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悶熱到稍微動一下就會流汗,其實還是待在家裡最舒服,但是不出去走走就又浪費了陽光普照的好天氣。總之有人出發前已經嗆聲:不能走太遠,步道一定要在林蔭中;而且當然還是得沒去過的,並且要保證好玩。我覺得男人如果會命苦,那一定都是自找的。徹底解決的方法當然還是要上拍賣網站,把該賣的東西給賣掉。

於是星期天的早上臨時把腦中的資料庫掃過一遍,突然想起了Tony兄說的姜子寮絕壁。四個條件中大概只有林蔭我比較沒把握;至於如果有人認為不好玩的話,那還可以推個一乾二淨….。

崩毀的山莊

河川中的小徑

上層瀑布之後的絕壁

鮮豔小紅果

下層瀑布

瀑布之上的岩盤

(小魚游泳)

正午十二點來到福興宮,頂著大太陽在河川乾地上走,如果真被曬昏頭,也是應該的。兩年前納莉風災後在福興宮附近跟黑狗對峙未曾再深入,從此對於姜子寮絕壁停留在有凶狠黑狗的印象。

總之天氣是絕對酷熱,而溪水在陽光照耀下是絕對亮眼。前面十五分鐘走在河川之中的隆丘,當然一定絕無遮蔭。對於怕被曬黑的女人如何在夏日戶外活動中仍能維持美白的肌膚的方法,….。為了防日曬,真有人已經撐洋傘了又寧願流汗穿長袖。

不過看到瀑布後,路變成在左側不用走在河川中間,就開始稍有林蔭了。

在瀑布左側這一段小高遶的路,有小石級,看得出來曾經是有規劃過的樣子。瀑布本有兩層,底下這一層從巨石之旁流下形成一淺潭,大概很適合玩水。上層瀑布之後就是廣大的岩盤平台,溪水淺淺漫過岩盤之上而忽緩忽急地流著。

絕對悠閒之午眠 濯我足

(蝶舞溪畔)

岩盤之後的絕壁,與一旁的溪流就是此行最精采之處。因為可以在山崖壁的遮蔭下,快快樂樂的踏水與賞蝶。

來到此處,已有一家三人在此休憩。本來覺得絕壁之下的岩盤腹地已經算是寬廣,但是據他們說在納莉風災來之前,其實整個山谷都是廣大的溪流岩盤;風災之後,山谷被土石流與倒木覆蓋了一半。我不禁想像在土石掩蓋之前這絕壁山谷的美景,而且這也才了解為何當初人稱姜子寮絕壁已剩半壁的原因。
溪水淺,岩盤平滑,某些區段頗適合滑水的樣子。再往溪谷上游走,路跡已不明顯,只有引水的水管還繼續向上游延伸。我還在溪谷之中好奇的四處探索,有人已經就溪邊一塊大石頭上躺平睡午覺了。(事實上這塊用來睡午覺的大石頭還是我選來的;男人如果想清靜,就得讓女人先滿意。)而這裡山谷中的清涼與方才河川地中的刺熱,真是嚴酷的對比。

躺在稍溫的大石塊上睡午覺到底有多舒服呢?真是嘩啦啦與咕咕嚕又呼嚕呼嚕了。

平躺在大石上,仰看絕壁山崖上還在滴水咚咚;應該不會有石塊掉落下來吧,於是為了遮蔽天光,把那洋傘在大石塊上撐起,而人就躺在傘下聽著水流聲朦朦朧朧地進入夢鄉。在睡著之前,無所用心的聽著,嘩啦啦是水流落下岩石的聲音;咕咕嚕是水流在岩塊間衝激盤迴產生泡泡的聲音。至於呼嚕呼嚕就是先睡著的傘邊人所發出的鼾聲。

睡了一陣子,好不容易起身要走差不多已又是半小時後。那一家人中的爸爸也已經在午休了。而媽媽卻還得陪著小女孩在水邊跑東跑西,因為這小女孩愛玩水卻一直不願睡午覺。

到底是誰的親水公園?

至於下午三點沒有玩夠,所以繼續往內湖來尋那大湖親水公園與..。這沒有指標的大湖親水公園,找了第一次沒找到;後來繞了一圈回來再找,原來就是在過了大湖國小的路盡頭。而知道的人竟然如此之多?看來又是我後知後覺了。

這親水公園有多個好處,親水段夠長;路徑與周圍環境整理的不錯;最後與圓覺瀑布與鯉魚山登山徑相接;所以有山有水,走遠走近皆宜。至於放任小孩在淺水中潑水戲耍,….。水看來是有點髒的,因為水流的速度不快。附近也有水牛在泡水消暑,這水我還真玩不下去。

往圓覺瀑布來回一遭,山徑不錯,也有很多人在沿途溪流戲水。不過在夏天,就算已經五點多了,走起來還是沒有風,全身汗黏黏的,真是難過。

混水摸魚

往圓覺瀑布途中

山徑起點

18:37在某高點看日落台北城

本文日期:2003.6.29 | 台北行腳| [旅聯網/姜子寮絕壁] | [旅聯網/圓覺尖]

相關文章

留言區