中把這七顆給找出來。開陽雙星用來測大家的視力,而老殘遊記中所說的「斗杓東指」是我用來考字戀姐的文學造詣。聰慧如字戀姊,馬上反問那「參商永隔」又是什麼典故?哈哈,難而這豈又能難得倒我這個自許風流的人呢。談天說地中穿插古老傳說與浪漫神話,觀星的樂趣就在其中矣。



拂曉

朝霞

(加羅湖晨曦倒影)

只是過了七點半,沒有光害的星空雖然更加燦爛,但流星卻還沒有出現。有人已經進入營帳中躺平了,而我卻陸續在大犬座方向看到三顆流星,當然每一次都是來不及呼喚同伴一起來觀看。而今晚的主角天琴座流星雨,我估計要到下半夜才會比較密集的出現,只是深山中的九點半,寂靜與冷清,留到最後的蕭郎和我終於不小心瞥到一顆掠過東方天空的流星,算是勉強交代過了看此次的天琴座流星雨。

這個晚上其實我沒有睡好,好不容易熬到清晨快五點,我就穿上新買的狗鐵絲外套出了營帳,這時天空已經濛濛亮。而令人驚喜的是,加羅湖的湖面生出了一陣陣的薄霧,隨風拂過親吻看似平靜的湖面,是一種幽幽淡淡朦朦朧朧的動靜之間的美。有「十七歲少女之湖」美譽之稱的松蘿湖早晨,應該也不過如此吧。尤其當天色漸亮,朝霞又現,繽紛雲彩與林木暗影投映湖心,此時此刻的美景讓我們按快門的手停不下來,又帶著相機環著湖邊跑來跑去,只因為從不同角度,不同光線下的加羅湖,著實有不一樣的丰姿。
及至天色大亮,從對岸看過營地的彼岸來,湖中所倒映的藍天與綠樹竟會比岸上實體還要鮮明,於是不禁讚嘆這加羅湖,原來是仙女掉落在人間的梳妝鏡。



平靜的湖面比天空更明亮

對稱的美感

鏡池之倒木交錯

枯枝之波浪意境

和風庭園意境

鏡池旁的采采卷耳(?)

(檜木,鏡池)

這一天我們的行程在雨傘大哥的規劃下卻還沒有結束,稍後我們來到入口在稜線上的工寮舊址中途需陡下溪溝才能到達這頗為難至的檜木鏡池。鏡池的湖面有一層漂浮的雜質,不過尚不妨礙它隱世自處之優美。

繞著鏡池邊走一圈,鏡池讓你從不同角度,搭配浮在水面交錯的倒木、突出水面的枯木,或是延伸到湖面葉繁如掌的垂枝,由攝影者自己營造出各種有想像空間的意境。所以鏡池原來是在投射作者自己心中的想法啊,你認為它有這番意境,鏡池就為你產生相對的映像現於眼前。抑或是你心中的映像是你從鏡池景物中的選擇性投射呢?

這一趟加羅湖之行登山的過程或許是艱難的,而久未在野外露宿也令我有些不太習慣,然而以後我或將只記得那晨曦中的加羅湖,在那剎那間抓住的幾許光芒中顯現的天地無限景好,這印象將化為此生永恆美麗的回憶。

水晶蘭

待查蕈(竹笙?)

八角蓮的花葉果

山菊的毛絮果實

:微光中的歌吟 詞曲:蘇來 演唱:鄭怡

鳥語聲喧的清晨 悄悄起身披衣

誰在門外喚我  喚我迎向朝陽

無限沉靜的清晨 獨自走向林間

迷霧漸漸退去  苔痕露珠晶瑩

心中舒暢快意  天地無限盡好

留取光芒幾許  剎那化作永恆

鐘聲遙遠的黃昏獨坐窗前凝想

誰在遠處招手招我走入夕陽

晚霞如火的黃昏獨自走向田園

暮雲緩緩消失夜空星辰閃耀

本文日期:2006.4.23 | 台北行腳 | GPS(MPS) | [旅聯網/加羅湖]


加羅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